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视点

从“离岸社团”看美协出路

发表时间:2016-06-30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新近,民政部公布了第八批 “离岸社团”名单,美术类“团伙”雄踞榜首,占了近半壁江山。几乎同时,中国美术家协会(后文简称美协)以“低级下流,践踏文明”的名义取消了孙平的会籍,以“贪腐触法”的理由开除了会员章月忠,并郑重申明协会章程,以示同贪腐下流者“划清界限”。在美协的一万余名在籍会员中,贪腐、低俗、诈骗者不乏其人,若说依章程除名,又何止区区两人?若论入会条框,就更是一笔糊涂账了,例如被反复诟病的兜售名额,近亲繁殖,老龄化等。
       有趣的对比是,早在十年前,中国作家协会曾对“80后”实行“扩招”政策,郭敬明、张悦然、李傻傻等一批少年派作家被破格接纳,并参加了相应的 “招抚”仪式。这一进一出的比对之下,作为兄弟机构的美协显然过于保守,因为至今未闻有同比年龄的艺术家批量入会,刻板的制度和陈旧观念无疑将美协推向“老年书画活动中心”的舆论桎梏。
       客观而言,艺术家古往今来常有相应的群体聚集现象,而当一种群体形成并走向“规范”的时候,总会因为模式化的倾向而制约艺术本身,花甲之年的美术家协会恰逢其秋。
       美协从组织形式上是社会等级制度的克隆儿,设有庞大的会员制与金字塔式的权职分配;从形态上近似于人类社会的初级阶段,为预防洪荒猛兽的攻击而聚众成群,互助互卫。在生物链中,弱小者往往群居,形成“圈子”化效应,羚羊、耗牛等个性温和的动物都是如此;从运作模式上,常规化的例会、展览、采风、研讨、交流等活动,难以避嫌共享资源,合伙赚钱的图谋,疑似在团体的合法保护下繁衍生息,重复既有的图式,将拾人牙慧进行到底。
       所以,美协同众多的国有企业转型相似,在时代发展的诸多变革洪流下,陈陈相因,积重难返。当艺术同经济、文化、社会的适应匹配成为趋向时,前脚与后脚的协调统一才是稳步前进的基础。在此形式下,新的社会群体不断涌现,并对旧有的机制发起挑战,美协以及众多同类机构更新换血已然迫在眉睫,但如何更新?又如何权衡得失则成为其新的“范式”危机。
       美协及其上层机构的决策者们不妨匀出时间,少制造几幅应景书画,多关注一下企业的成败得失,毕竟,企业充分经历了优胜劣汰的社会进化定律。比如我们曾经使用过的柯达胶卷的沉痛教训,作为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的研发公司,为了确保当时看似平稳的传统胶卷市场而延滞了最佳的转型机会,从而被新兴的数码技术所挤兑代替,最终不得不吞下破产的苦果。
       身携现代基因的青年艺术家如何同既有的老龄化体制相互适应或相互“改造”,是中外美术史上不断演绎的话题。
       美协在近年所承办的例行活动中缺少正大气象,缺乏价值定位和未来意识,更缺少同青年的交流,在中国美协针对青年群体举办的活动中,动辄以50岁为青年上限,而参加者多是双鬓斑白的“青年画家”。且不说青年如何是国之未来,仅同一屋檐下的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博士后基金项目均以35岁为限,相比之下,美协之积弊可见一斑。所以,美协加入世界造型协会、举办国际美术双年展、扩充艺委会以及“清理门户”等招数,更像是对自身失衡与失察所做出的遮掩行为和自救方式,属内忧外患处境下的补牢行为,对美术发展多无益处。
       美协从主席团到理事团多为国内各大核心高校、画院、美术馆及地方厅局的主要负责人,在持久的官方话语和名利捆绑下,简单的“去官方化”或“离案”宣判并不能起到现实的改良效应,毕竟“离案社团”只是一种行政的单方面裁决。
       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美术仅仅是一个局部,只有维护社会整体的平衡公正,推进民主化进程,弘扬人文价值,发展公共艺术教育,提升民众的艺术修养,才有可能孕育真正的鉴藏和收藏群体,才有可能催生第三方评价机构,才有可能从学术、市场、展览、批评等多个角度引导美术多元化、多视角的良性态势,也才有望弱化美协的单极话语和毒瘤式的山寨蔓延。
      否则,以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在朋友圈转发“再见了,中国美协”,纵使点赞如潮,也只能是一出引虎驱狼的闹剧吧!(何卫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