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院校

高喜军和他的学生魏慧营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高喜军和他的学生魏慧营艺术简介:

高喜军

高喜军 1974年生于河南新郑,1997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2006年7月结业于中国美术家协会首届中国画创作研修班人物画创作室。现为河南艺术职业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作品参加第十届全国美术作品展、第三届全国青年美展、第三届全国中国画展、第二届中国人物画展、纪念建军80周年全国美展、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美展、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全国美术作品展、第三、四、六、七届中国美协会员精品展、2005、2006、2007、2012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等三十余次全国展览并多次获奖。

魏慧营

魏慧营  河南省濮阳人,汉族。2015年毕业于河南艺术职业学院,获学士学位。

师生合影

超强寒潮刚过,气温开始回升。阳光虽然灿烂,寒气依然逼人。1月25日下午,出差刚刚回到郑州的高喜军老师,如约与记者见面。眼前的高老师戴着一顶褐色的翻边帽子,干净的镜片后眼睛炯炯有神,浑身散发着浓重的艺术气息。话题就在这样的艺术气息里拉开。

         万取一收

    高喜军老师认为艺术本身就有着自己的发展规律。在谈到艺术教育的时候,高喜军老师直言:“‘泰山不拒细壤,故能成其高;江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绘画更需万取一收。‘万’是万事万象的大千世界,‘一’是真宰,万象归一。万取,喻其广博;一收,喻其浓缩。万物不断聚散变化,艺术需要博采精收。”

高喜军《不散的书场之二十》

    “技进乎道”,技法的锤炼是所有艺术的基础。绘画从形象塑造到形式塑造,再到意蕴塑造,一定要有严谨的、精益求精的基础训练,哪怕是大写意,也需要严谨细致的法度。绘画是一门耗费时间、精力的艺术劳动,需要耐得住寂寞。
    在培养学生方面,本科的前两年接触范围较为广泛,是为今后的创作打基础的。这也是美术类院校的共性。高喜军老师认为,“万取”不仅仅局限于本专业的学习,在某种程度上姊妹艺术和其他艺术的养分对艺术家的影响可能更重要,“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除了要求学生在专业方面打实基础之外,高老师也会要求让学生在其他姊妹艺术上有所涉及。同类艺术有相通的地方,这样,学生不仅在学习期间可以融会贯通更能打开自己的视野。
    “当然啦!对于艺术来说,‘万取’只是一个过程,要成为真正的艺术家,还要有‘一收’。”高喜军严肃地说。只有博采众家之长,学习了解其他艺术家的风格、特点,学以致用,触类旁通,勇于创新,才能认识艺术并把握艺术,在表现上也才会避免与前人和他人陈陈相因而新意无穷,最终自成一家。
    任何一个门类都需要经年累月的学习。高喜军老师坚持认为,首先应该培养学生具备匠人的“手艺”,而后增加学养,苦心修炼,才能成长为画家。在培养学生的过程中,找到学生独特的敏感点。根据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有所侧重地安排学生的学习课程,有目的有主导性地去教学生。

高喜军《麦田里的画卷》

    对于那些自学能力不强的学生,高喜军老师会从培养他的兴趣着手。让学生从内心对自己的作品有成就感,从而让学生找到自信。有侧重地让学生在绘画创作中学会加入自己的语言。培养学生形成创作作品而不是写生作品。“当然培养学生兴趣有很多种方法,比如出去写生、参加比赛、观看展览等。但是让学生获得成就感,是能够培养他自学能力的最有效的方法。”高喜军老师肯定地说。

      善始善终

    从教二十余年的高喜军老师,得意弟子有很多,但是印象最深的学生,还是去年毕业的魏慧营。记者联系上魏慧营,提起高老师,魏慧营坦言“大学期间从高喜军老师身上学到很多,这对我后来的工作和生活帮助很大”。
    性格开朗的魏慧营,是高喜军老师的本科学生。写生期间成绩并不是很突出,基础也不是十分优秀。但是在高喜军老师的要求下,课下坚持临摹名家作品,进行大量的速写练习,魏慧营逐步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学习写意人物画期间,高喜军多次带领学生开展写生课与创作课并进行示范。
   在学习写意人物画时,除人物造型的要求外,绘画的用笔、画面的处理也至关重要,但是作为初学者的学生虽然欣赏了很多名家名作,充满了创作欲望,但在下笔时却往往犹豫不决、不得要领,魏慧营也不例外,尤其是写生创作课,面对模特,想要将人物转变成自己的画面并表达出艺术效果、思想,对初学者魏慧营来说是比较难的。但是高喜军老师的亲身示范、细心教导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如甘霖般滋润了魏慧营求知的心灵。
    记得有一次是写生人物课,魏慧营无论怎么画,笔下人物的神韵都不能很好地展现,整个人物空洞、缺乏神采。高喜军见状便告诉魏慧营:”刻画人物时,不单单是画他的外形,更要像讲一个故事,写一篇小说,抓住人物的典型特征,走进人物的内心。”说罢,高喜军拿起毛笔,将用笔用墨的绘画步骤做了个示范,执笔在另一张纸上抓住了人物形态刻画了脸部的细节,虽然只是刻画了脸部,寥寥几笔却神形兼备,眉眼刻画颇具神韵,将作画的用笔、水墨的掌握,尽显眼前,这令魏慧营茅塞顿开。高喜军老师的亲身示范、细心教导为魏慧营在接下来的学习与创作中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在临近毕业时,高喜军老师鼓励学生进行大量的创作尝试。独立创作对于学生们来说充满了新鲜与挑战,魏慧营内心向往着能在画面中大放异彩,同时也害怕画不好而变得畏首畏尾。此时高喜军老师鼓励魏慧营大胆释放,让临摹过的名作、传统水墨抑或新式水墨统统变成表达内心的助手。
    在高喜军老师的指导下,魏慧营很快确定了自己的创作思路,想通过新式水墨的肌理表达内心的想法,将科技进步却吞噬了人们的灵魂的悲哀表达出来。但落实到画面上时却因为新式水墨的尝试不多而屡屡失意,对水墨的控制,稍微有一点偏差,就失去了想要的水墨感觉。眼看着交作品的时间就要到了,魏慧营的创作作品还没有眉目。高喜军老师看着焦急的魏慧营,建议她将四条屏改为两联,以减轻压力。但是魏慧营却坚持要完成最初设想的四条屏。这也让高喜军老师十分感动。最终,经过多番改动,加班加点,创作出了水墨写意人物画四条屏《时光》,并在毕业答辩中获得了优秀毕业生作品的荣誉,成为2015年度毕业生留校作品。这也大大地激励了魏慧营。
    如今的魏慧营已经回到家乡成了一名人民教师,“高喜军老师教会我的,我也将教给我的学生。”魏慧营深情地说。

魏慧营《时光》

(记者  王伟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