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新锐

郑超

发表时间:2016-05-19  来源:大河美术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郑超  别署恒庐,1990年出生于河南省新乡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印社理事。

作品先后获“百年西泠翰墨春秋”西泠印社诗书画印大展书法单项最高奖,首届“沙孟海杯”全国书法篆刻展最高奖,“官塘杯”中华朱方全国篆刻大赛最高奖,首届“万印楼奖”国际篆刻大展最高奖,“中国宝丰”第五届全国书法大展最高奖,河南省第四届篆刻展最高奖,“墨舞神州”全国电视书法大赛二等奖,朵云轩杯首届全国青年篆刻艺术展二等奖,“百年西泠·金石华章”西泠印社大型国际篆刻艺术展三等奖,首届“蔡文姬奖”全国书画大赛优秀奖等。

唐韩愈《马说》云:“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明董其昌《袁伯应诗集序》云:“司马(袁可立)居恒授余教见法,目伯乐相千里马,而教其子相国马,以为千里马不常,即善相无所用之。”余谓:“当今千里马众,而伯乐寡矣。”

娄红卫,伯乐型书家,面如赤枣,谦谦君子,乃我书界挚友。一日,红卫君与我品茗闲聊,说有一高足郑超托付于我。我便有缘与郑超结识。幸甚!幸甚!

郑超,古牧野人,少年得志,才华横溢。书法服膺源庵娄红卫亲授,篆刻初登萧石顾建全,后入冠玉堂谷松章门庭。他天资聪慧,临古不辍,书法篆刻作品已经在全国大展中崭露头角。前几日在“西泠印社大型国际选拔赛”中名列第七,虽“前六名可直接加入西泠印社”,有一名之憾,但强劲的创作实力让人不可小视。

郑超书法以“二王”、怀素为宗,崇尚恬淡虚旷,不刻意为书,强调天真烂漫、酣畅淋漓的审美情趣。孙过庭云:“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这种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意趣,是历代文人崇尚的,也是郑超日思夜想的。他正值年少,却已经开始追求绚烂至极后的平淡,在这个以视觉冲击力为尚的展厅效应时代,更显得难能可贵。

他的篆刻得冠玉堂谷松章先生刀痕,纯净含蓄,气息高远,有魏晋人特有的散淡和雅致。他新近示我一批印蜕,让我着实惊讶!这些仿汉玉印鸟虫细白文印式,相比他之前的作品,线条纹饰更加生动,格调更高古,有汉玉印“緁伃妾娋”的感觉。这种风格取法极难,当代很少有人涉足于此。

郑超对艺术的理解有着超乎常人的禀赋。他广猎博取,思考触及许多他人未到之处。他从不急于求成,没有为了创新而强扮“鬼脸”,从不跟溯时风和进行鬼画符状的作秀。他不断从古人经典中汲取精华,化为己用,时刻保持着尚古之美,这使刀法纹理和线条质感多变而不失“印味”。与当下印人过分美术化、工艺化和过分夸张炫耀刀技与做作拉开了距离。

郑超对多种印式和风格均擅长。他的汉玉印式创作在线质上不求光洁,而注重表现古玉印砣制而出的那种凝涩、上古的气息,避今妍而趋新意。恪守古玉印典雅之美,挺劲而不肖薄,精凿而不小巧。篆法上也力求准确严谨,变化而不失法度,从他前几日刚刚创作完成的《心经组印》中可见一斑。满白文式创作,端庄饱满,十足汉风。战国小玺式印作,活泼雅逸,古趣盎然。此外金文、权量诏版文、汉金文等亦多有涉及。纵观其印,大有春云秋雨沐其间。

郑超近日想将近作结集出版,有个夙愿就是想请当代篆刻大家为其题写书名。于是乎我俩北上京华,拜访仓叟李刚田先生

李刚田,字仓叟,当代著名篆刻大家,是我最为敬仰的老师。自从他移居京城后,就很少见面,一直想着去看他老人家。苦于繁杂事务太多,在郑超的催促之下,向松章兄问了住址,匆匆往之。到了玉泉精舍,立刻被世外桃源般的优雅所吸引。“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看到李刚田先生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和蔼可亲,大有陶渊明之风。寒暄之后,先生便把郑超的近期印蜕从头至尾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就逐印进行了点评,从篆刻的章法、刀法讲到风格,从为艺讲到做人。真是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最后先生对郑超的印提出了几点要求:“与《说文》不合而从俗的篆法,可以使用但需谨慎,避免篆法谬误;有些朱文印得雅意而失古意,趋今妍而失古质,需从秦汉印中汲取;刀法寻求变化,尝试多用单刀、披削等手法达到丰富的线质效果;章法要进行更多尝试,汉印多匀满,秦印多变化,要从秦印中探索生动的一面。”难怪有人发微博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哈哈!

在回郑州的路上,我们欣赏着李刚田先生给郑超题写的书名,回想着李老的谆谆教诲,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喜悦,同时也有许多感慨。当今许多艺术长者,他们都精于世故,善于经营,却很少去关心年轻从艺者、新文化的动向和将来。为什么很久没有出现惊喜的新人?如果当代艺术界多一些像李刚田先生这样的前辈,一心向艺,甘当伯乐,滋润桃李,那么艺术的秋天还会远吗?(文  洪丰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