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院校

何加林和他的学生周祥

发表时间:2016-05-01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何加林与周祥艺术简介:


何加林


何加林,1988 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专业,先后获文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中国国家画院创研部副主任,博士、硕士生导师。曾任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副主任、教授。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央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研究员、客座教授,杭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杭州画院副院长。获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


周祥


周祥,号白云学子,1979 年生于河南巩义。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采风中国艺术总编,中国国家画院、北京大学何加林工作室助教,何加林先生入室弟子。中国水墨艺术研究院画家,北京逸真画院副院长,雁山艺馆副馆长,雁荡山周祥全年制山水班艺术主持。



中国画,它实际上不是一个技术层面的东西,而是一个精神层面的东西,它是要有价值来认定你的一种意义存在的手段。也就要求我们在画画的时候,一定要清楚,我不是简单地用技术在表现自己。——何加林


何加林(左)与周祥(右)


阳光正好的一个午后,记者见到了何加林先生的入室弟子周祥,办公室里茶香缭绕,和着从落地窗照进来的阳光,逐渐升腾。周祥的友人也在。屋内笑声朗朗。


授道重于授技


道家自然观对中国山水画的影响除了要求山水画家能够顺应自然之性,准确把握自然的神韵外,还体现在这些自然之性所彰显的几个境界,素朴、淡、虚、静。


周祥《道由白云尽》


庄子曰:“纯素之道,唯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一之精通,合于天伦。”庄子曾假孔子之说:“夫明白入素,无为复朴。”是一种归于自然本真的境界。何老师深以为是。在跟随何老师学艺期间,这些思想无不体现在何老师的笔墨之间,处处影响着周祥。

何老师曾说,“一画”之法就是画家心中的觉悟,有了这一觉悟,法自然就有了。“一画”其实就是众画之相“朴”,众法之“朴”。中国山水画是强调以书入画的,其“一画”并非单一的涂抹,而是贯穿着人文精神和审美倾向的。一画是顺应“乾旋坤转”自然之义的,只有明白“一画”是道,才真正获知“一画”的真谛。


周祥《古风梵音》


何老师强调在审美的过程中,必须明白:“初学时当求平直,不使偏跛邪僻以就规矩,不令浓腻涂饰以求骨干。”使起步时便有眼界,然后在“开拓其心思以尽丘壑之变”的基础上懂得:“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矣,举向者之所博涉而远骛者一约之于朴实简易之中,似淡也味之而愈长,似浅也求之而愈深,功夫至此则已颠毛种种矣。”许多时候,周祥在创作之中遇到困顿之处经过何老师的点拨,便幡然醒悟,笔下生风。

淡、虚、静并不是孤立无联系的,而是相互关联、相互生发的,淡因静而远,淡因虚而大。中国古代的山水画家除了对淡有许多的理论建树,对于静、虚也有许多描述:“山川之气本静,笔躁则静气不生。”古人认为静本来就是“山川之气”,是一种自然之性,因此才会“山主静,画山亦要沉静”。因为静可凝神,可观山川之万千气象,并认为静可以去“斧凿痕”,去“纵横余习”,为“画至神妙处”所必备,静可使画面意境深远,提出要获得静的境界,则必须通过“绝俗”来实现。虚在古人看来,则是具体体现在笔墨里的一种境界,“虚处实”则“灵”,意即虚中有实,虚里藏乾坤气象万千,只有这样才有生机。


似有大器之睨


回来之后,记者间接联系到在北京的何加林先生,何加林先生提起周祥,直言周祥悟性极高。


何加林《古寨幽径》


处事沉稳的周祥跟随何老师入贵州、上雁荡、过丽水、赴青海,韬晦于自然山水之间,游艺于笔墨意趣之中,畅胸臆于丘壑。一山一水、一地一隅,无不妙拟形藏,移山川风俗于笔端。潜移默化中,画作气格焕然一新。这些积累在周祥日后的绘画创作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山水之道,察天地之幽微,兴笔墨之意趣,达胸中之块垒,此三者缺一不可以言道。周祥作画,笔近乱柴,生辣迅疾。很多都出自写生,发自胸臆。很多时候,周祥的绘画创作都能脱却前人窠臼,直取造化。可谓避开旁侪,另辟蹊径。


何加林《李家山写生》



看到周祥最近的画作,画面萧散清新,用笔不激不励,画幅多源自造化,却能以淡雅笔墨,寄意玄远,脱迹纷尘,尽得淡然之趣,一如黛山之色,水中之味,花中之光。“周祥处事沉稳,行事有序,举事有方。我很看好他!”


谈及对周祥的希冀,何先生曾在一篇文中写道:“凡成大事者,如夫子所言‘不器’,周祥从艺行事,不纠于繁缛,直取要领,似有大器之睨,但凡能戒骄去躁,谦逊敏学,始可入臻地,予期待。”(记者 王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