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专题

天理次序及人文精神融合的再探索 ——张军民花鸟画图式略析

发表时间:2016-09-28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张军民  笔名石莲,斋号余斋,1972年生于河南博爱。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国画家协会常务理事,河南省美术家协会花鸟画艺术委员会委员,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河南省当代青年书画院副院长,中国国画研究院河南分院副院长,郑州市商都书画院副院长。2002年作品入选迎奥运全国中国画展。2004年作品入选首届中国齐白石国际文化艺术节——全国中青年中国画提名展,入选首届“菜乡情”全国中国画提名展并获铜奖。2006年作品入选2006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2007年作品入选全国首届草原情中国画作品展。2008年作品入选全国首届中国画线描艺术展。2009年作品入选第十一届美术作品展河南展区并获铜奖。2010年作品入选2010年全国中国画展并获优秀奖。2014年作品入选第十二届美术作品展河南展区并获铜奖。

《金塘雨后》(69cm×138cm)

张军民在画坛的崭露头角绝非偶然,他是个在生活中有性情,在艺术追求中又很有想法的人。从认识他开始,我就注意到他在勤于笔耕的同时,把绘画的学术支持提高到了同样重要的地位,这在当前画坛中并不多见。两年前我为他办了首次个展,使得更多的人认识了军民,更多的人开始走进军民梦幻般的花鸟世界。

《秋山新雨》(180cm×145cm)

军民的家乡河南焦作,旧称山阳,自古以来就是聚灵气的毓秀之地,其间名人大家辈出,开创一代山水新风貌的荆浩、“文章巨公”韩愈、诗人李商隐、音乐家朱载堉、竹林七贤之一山涛等,无不是有所专攻,潜心修习而终成大器者。观今之张军民,人生历经几多波折,然习画从不间断,已经几十载,从认知到拿来再到消化吸收,军民多年走来算是玉汝于成,总的说来他想做到融天理次序和人文关怀于一体,在时代大背景的感召下,在更突出自然情绪的逻辑思维中不失人性温和的保护与滋养。要达到这样的艺术效果绝非易事,大凡略懂艺术史的人们都会知道,宋朝花鸟精紧缜密、自然天成,是画家在强调天理次序下空前绝后的杰作,在儒教量力一搏、文化杂糅的年代艺术家把目光直接瞄准了造化,他们对天理次序的阐释达到了极致。接下来的元朝则更观照了人文的精神,书写技法的运用和内心观照的诉求,使他们降低了客观的物理性质,把目光从自然射向内心,从外在直诉腔子,这一转变一直影响到明清。军民审视了花鸟画这样的发展,努力地想从中找出一条脉络且奋不顾身地去实践,在做足内功的同时,在自然中观察、体会、参照,所有的这些无须多言,我们从他的作品中足以得到答案。活生生的、淋漓尽致的莺飞草长、五彩斗艳,似乎在那次不经意间的山野逗留中见过了吧!一波三折、长线大檩、欲运非运、欲止非止的笔墨,也在宋元人的作品中似曾相识,所有这些足以证明军民要追求的时代精神并非空穴来风,这就是一个画家的厚度。

《花鸟四条屏》(138cm×23cm×4)

军民是70后,在我看来,他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性情豪爽,童心未泯,身上透出几分真气、几分“傻气”。我喜欢这样纯粹的人,这才是搞艺术的人。这一个敦厚多情的小伙儿,创作时又是心细如发,把生活的真善美用唯美的花鸟表现出来。2013年年底他送来新出的画册,翻开来我很是惊奇,除了他一贯雅俗共赏的那些画作,令人印象深的是横幅巨作《金塘雨后》《蒲塘清韵》,画得很是超脱、写意,强烈的色彩对比如同油画。前者梦幻阴柔,诗意静谧;后者整个画面则充满动感和张力,参差交错的墨梗、深浅不一的荷叶,营造了一种氛围和语言,而中间的亮光中游来一对追逐的鸳鸯,唤醒了整个沉睡的蒲塘。还有上方的一朵莲花,它的光芒对蒲塘来说,是另一种意义的点染,这在他以往的绘画中是没有过的。

军民的画越来越好了,收藏他画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在他自己的丹青世界里,他对艺术的看法在一步步提升,艺术语言也在丰富和变幻,但他和朋友交往时还是那般古道热肠,那般纯净本真。静水流深,人画互彰,相信军民的绘画艺术一定还会继续往高处攀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