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互动

魏碑跳龙门

发表时间:2016-06-12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距离北魏人开凿龙门石窟大约1400年后,南海先生康有为对龙门造像题记称赞道:“魏碑无不佳者,虽穷乡儿女选像,而骨血峻宕,拙厚中皆有异态,亦紧密非常……故能择魏世造像记学之,已自能书矣。”

魏碑圣地洛阳龙门

北魏景明元年(500年)开始凿刻龙门石窟,至正光四年(523年),费时23年,用工80万个,耗资巨额,工程宏大,北魏石窟约占整个龙门的三分之一。后有唐代石窟继之兴建。石窟绵延一公里,现存大小石窟二千余个,选像十万余尊,选像题记碑刻计有三千六百品(尚存二千八百余品)。规模数量,海内石窟,无出其右。与云冈石窟不同的是,龙门石窟中出现了大量的魏碑字迹,这就是造像题记,这肯定是北魏又一步汉化的必然成果。是汉字背景下的书法创造。清人武亿说:“龙门不仅为石镌佛场,亦古碑林也。”

《龙门二十品》最负盛名

龙门石窟窟龛群星罗棋布、密如蜂房,但其中具有典型性、代表性的造像,主要分布在北魏时期营造的古阳洞、宾阳中洞和唐代营造的奉先寺。古阳洞开凿的年代最早,雕刻的内容最丰富,造像题记也最多,因此知名度也高。

龙门石窟最负盛名的《龙门二十品》选像题记中有十九品皆在古阳洞,另有比丘尼慈香选像记在老龙窝崖壁。

二十品的题记均为说明造像的缘由、造像者姓名、身份、时间等,内容中反映了随孝文帝迁都的达官贵族、佛教僧尼为消灾祈福而发愿造像的史实。

《龙门二十品》综合地体现了魏碑变化多端、方圆互映、斩截峻挺的特点,它已然吸引了南朝楷书的内在影响,又呈现了过渡时期字体的丰富性、多样性和不确定性,恰恰强调了规则中的自由创造,同时又开创了隋唐严整的楷书格局,影响了“唐初四家”的书风。例如虞世南、欧阳询的书迹,再如褚遂良留在龙门的大字伊阙佛龛之碑,虽然法度森严,仍能看出二十品的魏碑影子。

龙门体:魏碑有十美

《龙门二十品》以及洛阳邙山北魏墓志虽然书丹者大都不具名,那些勒字上石的刻工更加籍籍无名,但他们却创造了横亘书史千古的魏碑。后世推崇魏碑为魏体,甚至有学者将其与约定俗成的“五体”——真、草、隶、篆、行书体并列。历史上也仅有“魏体”“宋体”是以国号或朝代来命名的。洛阳时期龙门造像题记魏碑则被书法史论家称为“洛阳体”“龙门体”。

康有为对以《龙门二十品》为代表的魏碑赞誉有加,甚至有时到了过分的程度。他认为“魏碑有十美”:一曰魄力雄强,二曰气象浑穆,三曰笔法跳跃,四曰点画俊厚,五曰意志奇异,六曰精神飞动,七曰兴趣酣足,八曰骨法洞达,九曰结构天成,十曰血肉丰美。可以说,在康氏看来,魏碑几乎毫无缺点。

北魏书风风行东邻

《龙门二十品》代表的北魏造像题记奠定了北朝碑书的典型风格,也彰显了壮美范畴的北方书法审美特征,影响极大,影响极久,影响极远。

《龙门二十品》及北魏书风开风气之先,风行东邻。日本当代书学家高木圣雨认为日本7世纪的碑刻名迹《多胡碑》明显受到北魏郑道昭书法的影响。清代书法家杨守敬作为外交官使日,带去的北魏碑刻拓片,让日本书法界重新认识中国,也令一些书法家改变书风,潜心北碑,从而产生了几位碑派的书法巨匠,如日下部鸣鹤、岩谷一六、松田雪柯等。19世纪末期,有许多日本书家到中国向赵之谦、潘存等学习碑派书法,其中,北方心泉被称为“日本书法界学习北魏的第一人”。韩国书法家权昌伦认为韩国三国时期的碑刻名迹《砂宅堂智积堂塔碑》“是典型的北朝书风”,韩国《黄草岭碑》可推为学习北魏书风的“神品”。

魏碑书法是北魏社会哲学的艺术折射和对象,此后书法更加走向自觉。李白在他的《与韩荆州书》有“一登龙门,则声誉十倍”之句,从某种意义上讲,书品一跃龙门,亦近神品,亦如“虎卧凤阁,龙跳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