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谁在烘焙“青年艺术家”这块大蛋糕?

发表时间:2016-06-07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当回望这些宣称为青年艺术家做推广的平台,不难发现,其中绝大多数虽已走过5个年头,可真正推出的冒尖儿80后艺术家没几个。喧嚣背后,有着怎样的暗流涌动?

青年艺术家拥有更多的机会

当艺术作品在拍卖会上屡创天价这类新闻还在不时地刺激我们的神经时,无意间却发现一大波“青年艺术家”展览、评选、艺术节、推广计划等项目早已把我们包围了一个结实。如AAC艺术中国、CAFAM未来展、常青藤计划、大学生提名展、青年艺术100、保利新势力、新星星艺术节、美术新青年等。有的刚刚亮相,有的已经持续数年。

这意味着选择项的陡然增多,对于年轻艺术家、画廊、拍卖行和藏家来说都是如此。一个艺术家的参展情况、曝光程度和成交记录,在藏家眼中又是非常重要的衡量要件,特别是在中国当下艺术语境中,资历、头衔和荣誉的作用很多时候远大于作品本身。正如艺术家徐累所说,在他开始创作的年代,青年艺术家的突围之路只有一条,就是全国美展,而当下,青年艺术家拥有更多的展示机会。对于年轻艺术家来说,如何能够尽快地进入市场、学术和藏家的视野,在无数的同辈人中脱颖而出,是困扰着几乎每个人的现实问题。据称,毕业于河北一所美术院校的王泓阳正是由于入选“青年艺术100”而得以“咸鱼翻身”,开始受到藏家关注的。这样的“成功案例”刺激着更多的机构和青年艺术家去经营、参与更多的类似项目。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吴洪亮称“一年下来,差不多有六七个”这类项目邀请自己担任评委。
画廊、拍卖行、高校、艺术网站和媒体也成为这股潮流的积极推动者。一方面,明星艺术家的学术及市场定位已经基本明确,上方的想象空间有限或者介入成本太高,不论是对现有的画廊、拍卖行,还是新进场的艺术机构来说,都需要大量新鲜的青年艺术家资源进行补充。同时也是培育自己的艺术家群体,建立合理的年龄构成与价位梯队,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高校也乐于看到自己的年轻师生有更广阔、更多元的市场空间来检验教学成果,展现教学实力,树立良好的品牌效应。从中国艺术发展的大局来看,也有利于鼓励、发现和培养年轻艺术家,丰富和逐步完善艺术市场,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文化战略,满足社会的精神文化需求。机构、媒体和高校之间也积极展开合作,努力实现多方共赢。以雅昌艺术网为例,2014年与中国保利及各大艺术院校合作,推出了“雅昌-保利新势力”,并开通5大作品直推渠道,凡是曾参与雅昌艺术网“艺术家自助官网”、“院校毕业展”“E京华”“名师推高徒”“未来艺术家”等活动或产品的艺术家,均可获得更优质便捷的参赛推荐。

新生代藏家有了更多的选择

藏家如今也有了更多的选择余地和升值期待空间。特别是相对于那些已经“功成名就”、拍卖价格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明星艺术家,这些刚刚走出校园不久,甚至依然在上学的青年艺术家几千元到几万元的价格就显得十分“亲民”。同时,新入场的藏家很多是70后、80后,一方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经验和实力方面无法跟资深藏家相比,另一方面,他们也有自己的收藏构想与趣味。虽然也希望通过收藏获得可观的回报,但与那些专门低进高抛、待价而沽的商业行为不同,他们更愿意从自己的经历和教育出发,遵循自己的审美趣味,也比较容易理解和喜欢这些和他们年龄相仿的青年艺术家的作品。

不难看出,原有的学术评价和市场格局正在被打破,过去单一、垄断的艺术生态已经无法适应当代艺术语境的变化。这是时代的必然。

喧嚣背后暗流涌动

然而,新格局的建立却不是一蹴而就的,仅有热情和信心是不够的。《北京日报》署名陈涛的文章《青年艺术家“选秀”:有人获益 有人存疑》中就写道:“当回望这些宣称为青年艺术家做推广的平台,不难发现,其中绝大多数虽已走过5个年头,可真正推出的冒尖儿80后艺术家没几个。喧嚣背后,有着怎样的暗流涌动?”

首先,不论这些“青年艺术家”项目宣称自己的艺术态度如何纯粹,在这些喧嚣声背后,资本追逐利益的本能还是几乎毫不掩饰地暴露出来。大家都在努力烘焙的这只“青年艺术家”大蛋糕的最终归宿还是市场,是一个个具体的终端消费者。中国艺术品市场曾经的火爆记忆犹新,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在自己身上重现一朝蹿红、一夜暴富的神话。如雅昌艺术网围绕线上征集活动,同时举办了“通往艺术家之路——2014全国美术学院雅昌新势力巡讲”系列活动,深入美术高校,邀请当红艺术家及知名评论家、策展人现身说法,为艺术在校生和刚走入社会的从业者解答如何规划职业道路,如何成长为商业与艺术价值兼得的优秀艺术家等现实性问题。“常青藤计划”更是直言不讳地宣布了他们的规划:我们重视青年艺术家的成长和发展,我们在探索一种全新的经纪服务模式……我们将积极大胆地尝试艺术的各种跨界合作,时尚的、大众的、科技的、商业的等,与市场完美对接,多媒介实现对话。“青年艺术100”甚至提出,要实现青年艺术家“在艺术与慈善、艺术与珠宝、艺术与汽车、艺术与地产等方面进行跨界合作”。

这样的愿景当然是没有错的,但问题是,在三五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将这些刚从院校走出来的年轻艺术家进行学术定位和市场推广总让人多少有些拔苗助长之感。诚然,这些年轻人中的少数佼佼者不但技巧娴熟,而且很有艺术潜质,对艺术潮流也很敏感,有着一定的市场想象空间。但要成长为一个经得住时间考验的真正的艺术家,仅靠这种商业化的团队操作是不够的。他们的人生经历还相对单薄,对艺术、文化和社会的认识与体会相对欠缺。作品中更多地暴露出两个问题,一是过于炫技,二是对文化和社会问题的解读流于表面,在突出个性化体验与表达的同时难免有些“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嫌疑。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浮躁的、功利化的艺术市场氛围下,他们中的很多人对于市场的趣味过于敏感了,深知哪类作品更容易受到青睐:要么是走向概念化的伪传统主义风格或泛政治化、现实主义符号,要么是走向故弄玄虚、肤浅矫饰的东西方哲学图解。这也是为什么每年这么多青年艺术家被各种平台挖掘出来,最后真正“冒尖儿”的却没有几个。

其次,这类“青年艺术家”项目大都依托自己的资源各自为战,有的侧重学术姿态,有的则直面市场和藏家,缺乏一个总体的规划和标准。这就使得很多年轻艺术家在各个平台之间疲于奔波,变得无所适从,对自己的艺术道路产生惶惑甚至动摇。策展人盛葳指出,这些应运而生的平台发挥了它的作用。不过,当下大部分青年艺术平台仅凭一腔热情和乐观预期在做,缺乏有效的造血机制。造血机制的形成,有赖于一个成熟、理性、客观、持续的选拔、培养和评价体系,这不是一两个画廊或者艺术机构能够独立完成的。事实也证明,在残酷的市场竞争面前,急功近利或过于理想主义的做法,都很难长久。如何评价这么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怎样才算是“有天赋”“有潜力”?学术界、艺术家、市场和社会都有着各自不同的判定角度。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一旦年轻艺术家在这些喧嚣的平台面前迷失了方向,在荣誉和利益的召唤下无法再保持一颗对艺术的执着与平常心,其后续、连锁的负面影响将是深远的。

再者,有些“青年艺术家”项目为了赢得学术界和市场的关注,强化自己的平台特色,往往喜欢依附或者抛出一些响亮的艺术名头、概念,试图引领一时的艺术潮流,从而影响艺术市场的走向。如当代水墨、新写实绘画、新抽象等。这些名头或概念要么在国内缺乏其发生学上的逻辑线索,要么在学界依然充满争议,甚至先天不足。继续这些方面的探索固然没有错,也是必要的,但是作为有着明显导向性的潮流噱头,很容易对艺术市场特别是年轻艺术家造成功利化的暗示和刺激。很多人在没有多少文化思考和艺术积淀的情况下,为了博得眼球,根据这些噱头进行“命题创作”。 (邢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