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史话

吴冠中与香港和新加坡的不解缘

发表时间:2016-04-30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我对吴冠中先生的认识,有一个过程。

上中学的时候爱诗歌,常在《诗刊》的封底见到他的作品,很清新,说不清楚是国画还是装饰画。

好多年后,我读到了吴先生的一些访谈言论,比如他说:“鲁迅的文学能够震撼社会,原因在哪里?思想。我可以说,大部分美术家缺少思想。石涛讲笔墨当随时代就是讲笔墨等于零。坦诚地讲,对黄宾虹,我不是很重视他,但我尊重他。他拼命在笔墨里搞,但他的画面都是千篇一律的。艺术的本身是感人的。不能感人再有技术有什么用啊?就像那些微雕啊用显微镜看,没有意义。不要搞美术好,对党贡献更大。”说实在的,我不很明白他表达的意思,也不尽同意他的一些观点, 只当是“怪论”。

吴先生是很反对陈旧不变的,对传统“国画”视作“孤立”成“异种”。他曾撰文《说“国画”》,他说:“谁是‘国画’的筑墙者,是聪明人?傻子?奴才?柏林墙早已被推倒,‘国画’之墙非倒不可,救救墙下的孩子。‘国画’特有的制作法是抄袭,美其名曰临摹,曰仿。陈陈相因, 千人一面的绘画形式却延续于几千年文化的民族中,是骄傲,是悲哀!”

为此,童中焘先生专门撰文与之商榷,逐条辩论,称吴先生这种俨然“智者”、艺术“救世主”的样子,号召推倒“中国画”之“墙”,岂不显得狂妄、可笑!

最引人眼球的,还是吴先生与张仃先生关于“笔墨”的论争。很多人对吴先生“笔墨等于零”论断的前提忽略不见,我甚至视之为不懂中国画的外行笑谈。正如陈传席给吴先生的定义:“他说中国式的英语。”但他又肯定说,吴冠中画画虽是不深入的,但比那种千篇一律的、重复“传统”的画,价值高得多。有一次,我与女画家王少求闲聊,谈到吴先生。她说,用老的规范来评判画画,就好比以城市的交通规则去规范一个在荒山野地开荒的探索者,能行得通吗?而吴冠中先生正是这样的拓荒者,对吴先生来说,传统笔墨就是城市的交通规则,自然也就等于零了。王少求的话给我很大的启发。

应该说,对吴先生,我没有见过他的原作,更没有见过他本人。之前的所有可算是“道听途说”。直到2007年10月吴先生来杭州中国美院举办“沧桑入画——吴冠中艺术展”,我才见到年近九旬的吴先生。他都快九十岁了,我始料不及。

在这次展览的开幕式上,老人又出语惊人。他说:

“现在画画的人很多,但质量良莠不齐,很多都是垃圾。那些画家名录,登满了画家电话、地址,这简直就是变相的妓院。”

“现在全世界把传统叫得这么强的,恐怕中国是第一了。拿祖先的东西来对抗人家的创新,那还是阿Q,肯定吃亏。”

“母校教育我‘美’,这是其他美术学院所不能比的。如果只是教我如何画得‘像’,那就是侮辱我,毁了我的一生。我们的学校是艺术的,而非技术。”

这次,我很欣赏赞同吴先生的这些话,他是真诚的。带着对他的尊重,我认真观看吴先生展览的作品,无论油画、彩墨画,皆具中国画传统文化之精神,意境深远。其水墨画,就其线条,也并非“等于零”。我开始对吴先生的认识有了很大的转变。

吴冠中与香港和新加坡有不解之缘,生前把许多精品之作捐给两地艺术馆。

2011年初,我去新加坡,送还借展的吴冠中作品,认识了著名肖像摄影艺术家蔡斯民先生。蔡先生请我和同事在芽笼律287号著名的老店“食为先”用餐,好藏之美术馆馆长张夏帏作陪。蔡先生与吴冠中关系密切,吴冠中生前在海外的活动,始终有蔡斯民的影子紧随。蔡先生年过八旬,然衣着前卫,他在新加坡仍在从事现代艺术家和艺术品的推介。上世纪他与中国著名画家有很深的交情,为许多大画家拍照,曾举办“留真”中国画家人像艺术展。吴冠中在东南亚声名鹊起,与蔡斯民的策划与推介有一定关系。饭后我们去好藏之美术馆观看印尼商人郭瑞腾私人珍藏的吴冠中精品,这批作品一直在美术馆陈列着。

吴冠中对新加坡有感情,也许是他在这片土地获得更多的激情,他的作品风格在这里找到更为契合的审美观念。他向新加坡国家艺术馆捐赠上百件作品,当时曾引发“是否爱国”的争议。对此,他说:“新加坡是我尊敬的一个国家,它的道德品质介于中西方之间,文化与中国接近。我把画捐给它,希望促进其对美育的重视。”他的儿子吴可雨 后来还在新加坡定居下来。

上世纪80年代初,吴冠中的这种“不中不西”的艺术风格在国内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浙江美术馆的吴冠中作品 曾受邀到无锡博物院举办展览,令我意外的是,作为吴先生家乡的无锡博物院竟没有吴先生的作品。吴先生向国内外艺术馆捐献了那么多作品,唯独不捐给家乡,令人匪夷所思。无锡博物院黄院长告诉我,“文革”中,宜兴的造反派将吴先生的祖坟也给刨了,给他造成很深的伤害。上世纪80年代中,吴先生在无锡举办过画展,展出一百幅作品。当时吴先生的作品每件不过两三千元不等,但在无锡展出时一件也没卖掉。这件事对吴先生打击不小,他对家乡很失望。据说,晚年他不愿与家乡的领导接触,上门都被拒之门外,更无作品捐献给家乡了。

除了新加坡,吴先生还将很多精品捐给了香港艺术馆。

据坊间传闻,1980年代初,南京艺术学院教师陈德熙辞职去了香港,平时任夜校老师,教一些中国书画的知识,收入平平。夜校中有一个犹太商人学生,爱好艺术,两人很快成了莫逆之交。犹太商人鼓励他开画廊,他说不懂做生意的门道。犹太人说,艺术你懂,生意我懂。于是就由犹太人出资在香港开了一个画廊,让陈德熙到大陆收购作品。开始收的是范曾的画,每幅收入2000港元,售出4000港元,利润成倍。但犹太人不满意,说是范曾的画人人都看得明白,价格也就透明。只有让人看不明白的画才使价钱也让人不明白,于是选了吴冠中的作品。当时收吴冠中的水墨画作品不过千元,油画两三万元。画廊收了吴冠中很多画,请吴冠中来港举办展览,精印画册,大事宣传,让吴冠中的画成功进入拍卖会。犹太人又遍邀东南亚商界朋友捧场,在拍卖中,每幅作品竞拍至数万甚至数十万元。陈德熙惶恐不已,这不成了诈骗吗?犹太人说,NO,NO,日后凡从你手中买到吴冠中作品的都得感谢你。

果然,若干年后,吴的作品渐涨至天价,陈德熙也成为华人艺术品商的大鳄。

冠中与香港,是不是与这个传说有关,就不得而知了。(陈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