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互动

宋庄印象 · 钞氏兄弟

发表时间:2016-06-12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早上7点,徐宋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小堡文化广场上,一场人才招聘会已经开始张罗,对面街边小摊上飘来油条与豆浆的香味儿。这是中国千万个乡镇中的一个,所不同的是,它的位置在北京,它被称为中国第一画家村——宋庄。

顺着徐宋路向北几百米右拐,沿途经国防艺术区、印象街艺术区、北京当代艺术馆,约10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大兴庄。雕塑家钞氏只弟的艺术工作室就坐落在这里。

钞子艺、钞子伟是一对孪生兄弟,在中国当代陶艺界名声不小,尤其是他们推出的“红色机器”、“红色记忆”系列作品,以其对当代社会的反思性和艺术手法上的试验性,在中国当代艺术圈格外受到推重。

7:20助手们三三两两踏进了这座用心改造过的农家院落,各自找到工作岗位忙碌起来。前段时间,钞氏兄弟与一个艺术基金签订了合作协议,对方负责艺术品的推广与经营,他们则更加专心于艺术的创作与生产。根据合约要求眼下正在赶制一批作品,为来年的欧洲展览做足准备。


8:20钞子艺安排好助手们后也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子伟最近外出,很多事都落在了他的头上。院内一字排开的轮盘上放置着异常硕大的陶制旧鞋子,这是他们“红色记忆”系列作品的一部分。这批作品已经过两次煅烧,艺术处理完后,还要再次入窑。“烧制次数越多,塌崩的可能性越大,但无论如何要把作品中的那个‘劲儿’烧出来才行。”钞子艺用喷枪依次往作品上喷釉料,语速很快,遇到河南老乡时开口还是河南话,充满了活力与激情。

9:30伴随着钞子艺手中喷枪的嘶嘶声,那只陶泥烧制的军绿鞋子慢慢显露出柔软而又沧桑的质感。这是一只农民在田间劳作时常穿的那种绿军鞋,硕大的体量撞击着人心,不由得会把人们的思绪拉回到田间耕作的父辈或乡下的穷亲戚身边。钞氏兄弟创造的这种艺术符号,在当下喧嚣的都市文化背景中显得既特立独行又亲切感人。

13:00北京盛夏的中午,太阳照得一切都是白花花的。在宋庄小堡环岛旁边,上上美术馆设计前卫的建筑群大方地把着一个街角,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创作院毕业生作品展刚刚在此落幕。

一辆疾驰的三轮摩的从不远处的宋庄美术馆前闪过。宋庄美术馆也是一家大体量的现代建筑。一楼展厅里是艺术家王轶琼的“利用威尼斯”展览,作品以微信的方式源源不断地接收着来自威尼斯的图片,艺术家则在那里继续他的“搞怪”活动。

顺着宽大的纯白色楼梯步入二楼,是一场名为“主体”的当代艺术展。展览前言上,批评家在纠缠着艺术家与艺术作品到底谁该是艺术“主体”的严肃问题。一件题为“人民运动”的展品是辆半旧的自行车,旁边一行精致的黑体小字写道: 我将在“主体”展览期间陆续偷取自行车,并把偷来的车放在美术馆里。让人不禁为这种高难度的“创作活动”捏一把汗。

另一侧,较小的展厅里传出神圣纯净的音乐声,入口则被白色拉帘完全遮挡起来。密闭的空间里展示着一件影像作品:同时投射在三面白墙上的“云法庭”正在以文字对话的方式激烈辩论着各种琐碎的事件。

在这里,宋庄竟荒诞地扮演起当代中国最前卫艺术活动的母体。

14:30钞子艺一边记录着釉料瓶上的数字,一边拨通电话核实釉料的细节。虽然已经有丰富的烧制经验,但由于创作的需要,他们还在不停地尝试各种新材料、新工艺。

院子里,十几台经过素烧的陶制拖拉机已经分别摆在了轮盘上。东方红拖拉机是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这一形象被他们符号化为 “红色机器”系列,牵动着人们对那个狂热而伟大时代的价值与意义的追问。

16:30装完了窑,钞氏兄弟的大哥戴上老花镜为一些作品补釉。这项轻松的活儿让他的心情也轻松起来,嘴里不由自主地哼起一首过了气的老歌,但马上一转弯就滑进了地道的豫剧腔……钞氏兄弟的祖上就是河南乡下的陶瓷工匠,除了烧制大缸、水盆等各种生活用具,也会生产一些装饰性的花瓶、葫芦之类的工艺品。现在无论他们的工作室搬到哪里,展柜里都会留出一块地方摆放老辈人做的陶瓷物件。

“考大学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再做大缸,没想到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钞子艺自嘲地说,“也算是升级版吧!”

陶瓷艺术对他们来说也许就是一种宿命!

20:00宋庄的夜生活已经开始,小堡文化广场上,本地大妈们的广场舞已经扭动起来,街边的露天大排档人头攒动。不远路口处的画框加工厂里传出刺耳的电锯声,工人们还在忙碌地赶制画材订单。在弯曲幽静的小巷里,隔三差五会弥漫出咖啡屋里恍惚的灯光。

在宋庄这个丰富而又复杂的夜里,蛰伏着身家数亿的艺术大腕,更多的则是混迹其中的艺术淘金者及执着的追梦人,不同阶层的人们在各自熟悉的环境里上演着自己的角色……


宋庄艺术区

经过近20年的成长,宋庄这个还带着乡土气息的村镇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家集聚区、中国当代文化“走出去”的重要窗口。

如今的宋庄既有艺术家们“前店后厂”式的生活与创作,又有画廊和经纪人的光顾与筛选。宋庄的艺术品产业生态已有了一定的雏形,各类艺术展馆已有30多家,画廊100多家。但是,卖画难、收益低、生存困难的现象依然存在。在宋庄,实际只有约3%的画家比较富有,靠原创卖画活着的人是少数。

通州区政府曾做过一项调查,像方力钧、刘炜、岳敏君这样的名家,只占了宋庄画家总人数的10%,每年作品成交额却达到亿元以上。

在宋庄艺术区,每年有各类展览千余场;近百名艺术家的近千件作品被全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个著名艺术机构收藏;每年慕名而来的海内外游客达到50万人次。“ MADE IN 宋庄”的艺术品正在提升着中国文化在世界的影响力。

宋庄艺术区的发展,通过艺术基金等方式,吸引社会资金的大量进入,建立更多更有效的文化交流渠道和展示平台。作为北京市最大的文化创意产业集聚区,宋庄要向着成为国际原创艺术的创作区、展示区、交易区的目标迈进。


宋庄不仅仅属于通州区或北京市,更是全球不可多得的艺术创作资源,是国家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一个重要资本。为首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打造新增长极 。(赵方/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