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如何看待20世纪以来中国画的发展

发表时间:  来源: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编者按:日前,韩国著名艺术家、美术评论家金兑庭对中国当代美术现状提出了直率而尖锐的批评,认为“中国当代美术的确走到了危险的边缘”、“艺术家写得画得都很快,自己的精神完全没有了”。对此,著名美术评论家陈传席表示完全赞同。在接受媒体专访时,陈传席对当下的中国书画界进行了强有力的针砭。他认为,当代国画可以用“很差”两个字来评价,甚至应该说是一败涂地、全军覆没,30年来,挑不出一两个代表性画家。那么,中国当代书画创作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水平?我们又该如何看待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画的发展和成就?本期特邀对中国当代画坛一直研究关注的理论家、艺术家、评论家对此展开讨论。

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画的发展和成就

自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种变化主要表现在:
    1. 增强了面对现实的能力。传统中国画在“南北宗”论的推动下日益突出写意性和心性的表达,这使它越来越强调笔墨的玩味和艺术趣味的微妙感,而日益远离现实。这种状况到清末时更加严重。因此,通过西方写实主义的引入,并经过一个世纪的实践,中国画在提高写实和造型能力的同时,已全面提高了面对现实的能力。这种能力的提高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2. 走出了传统的笔墨观。以书法为基础的传统中国画一直把笔墨问题作为其核心价值,但这也制约了它面对现实的可能。二十世纪中国画面对现实能力的提高改变了这一局面:一方面以书法为基础的笔墨观只是其中的一种方式,另一方面,书法用笔变成了书法意识。这样就打开了中国画的笔墨表现,而呈现出丰富性与开放性。    
    3. 艺术语言和技法丰富而多样。现实的丰富性和笔墨观的开放为艺术语言和表现技法的丰富性与多样性打开了大门,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各种试验,从形式语言到材料,从平面到空间。这种丰富性和多样性将中国画推向了当代。
    4. 成为艺术家个人表达的重要手段。不论是笔墨观的改变还是艺术表现手法与技法的多样化,其目的都是为了使艺术家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具有自我表达的可能与自由。而在这方面,二十世纪以来的中国画发展到今天,已经达到这样的程度,这是有目共睹的。
当代中国画的价值判断

然而,对于二十世纪中国画的这种发展也引来了不同的意见。在西方,一直流行着这样一种观念:十八世纪之后的中国就没有艺术了,因为它只是对前人的模仿。而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包括中国画)更是毫无价值,因为它只是对西方的模仿。在中国,前些年出现了“废纸论”,认为当代的传统型绘画毫无价值,黄宾虹、齐白石、傅抱石等大师已代表了传统的终结,所以收藏当代人传统型的作品等于收藏废纸。如今,又出现了“全军覆没论”,认为当代中国画“一败涂地”,没有具有代表性的画家,关键在于文化的缺失。如此等等。
    有意思的是,诸如此类的全盘否定的意见都是媒体通过对非中国现代美术史研究者的采访而炮制出来的,而那些中国现代美术史研究者的意见却总是被有意忽视了。这当然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关于媒体的操守问题我们不在此讨论。这里只关注由于不同意见的表达而引出的关于当代中国画的价值判断问题,即我们究竟应该怎样看待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画的发展。
    本文开篇即概述了二十世纪以来中国画的发展和成就,这是一个基本事实。但这个基本事实却被一些(暂不论其是否别有用心)人曲解了——这是一个价值判断问题:
    1. 涉及现代性的判断问题。无论中外,都有一些人有意无意地否定中国美术的现代进程,认为中国美术不具有现代性,而不过是对西方的模仿。这是典型的西方观点。假如我们认同“现代性”是一个复数的话,我们就会发现,中国美术的现代性不是西方式的现代性,而是建基于中国情境的现代性——中国现代美术是在全球的视野下依照中国的情境和问题发展起来的,因而照搬西方的标准就无法解释。
    2. 涉及传统与现代之关系的判断问题。进化论的观点总是将“创新”“进步”视为圭臬和价值标准,这是一种断裂式的历史观。它否定现代与传统的必然联系,而把传统视为一堆“死物”予以抛弃。实际上,无论中外,所谓“文艺复兴”往往是在对传统的复兴中展开的。所以,当代中国画中的“复古”现象要区别对待。至少这也是中国画走向未来的一个选项,甚至或许是一个重要而富有深远意义的选项。
    3. 涉及文化的当代性的判断问题。中国现代美术走到今天,无疑与传统美术已有了重大的甚至本质的区别,这种区别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其文化依托不再以传统为标准,而是具有了当代文化内涵——唯有如此,中国画才可能是当代的。以传统为标准,当代中国画当然没有文化。但这是一个没有意义的判断。
    我们当然要看到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包括中国画)中所存在的一系列问题,甚至包括一些极为严重的问题,就像习总书记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所指出的那样。但是这些问题是前进道路上的问题。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一叶障目,因此而否定一切。只有客观而不是以“宏论”来吸引眼球的学术讨论才是值得尊重的。

作者简介:高天民,文化部国家当代美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国家画院美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博士;曾任中国美院潘天寿纪念馆副馆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近现代美术史及其理论。参加由文化部、中国美协、中国艺术研究院等单位主办的各种学术活动30多次。在国内外美术专业报刊发表论文、评论、翻译等共130余篇,专著四部,主编一部。完成国家和省部级课题各一个。现发表和出版总字数300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