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马云登上“胡润艺术榜”:瞎胡闹还是可参考?

发表时间:2016-04-30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崔如琢的《飞雪伴春》在刚刚落幕的保利香港2016春拍上以3.068亿港元成交


《2016胡润艺术榜》近日公布。这是一份成绩惨淡的排行榜:中国排名前100的在世艺术家,在艺术品市场拍卖的总成交额连续第四年下滑,比前一年降了45%,比2012年的最高峰下降了六成;国画艺术家总成交额比去年下降一半,油画艺术家总成交额比去年下降35%。

这也是一份“亮点”迭出的排行榜:不少完全不被艺术界、学术界认可乃至认知的“黑马”取得了惊人的市场战绩,甚至连马云也因为和曾梵志合作了一幅画就登上了“艺术榜”,这个结果令胡润本人都深感震惊。

有业内人士直言不讳:胡润艺术榜的误导性远远大于其参考价值。它树立了一个非常不健康和不正确的艺术价值坐标体系。


100位身价最贵的“国宝艺术家”


《2016胡润艺术榜》按照2015年度公开拍卖市场作品总成交额,排出了100位身价最贵的中国“国宝艺术家”。

72岁的国画家崔如琢连续两年蝉联艺术榜榜首,成交额比去年增长69%,达到近8亿元,成为除范曾2012年的9.4亿元之外,历年来位居榜首艺术家成交额之最。过去六年,崔如琢一直保持在胡润艺术榜前十名,而在前十名价格最贵的在世艺术家作品中,有一半是崔如琢的作品。

52岁的油画家曾梵志总成交额1.1亿元,位居第二。他是胡润艺术榜创榜九年以来最稳健的艺术家,一直保持前六。

59岁的天津国画家何家英总成交额将近1亿元,排名上升3位至第三。

78岁的国画家范曾总成交额为9508万元,排名下降一位到第四。

排名第五的则是84岁居住在香港的安徽画家刘国松,他的总成交额9311万元,比上年上涨24%,新进前十。

在这100位上榜的艺术家中,有46位荣登胡润艺术榜5次或以上,其中16位连续九年上榜,他们分别是:曾梵志、范曾、黄永玉、何家英、周春芽、陈佩秋、张晓刚、王明明、罗中立、靳尚谊、方力钧、朱铭、艾轩、王沂东、杨飞云和刘野。


马云的这幅“墨宝”在慈善晚宴上拍出了468万元


胡润表示:“虽然艺术榜是按上一年的成交额来排名的,但是长久来看对当代艺术的发展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这16个艺术家在近十年来应该是中国最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是当代艺术的金字招牌。”

但“金字招牌”却不是一个长久的保险,比如曾经八年连续上榜,并且在2009年曾经名列胡润艺术榜第二的岳敏君,今年的成交额因为没有达到前100名的门槛而没再上榜。


马云登上胡润艺术榜


胡润艺术榜同时显示,中国排名前100的在世艺术家,在艺术品市场拍卖的总成交额是37亿元,连续第四年下滑,比前一年降了45%,比2012年的最高峰下降了六成。其中,国画艺术家总成交额比去年下降一半;油画艺术家总成交额比去年下降35%,总成交额过亿的艺术家仅两位。

知名艺术家的总成交额大幅下降:曾梵志的总成交额比去年下降了62%;何家英下降48%,他的近1亿元成交额共来自89幅作品,比去年的190幅缩水一半;范曾下降64%,他总共有224幅作品在去年成交,也比前一年的509幅少了一半之多。

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员胡润指出,前100名在世艺术家过去一年的总成交额少了将近一半,作品成交量也少了一倍之多。这是胡润艺术榜自创榜以来市场热度下降速度最快的一年,从中也可看出,“最近一年国内经济增长放缓,藏家们偏保守,好的作品拿出来拍卖的概率少了”。
同时,上榜的门槛也比前一年下降,企业家马云第一次登上了胡润艺术榜,成为本次榜单最大的“亮点”之一:因为在2014年和曾梵志共同完成了一幅名为《桃花源》的作品,并且在香港苏富比的慈善拍卖中拍出了3469万元的高价,所以今年马云也进入了胡润艺术榜中“前十名价格最贵的在世艺术家作品”的榜单。

对于这一次马云的“跨界”战绩,胡润也表示十分吃惊:“马云上财富富豪榜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上艺术榜单是非常有创意的。按理说应该是曾梵志上了艺术榜,把马云拉进来了,但由此也可看出马云的朋友圈很广。”

对此,资深评论家马健博士直言不讳地表示,作为一个首次进行油画创作的非专业人士,和艺术界名人曾梵志的合作就能使互联网名人马云成为一个“艺术家”,由此可见胡润艺术榜的学术性有多浅薄。“胡润艺术榜是一个极不严肃的排行榜。”他说。


部分艺术家逆市上扬


不过,胡润艺术榜中也不乏一些亮点:总有一些艺术家在这个不景气的年份仍旧能逆势飞扬。

住在香港的安徽画家刘国松2015年度总成交额9311万元,比上年上涨24%,新进前十,位列第五,他在去年一共成交了102幅作品,比前一年多成交了18幅;台湾雕塑家朱铭新进前十,位列第六,总成交额同比上涨30%,达到9166万元,他一共成交了80件作品,比前一年多了3件;油画家尚扬是今年胡润艺术榜上成长最快的艺术家,总成交额上涨235%,达到7206万元,从此前的第98位一举进入前十,这7206万元共来自33幅作品。

岭南画家的整体表现也可圈可点。在一百位“国宝艺术家”中,岭南艺术家占据11席;在前五十名中占据7席。其中表现最好的是许钦松,他以7160万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位列11名,而他在前一年的成绩是67名。

但也有人表示失望,艺术维C创办人陈晓勤就表示:“广东地区上榜的艺术家,全都是以传统绘画为主的老面孔,鲜有很当代的艺术家。这和北京、上海形成鲜明的对比。北京和上海现在已经形成了很成熟的当代艺术评价体系以及市场,广东却没有。而事实上,广东也有不少具有国际性的当代艺术家,但他们却被有意无意地屏蔽了,没有机会被更多人了解。这其中的原因值得深思。”


榜单取样有误差,价值观存在问题?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认为,胡润艺术榜的取样有很大误差,“它主要是根据拍卖市场的数据做出排名,但我们知道,很多艺术家,包括胡润艺术榜中排在前列的崔如琢、何家英等人,私下的交易市场可能比公开的拍卖市场更大。而且众所周知,拍卖成交很多是带有水分的,炒作、不付款甚至拍出去的根本就是赝品、仿品也不奇怪。这样一份排名本身是有疑问的,意义不大”。

而马健则认为,胡润艺术榜的误导性远远大于其参考价值。因为它树立了一个非常不健康和不正确的艺术价值坐标体系。“严格来讲,胡润艺术榜应该叫胡润艺术财富榜或者胡润艺术市场榜更准确。因为该榜单完全是根据创作者在公开拍卖市场的作品总成交额为在世的创作者排名。但是,这种将艺术等同于艺术财富或者艺术市场的做法或想法显然是不对的。”他表示。

马健同时指出,胡润艺术榜创造了一个很吓人的新称谓——“国宝艺术家”。“我不知道胡润艺术榜准备册封多少位‘国宝艺术家’,但现在能看到的似乎是‘年度总成交额排名前十位’这个标准,大致符合这个标准的就是‘国宝艺术家’。同时,胡润艺术榜发布的‘少壮派在世国宝艺术家’有13位,最年轻的是上榜时37岁的贾蔼力。我估计当代艺术圈的‘少壮派在世非国宝艺术家们’看了这个榜一定会‘吐槽’。另外,我看了看要成为‘少壮派在世国宝艺术家’的最低标准,一年的总成交额达到1380万元就可以上榜!这么看来,要成为‘少壮派在世国宝艺术家’也不是很难,送两张画假拍一下就行了。对此,我表示非常无语。”他说。

但陈晓勤则表示,这个排行榜确实在做一种梳理工作。“无论你是否认可这个排名结果,是否觉得它很荒谬,但这确实是我们艺术品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一些在艺术价值上完全令人没有期待的人混得很好,以身价论,他们就是可以排在一个显眼的位置。这难道不正是目前艺术品市场存在的问题之一?”


不以市场价格论,何为好的艺术家?


如果市场价格不能作为衡量“国宝”艺术家的标准,什么才是衡量好的艺术和好的艺术家的标准呢?几位艺术圈内的从业者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资深评论家马健博士:单纯地就艺术本身而论,我个人认为,判定艺术家水平的标准主要分为三个维度:学术标准、艺术标准和市场标准。学术标准关注的重点是“新不新”,即一件艺术品是否具有创新之处,在艺术史上的地位如何;艺术标准关注的重点是“美不美”,即一件艺术品是否令人赏心悦目,能不能“悦人”甚至“感人”;市场标准关注的重点则是“贵不贵”,即艺术家的作品是否能够屡创新高,不断打破个人成交纪录。相比之下,从判定艺术家水平的角度来看,一个时间点或者一个时间段的市场标准是最不重要的。

资深藏家刘刚:我从来不把“这种榜”当一回事,“因为它谈的是钱,和艺术没有太大关系。好的艺术家开创出一种艺术流派,用独特的艺术语言表现所处的时代,或者其作品表现重大历史事件。好的艺术当然很值钱,但价格不是被炒作出来的”。

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季涛:什么是好的艺术和艺术家,当然要让作品说话,而不只是看拍卖的价格。很多没有经过运作包装的艺术家,他们在市场上的价位不起眼,但不代表他们的艺术不好。艺术本身,还得由艺术家本身的个人风格、特点、技术手段等指标来说话,它本身和价格无关。(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