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兰亭

聪明“绝顶” 沉默无言

发表时间:2016-05-11  来源:大河美术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张永乐  笔名无言,1964年生。现为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隶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商丘师范学院艺术学院特聘教授,河南印社副社长。

2002年作品获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创作提名奖”。

2004年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作品展;同年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首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及西泠印社第五届篆刻艺术评展。

2005年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四届正书展;同年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二届扇面书法展以及中国书协主办全国第五届篆刻展。

2006年作品获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

2007年作品入展提名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九届书法篆刻作品展。

2008年作品获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首届册页书法展三等奖;同年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并获天津市政府、中国文联、中国书协共同主办的第四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最高荣誉“书法十杰”奖等。

2009年作品获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艺术奖”,并获得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二十届中日友好自作诗书展“诗书合璧奖”;同年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二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与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六届楹联书法展等。

2011年作品入展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

2012年作品获全国首届“墨舞神州”电视书法大赛二等奖。

自画像。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不夸大,不缩小,实事求是。

本人一表人才,唯顶上毛稀,是为白璧微瑕,美中不足。对于这点缺陷,我与许多“难友”态度不同。常见秃头或是败顶者,对自己脑袋十分介意,精心打理,戒备森严,顶上风光,谢绝参观。有的中央紧张,地方支援;有的高度保密,全面封闭。我则不然,我是坦然出位亮相,全面对外开放。我以为遮遮掩掩很是滑稽:由于头上资源有限,无论怎样整合利用,也缓解不了中央紧张的尴尬局面。中间溜冰场,四周铁丝网,欲盖弥彰,时见走光,还不滑稽乎?至于以假充真者,虽然混迹人群,也能障人眼目,但经不起细瞧,近前一看就知是虚假繁荣,让人不禁想起“野草”覆盖下的那片白地,好生可怜。而我放开了,则心无挂碍,轻松得很嘞。我这样造型:头顶毛稀,对周边浓发就进行大幅度裁减,让地方向中央看齐。这样,对比小了,稀疏处就不明显了,即如没有黑,则不显白;没有多,则不显少;没有美,则不显丑;没有高,则不显低等等,均为此理。每次理发,我都要向理发师申明此理,使其辩证思维,放下包袱,大胆下手,深得认同。此发型,我习惯,人亦习惯,没人觉得难看,甚至还常有人问我用了什么药,好像头发多起来了。这是错觉,其实毛发一根也未多生,向少看齐使然。

我的头发不可能绝处逢生了,我不相信任何药物能够扭转乾坤,如果回春有术,各国“聪明绝顶”的政要、名人就不会顶上荒芜。所以,我从不抱再生的幻想,只求维持现状。如果不能,我还要进一步对外开放,直至剃度如僧,寸毛不留。我劝“难友”们别再捂着、盖着啦,放开便是,君不见许多艺术家有毛还不留呢,故意光头示人,以显风度,那是时髦。另亦有“贵人不顶重发”、“热闹的马路不长草,聪明的脑袋不长毛”等俗语聊以自慰。因此,莫因毛稀烦恼,应为绝顶自豪。

“无言”是我的笔名。我生性内向懒散,言语不多,说话节约,故自号“无言”。

说话对我来说是个负担,尤其是说大话、假话、空话、套话,更是懒得开口。我的无言是一种自然状态,本来如此,不是故作深沉或者扮酷,当然也有后天因素的影响,因为精神受过伤,内心孤独,就更加无言了。说起来话少应该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因为言多必有失嘛。可我不是,言少亦有失。我不说则已,一说必直抒胸臆,所以经常失言,暴露目标。这样,我一个内向的人,倒成了直筒子,褒我可称我为率真之人,贬我亦可说我是缺心眼儿。我自己认为,其实我就是一性情中人,言与不言,全凭欲与不欲,怎么痛快怎么来,不违心,不虚伪。好就说好,坏就说坏。讨好也不能把坏的说成好的,顶多笑笑,啥都不说。
话多话少,只要出于自然,都是一种需要。话少的人,你硬让他多说,能把他累死;话多的人,你硬让他少说,能把他憋死。我媳妇好说,因为说话多,都得了声带小结,做了手术。我笑她话多,给她起名叫“三大夫人”,即睡大觉、逛大街、喷大空,又号“无聊”。她有几个闺友,天天在一起唠嗑,有时才聊了半天,刚分开回到家,电话跟过来或打过去又聊了起来。

有一日,她聊瘾上来了,要我跟她说话。我说:我不想说,你说吧,我听。她说:那不行,得互动。我说:你别难为我了,你不知道我是“无言”吗?她扳过我的脸,调皮地说:你也要体谅我呀,我是“无聊”。你看看,你看看,这一点她就不如我。我虽然话少,但从不嫌别人言多。我遇到啰嗦人,只要我有时间,你就是再絮叨,我都不烦,我有足够的耐心听下去,直到你累得不想再说了,可是别人就不一样了,就像我老婆,要求你也要多说,否则就认为你冷淡她。唉!有时为了应付场面,还真得没话找话说。

累!(文张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