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专题

吴派道路 掂量晓清——朱晓清画作赏析

发表时间:2016-06-29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艺术简历:朱晓清又名晓卿,铸经山房,晓月清风堂,苏州人。2008年毕业于江苏理工学院,获工业设计专业和美术教育学专业双学士学位。2011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获美术学硕士学位。师从阮荣春、吴锦川。

现为苏州科技学院天平学院教师。作品曾获“江苏拟古山水大展”优秀奖、“祖国好·文化部书画作品展”优秀奖,入展2014全国名家扇面展、百位艺术家扇面精品展、“传承与创新”当代中国中青年中国画邀请展、江苏省第七届新人书法篆刻作品展览等,在上海、苏州等地举办朱晓清山水画展、朱晓清书画个展等。

《小品》之一 27cm*100cm

历代山水画家以虚无的胸襟、玄学的意识体会自然,表现自然,使山水画自始就是一种“意境中的山水”,而不是客观自然的再现。宗炳在《画山水序》中道:“圣人含道映物,贤人澄怀味像,至于山水,质有而趣灵”,这是对“自然”、“体悟”与山水基本关系的论述。

《小品》之四27cm*17cm*

 朱晓清近十年来一直走着自己的路,他大学初学工业造型设计专业,然后因为兴趣,转向中国书画的学习,他从我学习中外美术史、艺术理论及中国画。他在艺术理论及中国山水画方面学得尤为用心。书画是一条寂寞之道,有目的地,却没有航标。朱晓清在大学里学习吴门四家及元代倪瓒,同时不断调整,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2008年冲破层层障碍,考取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负笈于新学院派旗手阮荣春先生门下学习山水画。

朱晓清工作在高校,生活在吴门故里。在中国画的语境中,吴门画派不仅是一个地理的概念,更重要的是一个文化概念。造就了吴派文化特色,也造就了吴门画派的水墨文化体系,既有浓厚的地域审美,也浓缩了主流文化的代表性,在中国文化艺术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位。作为一个年轻的吴门画派画家,晓清是走在路上了,他奋勇向前,不为路边的野花所迷惑,不被前方的荆棘所阻挡,也不因为寂寞艰辛而退缩,始终保持着正确的方向。罗丹曾说过:“在艺术中,有‘性格’的作品,才算是美的”。个性鲜明是朱晓清作品的最大特点。他的作品,拥有属于他浓郁的吴门气息:文气、清雅。不需要看题款、做注解,就能辨认出来,满纸洋溢着吴门地域深邃的文人气质。

《江崖丹壁》200*100cm

一如朱晓清为人,淡定从容,目光时常忧郁而沉静,很容易在一大群人中把他认出来。深刻的笔墨是朱晓清受吴门画派影响的反映,同时不受时人所惑,不追求时尚流美,乃是直入古人,取法乎上。近日在某研讨会上陈传席先生指出“笔墨当随古代”,晓清似乎印证了这个道理。他试图在古代与现代间打开一个通道,在阴柔与阳刚间不断融合、取舍笔墨。朱晓清作品的构图具有某种士人的观念性,他的线条赖于长期的书法训练,坚韧而不僵硬,树法独特而不奇怪,画面气息醇厚高古。

尤其要说的是朱晓清在五代、宋元山水的技法、风格和理论方面研究很深,他博览约取,转为己用,在一笔一画之间莫不了然于胸。石涛说,“古人未出法之前,不知古人法何法;古人出法之后,更不容今人出古法。”石涛在此强调的“不容今人出古法”,“我自为我,自有我在”,反映出艺术魅力在于追求个性差异的真谛。所谓画家的个性就是体现在画家作品中自有的独特气息、面貌。包含有或独特的思维和品位;或独特的绘画语言;或独特的造型、运笔,立意创景和构图章法。

《花卉》之三33cm*33cm

近几年朱晓清练就了一双慧眼,学贵心悟,他是一个喜欢思考也善于思考的画家,内心藏着本质的真实;晓清他也痛苦,也迷茫,他时常在生活和艺术之间发问自己;晓清又爱在历史的文本中寻找自己,寻找自己笔墨的预想的图式。我们经常一起讨论、评画,甚至争辩。晓清的作品更像他的为人,质朴、真诚、自然、直爽,在平淡中蕴含激情,在平静中流淌自信。《太湖清远图》《天平山居图》《寒泉读书图》等系列作品是晓清几年来的心路历程,他试图用他手中的笔墨进行心理追究,试图探究吴门画派以前的笔墨源头。

晓清很情绪,社会、学校、艺术、生活等情绪问题让他不能承受之轻,他独自思考作品中自有的气息、面貌,同时包含个体的思维和美学品位;晓清有独特的绘画语言;又有独特的造型、运笔,立意创景和构图章法。晓清个性笔墨面貌的初步形成是他经过十年的努力,在把握中国画共性的基础上,把对传统文脉中的精华吸取,转换成朱晓清个人的根基底蕴基础上形成的……海德格尔说“道路和掂量……阶梯和道说……达于独有之行于无碍无顾……走你的孤独之路……去担当追问和缺席”,这也许是对朱晓清最好的写照。

晓清虽不高大,但他有担当。晓清虽很年轻,但他的笔墨正青春。艺路漫漫,我相信晓清会走得更远。(吴锦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