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互动

“嵩山写生”绘凛凛风骨— — 访青年油画家陈永生

发表时间:2016-06-12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陈永生,1967 年 7 月出生于安徽省巢湖市。现居住河南省郑州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熟悉的人都知道,近年的陈永生有两大关键词:一是“写生”,一是“嵩山”。参展的是嵩山写生的作品,画册收集的是嵩山写生的作品,朋友圈里发布的也是嵩山写生的作品。他笔下的嵩山,并不特别高峻,但却凛冽多姿,驳杂冷艳,极尽峥嵘、崔嵬之态。尤其是最近两年完成的《太子仙踪》《寒山古寺》等大幅写生作品中,陈永生越来越展现出了自己的特质。苍劲而凛冽的笔墨意趣、雄浑而酣畅的生命激情、冷峻而浓郁的凛凛风骨,陈永生的“嵩山写生”越来越受到油画界的关注。

陈永生笔下的嵩山之所以栩栩如生,甚至让人感觉到生命的律动,并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长期浸淫的结果。为了画好嵩山,他无数次地到嵩山写生,最后索性把家搬进了嵩山,过起了几近“归隐”的生活。这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4月25日,记者驱车100多公里,来到了他在嵩山的家。那是一个叫“雷家沟”的小山村,距离少林寺停车场只有400米。这是一处民居,他租住在这里已经两年。上下两层,大约200平方米。客厅的一面墙下,悬挂着一幅长5米高3米的巨幅油画,由6块画板拼合而成,这是他前不久刚刚完成的写生作品。几个房间里分门别类地陈列着不同主题的近作,俨然一个小型的展览馆。两年来,他大部分时间就待在这里。

山村的生活无疑是单调的,但陈永生要的就是单调,每天除了写生还是写生。门口就是山坳,抬头就是嵩山,足不出户就可以写生,但他并不满足于这些,还要深入到嵩山的角角落落,形单影只,风餐露宿,一去就是十天半月。就在记者去采访之前,他刚刚结束一次野外的写生,八天的苦旅!若是国画家写生,一块小小的画板,一个小小的行囊,就够了。而油画家的行头就复杂得多,况且他常常使用巨幅的画板。为了写生,他几乎倾其所有购买了一辆“福特全顺”厢式汽车。“我卖画的钱,基本上都用到购买装备上了!”临别时,陈永生指着停在门口的汽车对记者说。

山有各自的风格,水有不同的韵致。山水画家往往都有其特定的描绘对象,比如河南的画家谢冰毅、李明等人以画太行山为主,被称为“太行画派”,而豫南的何家安、桂行创等人则以画大别山为主,被称为“大别山画派”。但画嵩山的画家鲜有耳闻。“为什么选择画嵩山呢?”记者问。“嵩山是世界地质公园,早在几十亿年前就浮出了海面,五个时期的地质现象在嵩山表露齐全,地质学上称之为世界上罕见的‘五代同堂’。丰富的地貌正是画家所需要的。”陈永生说,“嵩山的自然之美被少林寺的盛名遮蔽了,世人只知道嵩山少林的人文之美,却忽略了嵩山的自然之美。如果不走进嵩山,不与它朝夕相处,是很难体察嵩山之美的。”早在二三十年前,还在郑州上中学的时候,他就经常和同学们骑着自行车到嵩山写生,“那时候条件艰苦啊,有时候晚上就住在少林寺旁边废弃的破房子里!”

厮守在嵩山,须臾不轻离。2014年底,他在郑州天下收藏的飞白视觉艺术空间举办画展,开幕当天嵩山下了大雪。按照常规,展览期间他应该留在郑州,但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赶回了嵩山。陈永生:“嵩山的雪化得快,过几天就没了!”提到此事,“飞白”的老板、著名书法篆刻家赵强就钦佩不已:“永生是一个对艺术非常执着的人,他恨不得融入嵩山!”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的浸淫,他对嵩山之美的体味越来越深,笔下的嵩山也越发的冷峻奇逸。

写生,写生,几十年如一日。大自然的丰富多彩,远远超出人的想像力。因此,对于画家来说,写生非常重要。但写生只是为艺术创作作准备,只会写生不能称之为艺术家。“你似乎一直在写生,就不进行创作吗?”记者疑惑地问。“我的写生作品实际上大多是对景的创作”,陈永生说,“有的与对象很接近,有的离对象挺远的,有的时候既有对象又有创作,其实很难界定清楚。我也有很多作品是在室内纯粹地创作的。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在自然界中直接面对大自然进行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