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沙龙

市场低迷,为何书画展还那么多?

发表时间:2016-05-11  来源: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农历羊年年尾,身边的画展、书法展突然多了起来,报纸上、微信圈里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展讯。与之相反,说到艺术市场大家提得最多的却还是“寒冬”这个词,为何市场一片低迷,画展、书法展却越来越多呢?带着诸多疑问,我们新一期的《大河美术》艺术沙龙就在郑东新区永和画馆拉开了帷幕,来自一线艺术家、画廊联合会、美术场馆负责人等各界代表,就“最近越来越多的书画展”展开了话题。

☆主持人:

朱西岭(《大河美术》记者、编辑)

☆出席嘉宾:

化建国(河南省美协副主席、河南省美术馆馆长)

郑逸群(策展人、云社社长、河南省画廊联合会副会长)

王 迪(洛阳龙门博物馆馆长)

芦 荻(河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张 辉(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中原文化专项基金管理委员会副主任)

乔万里(河南元贞艺术品公司董事长)

记者 朱西岭/文

书画展羊年年底扎堆

朱西岭:农历羊年年底,书画圈里的书法展、美术展似乎突然多了起来,尤其是前几天我们去河南省美术馆预订16日的展馆,结果不仅没预订到还发现同一天好几场书画展撞车,让人感觉最近书画展突然爆发,好像大家都在争着办展似的。各位了解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最近的书画展特别多?

化建国:确实是,我们省美术馆的展厅每天的活动都安排得满满的,各类书画展览不仅多,而且特别多,感觉都看不过来。社会上也一样,整天接到的出席展览的邀请函也是接连不断,很多根本没时间去。不过,这从整体上讲也是好事,说明艺术市场有繁荣的气象了。
郑逸群:就我个人感觉,最近书画展是比较多,但这种多是相对的。书画市场经过多年的快速发展,到了2014年下半年彻底跌入低谷,2015年更甚。以后会一点点缓慢回升,当然会是良性的回升。进入农历腊月后,书画展确实不少,比起2012年前后,所谓的市场顶峰期的展览,只论数量,还是有差距的。

王迪:我们龙门博物馆虽然日常以文物展为主,但由于我们拥有的展厅比较多,面积比较大,也经常搞书画展,也对外出租。就我们那的情况来看,最近承接的书画展也有增多的趋势,以前经常需要出去推销展厅,最近根本不用出去跑,主动前来预约的就把2016年全年展厅的档期排满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高水平的学术展越来越多,以推销、销售为目的的书画展越来越少,市场经过洗礼已经沉淀出了一批真正的艺术品、艺术展受众,大家的欣赏水平也跟着提高了不少。

芦荻:工作之外,我平时比较喜欢题跋,尤其是在各类金石拓片上题跋,近些年来也办过不少类似的题跋展。由于市场不景气,2014年全年我只办了一场展,但2015年我办了3场,所以就我个人的情况来说,也可以从侧面引证最近的书画展确实有逐渐增多的趋势。
书展画展多意味着啥?

朱西岭:不过,从画廊、古玩城等地方看,市场上人流稀少,市场普遍处于低迷状态。那么,在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又是什么因素使得大家都在争着办书画展呢?各位能不能分析一下。
化建国:首先肯定有市场恢复的因素在内,民间企业家重视了,艺术工作者、爱好者队伍壮大了,对各类书画展的需求增多了。其次还有政府重视的因素,为了提高全民艺术素质的提升,国家每年划拨的艺术方面的经费都在增加,就我们来说,手里经费多了办的学术性、高水平艺术展的次数相对就多了,这也是我们这类国有美术场馆应尽的责任和义务。

芦荻:我个人的情况是这样,主要是作品积累到一定程度,创作到了一个节点上,就想听听大家对我作品的看法,对我创作的评价,再加上有朋友主要是商务印书馆大力支持,所以2015年接连在山西大学、上海图书馆、北京798办了三场个人金石拓片题跋展,而且越办越觉得自己无知,越觉得自己需要努力,常常是写着写着开始迷茫,办过展后就会豁然开朗,重新找到努力的方向,所以我很喜欢办展,其中有一场展因为经费紧张,我还时髦了一把,面向全国的圈里朋友众筹了一把,结果很快就筹够了所需的经费,顺利开展了,当然根据约定,事后我得依约回报这些参与众筹的朋友,不过还是很有意思的。

张辉:我是做艺术基金的,芦老师说的众筹方式,其实我们也在尝试着做,对于不少年轻的艺术家来说,办展需要场地、经费,如果个人和作品名气也不大的话,确实压力很大,所以最近我们基金也在扶持新人,帮助他们办展、走向市场,而且像我们这样的艺术基金项目越来越多,这应该也是市场回暖的促进因素。

乔万里:我也是做艺术品投资的,而且做的年头也不少了,总体感觉如今各类民间艺术馆、美术馆越来越多,老百姓的对好书画的消费需求也是一年比一年强,尤其是市场经历过低迷之后,另一方面也推动了市场的成熟,剩下来的都是真正的受众,如今能走进美术馆看展览的肯定都是真正的观众,今后的艺术市场得依靠这些人。

郑逸群:另外,也有可能是部分人、部分单位年初就有办展的计划却始终未能成行,这时候加紧搞一下好过年,结果大家就都集中到一个时间段了,让人感觉突然间书画展变多了。
高水平展览依然稀缺

朱西岭:刚才大家提到,经过市场洗礼和沉淀后,如今的书画展在品类和结构上都在发生着变化,这种变化反映了什么情况?

郑逸群:我以前曾经做过多年策展,整体来说书画展主要有以下几类:一是政府主办的各类展览,如建国、建军节,以此类内容为主题的各类艺术展;一类是协会主办的各类学术展、专业展等;一类是以推广、销售为目的商业展;一类是各大美术院校参与的毕业展、纪念展。前几年市场比较火时,书画展以商业展为主,甚至部分协会主办的展览也是以推介主席、副主席为主,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名为了利,艺术展的教育、教化功能几乎被弱化。

应该这样说,随着市场的洗礼和沉淀,如今那些类似艺术品博览会以卖字画为主的展览逐渐在减少,相反各类学术性展览在增多,这是个好现象。成熟的市场就应该是各市场主体各司其职,比如办展览就交给美术馆,通过展览发挥其学术价值、教育功能,提升国民艺术素质;交易的话,就交给画廊、交易所、拍卖会,通过专业的交易平台实现其价值。

王迪:我们龙门博物馆每年除了出租展厅外,还根据自己的安排主办一些学术性的展览,比如龙门二十品题跋展、金石碑志文献展等,我们的民族文化精品实在太多太多了,通过展览我们也想让更多民众能够通过这些艺术珍品,了解我们的历史和文化,我们也有这个责任和义务。

化建国:就目前情况来说,国内展览和国外比还有不小的差距,国内很多美术馆、艺术馆的功能定位本身就是出租展厅赢利,教育功能不强或者被人为淡化了,更谈不上举办研究性、学术性展览了,因此本质上它们就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美术馆、艺术馆。再看国外,人家的美术馆类似于慈善事业,有专业投资人、专业理事会、专业管理团队,定期举办各类艺术活动,目的也完全是公益性的,就是为了满足当地民众的艺术需求,提升居民们的艺术素养。国内的纯公益类艺术展览,绝大多数还是靠国有美术馆来完成,社会力量参与的比例还不是很高。这一方面,我们还得好好跟人家国外学习,看怎么发动政府和社会力量,举办更多高质量、学术性的书画展览,服务于社会大众,满足大家的艺术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