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学术

论当代书籍形态设计的“人性化”发展趋势

发表时间:2016-04-30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摘要:书籍作为思想和文化传播的承载体,在人类历史演进过程中扮演着文明与进步的标示者。它作为人类文明不可或缺的精神奇葩,不仅肩负着传承先人智慧结晶的重任,同时还承载着记录当下文明与发展的历史使命。书籍形态设计作为服务于书籍的艺术活动,伴随着书籍的发展延续至今。书籍形态设计是一种艺术语言的创造,其核心是理性的,本质却是趋于人性的。本文即是以时代发展为契机,以受众需求为切入点,通过对当代中国书籍形态设计概念的梳理,通过设计观念、审美趣旨、设计语言等多维度的深入分析探究当代书籍形态设计的“人性化”发展趋势,以期对中国书籍设计的可持续发展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关键词:当代,书籍形态设计,人性化,发展趋势

科学技术的进步促使大众生活方式的改变,进而诱发其阅读方式的转变,并最终导致书籍设计理念的不断深化和完善。自20世纪30年代丰子恺将“装帧”一词引入中国,书籍设计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局限于装帧这一陈旧的思维当中,封面设计更是长期被普遍误认为是书籍设计的代名词。伴随着新中国的改革开放,众多先进设计理念蜂拥而至,越来越多的书籍设计师开始意识到装帧之于书籍设计的局限性,并着手对其进行符合时代特质的概念演化。进入21世纪,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进一步发展,书籍出版行业迎来了崭新的一页。纵观新世纪的头十年,可谓是中国书籍设计整体水平提高最快的十年。不论是在思想观念上,还是在材料工艺技术上,书籍设计家们都有了更加广泛而深入的研究和探索。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思考书籍艺术本身的意义。简单的外表装饰或者内文排布已不能展示当代书籍设计的全貌,对于文化的传递逐渐被大众关注。“这文化是由书籍本身作为书籍造型艺术的语言表现出来的,因此,书籍着重的是信息传达的表现力度,是努力传递给读者一个生动有趣、明了易懂的文化信息,是设计师、作者和读者之间架起一座心灵沟通的桥梁,这是对书卷本质的一种尊重、对书籍文化的一种回归。”纵观近十年书籍设计艺术的发展与进步,我们不难发现,当代书籍设计艺术更加注重对于“人性化”的思考,在设计的物化上更加紧贴市场、更加重视读者的感受。装帧作为一种艺术形式,正在向着既是市场的,又是艺术的;既是商品的,又是文化的;既是现代的,又是民族的,这样令人欣喜的方向发展。

《守望三峡》

一、当代书籍形态设计的概念

21世纪的今天,我们迈入了一个信息爆炸的数字网络媒体时代,大众对于信息的获取方式有了更多种选择。面对纷繁多样的信息传播样态,人们对于书籍有了新的要求。于是,设计师们围绕着大众对于书籍崭新的时代要求,展开了进一步的思考与探索,书籍形态设计理念正是在这样的契机下应运而生。

有关书籍形态设计的概念,清华大学的吕敬人教授曾在其著作中多次提出:“所谓形态,顾名思义:形即造型;态为神态。外在美与内在美的珠联璧合,才能促使书籍产生形神兼备的艺术魅力。书籍形态的塑造,并非书籍装帧家的专利,它是著作者、出版者、编辑、设计者、印刷装订者共同完成的系统工程,也是书籍艺术所面临的诸多更新理念,探索从传统到现代以至未来书籍构成的外在与内在、宏观与微观、文字转达与图像传播等一系列的课题。”书籍形态设计可谓是一场对于书籍设计的变革,它表现为顺应大众阅读需求的与时俱进。其意义已经超越了书籍构造物本身,它在创导读者主观能动的获取信息的同时,力图启发读者在阅读书籍过程中寻找并获得自由的感受。

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图书市场的空前繁荣,促使装帧艺术以特殊的艺术媒质——书籍为载体,服务于读者,不断满足日益提高的人民大众的书籍审美需求。总的来说,当代书籍形态艺术较之于以往书籍设计在探索“人性化”设计道路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二、书籍设计整体观念的形成与强化

近年来在观念上最实质性的进步便是由装帧向整体设计的转变。封面已不再是书籍设计的唯一指向,诸如文字、图像、色彩等书籍视觉传达语言的叙述逐渐被强化。从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书籍艺术展览会上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优秀书籍设计已经摆脱了传统观念上书籍装帧的老面孔,并以崭新的书籍形态展现在读者面前。张红的《梦游手记》、小马哥的《守望三峡》等一批优秀的书籍设计作品,均在整体设计的信息传达概念上有较好把控。由此,也可以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中国书籍设计的整体观念正在逐步形成并日益得到强化。

三、对于书卷气的尊重以及中国传统文化审美意识的回归

书籍的商品性决定其在制定设计方案时须符合经济需求的现实,但这并不代表书籍设计就必须一边倒地转向商品化。作为具有浓郁文化属性的商品,在物化过程中思考书籍内在的书卷气是无可非议的,也是符合读者审美取向的。因此,在充分发挥现代工具的同时,淡化数字技术痕迹,唤起大众对于书卷韵味等书籍文化的尊重毋庸置疑。

近年来,设计的泛西方化问题逐渐被中国当代书籍设计艺术家所关注。尊重中国本土文化审美意识,将传统视觉元素融入书籍设计,成为众人努力的方向。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我们所说的传统审美意识与本土艺术形式并非简单的复古。在瞬息万变的当今社会,要设计出符合现代中国人审美习惯的优秀书籍作品,既要求设计师在视觉语言上不断创意求新,还要懂得如何挖掘本土文化,丰富内涵。张胜的《世界华人学者散文大系》、奇文云海的《牡丹亭》、吕胜中的《广西民族风俗艺术》等作品均渗透着浓郁的中国风,它们无疑是当代书籍艺术家在设计中对中国传统文化审美意识回归的见证。

《梦游手记》

四、关注物化材料与工艺技术,注重从功能中体现美感

书籍的整体设计关注的不仅是形而上的艺术之美、意境之美,对于书籍物化材料以及工艺技术的考量同样值得探究。设计不等于装饰,高品质不等于高成本。艺术与技术的完美结合对于书籍设计来说就是功能与审美的充分整合。现代读者对于书籍的期望已不是简单的供以阅读,而是如何满足其“悦读”。于是,“人性化”的设计理念越来越被重视。当代书籍在尊重书卷气,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以材料与工艺技术的外在手段为读者营造符合审美需求的“悦读”氛围势在必行。吴勇设计的《金中都遗珍》、李燕等的《福禄寿喜图集》等作品在关注书籍物化材料与工艺,注重从功能中体现美感等方面均有不俗的表现。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考工记》中的阐释不正是我们现代书籍设计所追求的人文精神与工艺技巧的完美统一吗?中国当代书籍设计的进步是无可厚非的,但其中的稚嫩与不足也是毋庸置疑的。顺应时代潮流,以“人性化”的设计理念去满足现代人的审美要求,无疑是使书籍从阅读迈向“悦读”的不二选择。

结语

“人性化”的书籍形态设计是为了更好地适应时代发展要求,为不同读者提供愉悦式阅读的设计服务,它不是对设计一成不变的思维定势,而是随时代发展不断更新的动态化理念。构筑“人性化”的书籍形态设计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它的实现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各方面的协调发展。纵然,我国书籍设计在改革开放三十年中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其中仍存在着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面对信息化时代新媒体技术的猛烈冲击,如何完善处理设计师、书籍、读者之间的关系,如何改变当前设计教育相对滞后的社会现实值得我们思考。路漫漫其修远兮,“人性化”书籍形态设计之路任重而道远,让我们为这共同的目标继续努力奋斗吧。( 黄河水利职业技术学院  倪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