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纯净艺术创作刻不容缓

发表时间:2016-09-21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要说不久前艺术界最火的一幅画当属一幅牡丹图无疑,然而令人无比尴尬的是,其火得一塌糊涂的原因并非画得多么的好,恰恰是相反。原本画得太差并不会火,重要的是这幅让国人无地自容的画,偏偏遭遇了G20峰会这样一个重要的会议。于是它火了起来!但是,有识之士的观点惊人的一致,几乎是一边倒的抨击之声。第一眼看到这幅画,所有行内人的反应立刻闪瞎,令艺术圈惊诧错愕,称此画是一幅不折不扣的“国际笑画”。繁复杂乱,搽脂抹粉,运笔生硬,典型的没有内涵、没有精神、没有任何艺术气息的地摊货,在杭州这样的人文重镇,被这样一幅烂画给弄得颜面扫地。不远处就是具有深厚传统的美术学府——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国最负盛名的百年老店——西泠印社,然而这样的地方,这样的盛会,却火出这样的画,叫人情何以堪。所以这把火并非带来光明的火,堪比当年的大兴安岭大火,给国画这门传统艺术带来的不啻是一场灾难。这次事件可以看作当代国画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如果再不引以为戒,不在此悬崖边停住,国画将跌入悬崖。

祸兮,福之所倚。问题暴露得早不见得是件坏事。这次事件至少暴露了两个问题:

一是价值取向紊乱导致的审美俗化。

一幅艳俗的牡丹,远看像一个花花绿绿的被面儿,是一幅行画、俗画最好的象征。用傅雷先生的观点来观照这幅牡丹画都有点美化,其艳俗粗鄙,呆板僵硬,甚至连民俗化的被面都不如。一位网友说得好:“为什么这样的画不好,说它恶心,主要是只有形象,没有境界;只有牡丹,没有文化;只有技巧,没有走心。”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时代和社会制度可以不同,但人追逐利润的本性没有变。因此当社会转型、改革开放和变革发展时期,由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压力,思潮迭起,物欲膨胀,情感冷漠,观念失衡,道德规范的约束力弱化,价值取向多元紊乱,会导致很多人趋利避害,以追逐利益为目的,从而导致审美利益化和庸俗化。习近平强调,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同时也应该是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的作品。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不幸的是,现在很多画家并未好好领会这一精神,而是因为一幅画卖了几个钱而沾沾自喜,却放弃了艰苦的技法淬炼,把最该体现的社会效益置之度外。于是这样一幅令人作呕的牡丹画的出现并非偶然,其背后其实隐藏着不小的审美危机。

二是艺术行为商品化导致的创作疲软。

事情如果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墨菲定律阐述了一种偶然中的必然性,辩证唯物主义也认为,必然性总是要通过大量的偶然性表现出来,没有纯粹的必然性。这样看来,这次的“国际笑画”事件并不是一次偶然事件,也并非小题大做,其背后实际反映的是当代艺术界存在着严重的价值混乱、心态浮躁、急功近利、金钱至上的功利主义。文艺是铸造灵魂的工程,文艺工作者是灵魂的工程师。艺术行为商品化导致很多艺术家忘记了文艺的根本性质,一切以经济利益为准,把时间均用在过度包装自我和市场化运作之上,头脑里总在思考如何入展获奖,如何迎合评委口味,而非如何创作追求真善美的作品,以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于是创作疲软,作品粗俗,大师满天飞,金奖用筐装,艺术价值和作品水准的判断标准被虚假宣传、金钱炒作所绑架,从而扰乱了人们的审美视线,误导了百姓的审美判断。

社会过渡时期出现这些现象亦属正常,重要的是如何引领和倡导,这需要全社会的合力。

一是艺术品生存环境的改善迫在眉睫,减少权钱与艺术的瓜葛,大力提倡相对纯净的艺术创作。有人说出了大家的共同看法:当今艺术家不用作品说话而靠官位头衔排位、不在艺术修养和学问上下苦功,而是热衷拉关系走门子找捷径,其结果是鱼龙混杂、劣币驱逐良币。“艺术家要靠艺术作品说话”,这原本不是问题的问题,如今已然成为当今社会的一个重要课题。当代国画艺术作品试图凭借视觉上的诱惑力、冲击力,吸引收藏家和西方人的眼球,而不是为普通老百姓进行创作,导致写意画衰颓,工笔画盛行,尤其是受到素描色彩和西方审美影响的工笔画创作更是大行其道,传统精神得不到弘扬,民族风范无处彰显,使得这些作品的制作者为谋求生存充当了艺术市场廉价劳动力的角色。如何让书画艺术去官僚气、庸俗气、浮躁气和铜臭气,回归高雅,造福大众,真正成为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的优秀作品,已经刻不容缓。

二是提高艺术教育水平,着力提升艺术高等教育,大力提倡艺术普及教育。中央“和谐社会”的提出造就了文化艺术的繁荣,文艺的繁荣需要大量的文艺工作者,而与绘画艺术市场繁荣极不相称的是当前艺术人才的培养,尚存在一些弊端,艺术人才的未来令人担忧。比如高校艺术专业的设置重西化轻传统,重工笔轻写意,重设计轻艺术,重实用轻基础,于是导致传统艺术与民族书画专业不断受到冲击,尽管在扩招的大形势下出现的也是假繁荣,高校绘画专业的就业形势可以用惨淡来形容。艺术大师罗丹说,世界上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而要培养美的眼睛,艺术教育就必不可少。艺术教育培养人的认知能力、创造能力、审美能力,是全面提升个体素质与能力、构建“崇高”人格的重要路径。美国学者艾伯利斯明确指出:“艺术教育有利于形成一个有内聚力的社会。”艺术教育使人更多认知和理解艺术背后的社会文化、精神和价值,坚持开拓创新,用美善战胜丑恶,这个社会就会更加容易形成共识,让人民精神文化生活不断迈上新台阶,从而起到提升国民素养、构建和谐社会、筑造精神家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