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锐

张利安

发表时间:2016-05-18  来源:大河美术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张利安  斋署止庐、笠盦。1974年出生于浙江温州,现居河南郑州。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协培训中心、江西省书协培训中心教师。
    书法作品获奖情况:“天下大同·魏碑故里”全国书法展优秀奖(最高奖)、全国首届“刘禹锡杯”书法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佳作奖等。书法作品入展:第三届中国书坛兰亭雅集42人展,全国第二届手卷书法作品展,第二届“赵孟頫奖”全国书法作品展,首届“孙过庭奖”全国行草书大展,首届“沙孟海杯”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首届“钟繇奖”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一届西安碑林奖全国书法作品展,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第二、三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展,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二届全国隶书大展,林散之奖·南京书法传媒三年展,1999年《中国书法》年展,全国首届“走进青海”书法展,第二届“流行书风·流行印风”大展,全国一、二届册页书法展,全国第二届正书大展,全国第一、二届行草书大展。全国第二届楹联书法大展,全国第一、二、四届扇面书法展览,全国第五、六、七、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览等。

2009年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张利安书法作品选》。

几案榻,琴棋书画,笔墨纸砚。身为现代人,当读起这些用以表述古人书斋的词语时,都不免涌起深深向往。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广厦鳞次,穷则一庐容膝。无论“达”或“穷”,一间书斋总是千古文人安居所在。书斋之“书”字并非指书法,然而书法却是书斋中所有雅事之首。笔墨纸砚统一于书法自不待言,书画也以“书法”为上——书法家可以是略知绘事,而岂有画家不精通书法者?
    “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是张衡的“蓬庐”之乐。“乐琴书以消忧”是陶渊明倚南窗之乐。“所居有阁名清閟,幽迥绝尘,藏书数千卷,皆手自勘定。古鼎法书,名琴奇画,陈列左右。”是倪云林的清雅出尘。历代文人墨客闲说书斋之文浩如烟海,无论何种情怀何等风雅,都离不开书法。书斋中的书法,是与书斋融为一体的。逸笔草草如《平复帖》,高不盈尺,宽仅过掌(高23厘米,宽20厘米),实在是小品。唐人摹本之数种王羲之手札,亦大约如此。寥寥数行而气象万千,呈现的,是一种书斋的情怀。“天下第一”之《兰亭序》,紧随其后的《祭侄文稿》《黄州寒食诗帖》等,或记录林下水畔之悠然,或抒发家仇国恨之愤懑,或陈述江湖飘摇之凄寒。这些传世墨迹诞生之时,书写它们的伟大人物在书斋中乘兴挥毫,抒情言事,多为实用,虽未必信笔而书,但绝不存传世之想,更无现今流行的参展扬名之期望。千载而下,新时代的众多书法家端坐自己的书斋,有空调,有音响,有电脑,有手机,即便屏几案榻件件古风,笔墨纸砚事事精良,欲思接千古可容易否?先进技术下,“下真迹一等”的印刷品陈于眼前,前人风雅可曾梦见乎?

一样的书斋,不同的情怀。事因时而易,情因时而移,时代真是可怕的东西。我们拥有了比古人更舒适的书斋环境,却丢失了书斋应具有的朴素内蕴。古人静坐书斋,未必不思功名;今人书斋挥毫,下笔多为名利。书法,从古人书斋的必备技艺变为今人书斋的谋生手段,我们在书斋挥毫,意念多已飘飞展厅。书斋已渐趋名利场。近些年书法展事风起云涌,为求高求古求新求奇,数千年的庙堂到山野,墨迹凿痕少有不被翻出描摹的,只是耐得住书斋案头品读的恐怕不多。这是个名利泛滥的时代,书法已从古代书斋里的文化载体转化为今时书斋里的欲求介质。书法离开书斋奔向展厅,技法繁杂茂盛,内蕴苍白淡薄。重归书斋或是今日书法充盈内蕴的必由之路。(文  张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