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当代艺术F4神话终走向破灭?

发表时间:2016-05-03  来源:深圳商报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导读:保利香港、香港苏富比春拍刚刚落槌,在被誉为“中国当代艺术F4”岳敏君、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的四人中,张晓刚、岳敏君有作品上拍但成绩平平。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数据显示,近年来四人作品成交率波动,甚至出现流拍。这让人不禁疑惑:曾经红极一时并屡创拍卖天价的F4神话是否已走到尽头?




早年市场明星,遇到成交困难
   
     “F4”的名称来自电视剧《流星花园》的四个主角,当时,岳敏君、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四人的作品在国际拍卖市场价格已达千万元,由此,他们被称为“当代艺术F4”。但是,从2013年秋拍,连续多场当代艺术专场拍卖会结果显示,“F4”的不少作品,出现撤拍、流拍,或低于估价成交的现象,业内人士便开始质疑“F4”的作品是否已走到艺术市场边缘。
     
     在今年4月3日、4日香港苏富比举行的四场现代及当代亚洲艺术拍卖中,岳敏君1993年作品《幸福》以440万港元成交;张晓刚2009年作品《绿墙:书房一号》以187.5万港元成交、张晓刚的《期待的生灵》以108.75万港元成交。

     而在4月4日保利香港举行的中国及亚洲现当代艺术中,虽然本场推出了大量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不过,昔日热卖的“F4”还是难觅踪迹。

     记者从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最新公布的数据中看到,“F4”这种“不太乐观”的情况其实早已开始,去年,“F4”的春拍、秋拍成交率出现波动,张晓刚在2015春拍成交率为25%,1996年的《血缘》作品、1997年作品《血缘系列》、2006年作品《失忆与记忆:睡眠》流拍,2005年作品《女孩》低于估价成交,2015秋拍成交率89%,1995年的作品《血缘》以1679万元成交。

      另外三人的成交率也不是全部都很理想,方力钧于2015春拍成交率为60%,2015秋拍成交率为50%;岳敏君2015春拍上拍的2件作品均流拍,2015秋拍的成交率只有50%;王广义的2015春拍成交率71%,秋拍成交率100%。

      对于早年“F4”作品轻易达千万元,现在未受强烈追捧的现象,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负责人徐翠耘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千万元级别重要作品缺失,和市场中仍旧活跃的大收藏家的收藏体系已经相对完善,所以很难形成早些年中主力大买家同时角逐某件令人兴奋的作品并一起追高的局面。目前,早年的市场明星也因各种普品、交易频繁的市场常见作品,出现一定的寄售、成交困难的现象。




明星艺术家作品,仍是拍场亮点
    
     记者发现,除了“F4”的作品成交率波动,其实去年整个当代艺术市场并不十分理想,根据《AMMA2015年秋拍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秋,中国书画、瓷器杂项、油画及当代艺术三大板块总成交额为239亿元,同比萎缩18.9%。
      徐翠耘认为,2007、2008年中国当代艺术价格暴涨的泡沫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艺术市场调整经历了六七年,至今还余波未了,如今现当代艺术板块整体仍在调整,成交行情呈现持续下滑,买方市场表现谨慎,在此种大环境下,拍卖公司在征集难和学术双重要求下根据市场趣味变化也在不断的调整,因此当代艺术板块和品位出现轮换,“从最早的F4(岳敏君、张晓刚、方力钧、王广义)到新F4(刘野、刘炜、曾梵志、刘小东),到现在的赵半狄、尚扬、石冲、毛焰、段建伟等艺术家,领军人物的变化可以看出当代艺术的调整变化,主力艺术家价格早已达到千万元级别,持续增值后续乏力。 ”
      徐翠耘表示,尽管如此也不能完全看衰主力明星艺术家,他们的重量级作品未出现受制于市场环境、机构锁仓、藏家惜售、市场调整等上述多方面因素,所以也会出现亮点。



 

 
藏家应多关注,其他重要参与力量

      业内认为,全球的艺术市场处于普遍回暖的状态。那么现在当代艺术总体情况如何?徐翠耘认为,目前面临的问题是时机不佳,经典重要的“大货”市场供应量不足,但现在机构资金相对充足,大的机构美术馆及正在筹备中的美术馆仍旧在拼命争夺最好的艺术品资源,收藏家机构化正在成长,相信艺术家的重要作品还会再创新高。

       徐翠耘说,当代艺术不仅有F4等市场明星,也有一批艺术家潜心创作多年、具有相当的实力,之前的一拨上涨高潮却并未涉及他们,如今大潮逐渐退去,这部分人凭借多年的积累和已经获得的较高知名度,在艺术行情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反而显现出了稳健性。“如石冲、毛焰、段建伟等,他们都是当代艺术板块中的重要参与力量,此外,年轻藏家的加入更是让我们看到当代艺术未来持续的购买力。”

       徐翠耘说,“随着收藏群体的扩大和近几年对当代艺术的知识普及,越来越多的藏家对当代艺术的购藏不同与早年的趋利冲动,而更多的是真正的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