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吴冠中《周庄》惊天成交价的背后

发表时间:2016-04-30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吴冠中


吴冠中简介:

吴冠中(1919-2010年),笔名“荼”,江苏宜兴人。吴冠中是一位中西兼擅的画家。艺术主张“曲高和众”,让“群众点头,专家鼓掌”。他的中国画擅长山水、花卉、走兽,尤精于风景类题材。作品融汇中西,重视点、线、面的结合与搭配,用色大胆,线条流畅奔放,画风独特,别具一格。代表作品有《长城》《狮子林》《巫峡魂》《高昌遗址》《春雪》等。


创作于1997年的《周庄》长度近3米,是目前市场上吴冠中尺幅最大的油彩作品。知名画家杨明义回忆,这幅巨制油画创作灵感源于1985年的速写图,最初是为华商郭瑞藤筹建新加坡第一家私人美术馆而作。也就是说,这幅画在吴冠中心底酝酿了十二年。杨明义透露,当年这件作品还没来得及展出就被藏家拿走了,此次拍卖也是这件作品首次进入公众视野。


《周庄》


32年作品价格涨了26000多倍


在艺术市场上,吴冠中的作品很早就在北京画廊里出售。1984年,吴冠中的作品开始进入香港拍卖市场,他的《劲松图》和《北戴河》在苏富比拍卖会上分别以0.9万港元和2.7万港元成交。此后,吴冠中的作品价格稳步攀升,每幅作品少有低于3万港元的。1988年,他的四尺整张作品《日照华山》被佳士得拍至10万元,首次突破10万元大关;同年,他的《巫峡魂》在苏富比以13万港元成交;1989年,香港佳士得又推出吴氏力作《高昌遗址》,这件大幅作品虽以中国笔墨的画法来处理中国风景,但整体上却具有西洋画风格。拍卖原估价15万至20万港元,经各路买家几十个回合较量,直到170万港元才落槌,创当时在世中国画家作品的市场最高价;1996年,他的《北京松》尺幅只有一平方尺,却被佳士得拍至17.2万港元。

相反,吴冠中的作品当时在内地价格较低,作品也没海外多,1993年,他的《江南水乡》《江南山水》两幅横披在广州嘉德拍卖会上分别以5.2万元和11万元成交;1997年,吴冠中的《群虎》被中国嘉德拍至77万元;1999年,他的《水乡》在太平洋拍卖会上以7万元成交。

接着作品《黄土高原》在2005年北京荣宝春拍突破千万大关,以1870万元成交。在本次保利香港春拍之前,吴冠中的作品突破1亿元的也仅有两幅,《狮子林》和《长江万里》都于2011年成拍,千万到亿的跨越也用时6年。另外,2011年实现的价格跨越,业内普遍认为,由于吴冠中先生2010年6月的过世,彻底终结了其作品的诞生,次年的拍卖实现亿元级别也是顺理成章的市场效应。由此可见,吴冠中的作品32年间价格整整涨了26000多倍,在2000年前,即市场价格突破百万之前的徘徊时间最长。


《狮子林》


再次认识吴冠中


吴冠中早年因一次机缘参观了当时由林风眠主持的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便被五彩缤纷的艺术美迷住了。于是,他下决心投身于艺术。中学毕业后,吴冠中考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师从吴大羽学油画,师从潘天寿学国画。大学毕业后,吴冠中于1946年考取留法公费第一名,进入巴黎国立高级美术学院,师从苏弗尔皮教授学油画,醉心于凡·高、高更、塞尚、马蒂斯、毕加索等现代画派。毕业时正值新中国成立,他毅然回到祖国,到中央美院任教,后又到中央工艺美院任教授。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他在艰苦的环境下坚持油画、水彩的写生和创作,足迹遍天下。上世纪70年代初,他开始探索中国画,自称“要艺术不要命”,作品在上世纪70年代末脱颖而出。1992年3月,英国大英博物馆举办了吴冠中个人画展。此次展出号称“前所未有”,是吴冠中在欧洲的第一次个人展,更是大英博物馆第一次为中国在世画家举办展览,实现了其将中国绘画艺术推向世界的愿望。鉴于吴冠中在艺术上的杰出成就,法国政府授予其“法国文化艺术最高勋位”的荣誉,这也是迄今为止国内第一位获此殊荣的艺术家


《水乡》


吴冠中先生创作《周庄》时,已经78岁高龄。当时周庄还是个不通车的偏僻小镇,他就是怀着对艺术的热情,在那儿一待就是十几天,一画就是几十幅。

后来,他在其著作《画眼》中如是描述《周庄》的创作过程:

80年代我坐船到周庄,像是登上了孤岛,环村皆水也,那里不通汽车。冷冷清清,寻寻觅觅,桥前桥后,傍岸闲卧舟楫。我住下写生,那是唯一一家旅店,木头楼梯,登楼一望,黑瓦白山墙,流水绕人家,杨柳垂荫,鹅鸭相逐,处处 入画。我曾留言:黄山集中国山水之美,周庄集中国水乡之美。今日周庄成了旅游热点,偏僻村镇像天天赶庙会,并处处在借用我对周庄的这句赞誉。

吴冠中也曾在文章中写道:“从艺以来,如猎人生涯,深山追虎豹,弯弓射大雕。不获猎物则如丧家之犬,心魂失尽依托。在猎取中,亦即创造中,耗尽生命,但生命之花年年璀璨,人虽瘦,心胸是肥硕壮实的。”如此这般对艺术事业的执着追求,成就了他留给后世永恒的经典,不愧为后人不断追捧的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