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当代

夏日里的清凉———闲味居絮语之李巍松

发表时间:2016-10-14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李巍松

李巍松 号敬之,室名敬之斋, 1970 年生于河南郑州。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自幼酷爱绘画,植根传统,潜心追古,有着深厚的传统功力,作品题材广泛,山水、人物、花鸟皆有涉及,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落前人窠臼,三科皆出新意,在精研“六法”的同时,亦有着对历代画论、诗赋文辞的研习,并精于书画金石的鉴赏及收藏。出版有《李巍松画集》《中国画名家作品精选•李巍松作品》《相佛•李巍松佛教人物画集》《三千大千•张大千佛释绘画研究》《中国古代佛释绘画浅析》《两宋画院探究》《妙相梵容•李巍松佛释绘画》《古质今妍——李巍松绘画》。

《大士说法图》50cm×50cm

■赵世信
     李巍松是近几年崭露头角的青年职业画家,主要创作佛释题材,兼擅山水、花鸟。与巍松在不同场合见过几次面,印象中这位个子低低、少言寡语的年轻人,十分稳重、低调。丙申夏七月中浣,巍松邀我到其工作室一叙,那是位于北环的一个别墅区。一进大门,迎面是一块竖在浅水里四面玲珑的太湖石,水里卧着几朵盛开的睡莲,水中游鱼可数。院里翠竹摇曳、葡萄满架、月季盛开,处处青翠欲滴,花香袭人。一条碎石砌成的小径通往后院,径两旁植满天竺。后院里的茄子、丝瓜、黄瓜、豆角、西红 柿,更是结得喜人。空气中传来悠悠的清凉,在如此燥热的天气,这里却如此安谧,让人很是受用。
      客厅内挂着巍松的金碧山水和冯宝麟书写的篆刻对联,有罗汉床一张、禅椅几把,想是巍松跏趺而坐和待客所用。灵璧石作鸟兽状,置几案间,色如漆,弹之声如玉,真佳品也。
      从客厅下来,是他的工作室,用黄花梨做成的书案,颇为考究,墙上挂着西泠印社社长饶公宗颐的“古质今妍”和书画大家陆俨少所题“敬之斋”,充满着浓浓的传统文化氛围。巍松告诉我,受天津杨柳青画社之邀,他正在创作山水花鸟各十二幅,供美术教学之用,他——展示给我们看,他说这些画要用三个月时间才能完成。

《红叶绶带》100cm×50cm

虽值盛夏,却让我处处感受到清凉、幽静。静,其实是很能打动人的一种美,一种力量,它让人除去杂念,趋向一种超脱之愉悦。巍松的画给很静,眼神里更是流露出纯净,可谓艺如其人。巍松早年有从商 经历,颇有积累。彼时却突然“放 下”,行筐携经史典籍,去去万里加国,回向顿悟,其对艺术的心仪与执 着可知巍松图南。古人云,画者圣也,巍松把绘画看作圣事,对艺术怀着敬畏之心,用他自己的话说,一年只画几十幅作品,绝不制造“垃圾”,他要对喜欢和收藏他作品的人负责,对历史负责,决不为市场为名利而失去画画的初心,所以,在他的作品里,看到他无处不在的静气,乃至于静气中处处体现的隽永与精微。
      巍松走的是画家的正宗大道。看得出,不管是人物,还是山水花鸟,巍松都十分注重绘画技术的运用,画作的气韵由扎实的技术在支撑,人物画最难表达的是其形神,清人松年在论人物画时写道,“若夫千人一面,毫无区别,喜怒悲欢,未能传出,此匠人之作,诚所谓下乘”。巍松旅居国外多年,视野自然宽博,在构图与透视色彩上受西画的影响,而他的绘画内容则取材于东方,可谓中西合璧,别开一面。“画仙佛须知内典道经”,巍松浸淫国学,腹有经书,其画自有渊源和来历,再加上怀着对宗教的虔诚之心,因而他的画作看起来古朴而细腻,周密而灵动,富丽而清雅,浓艳而不俗,给人以安乐、安闲、安静之感。在创作同时,巍松对历代画论多有研习。准确地说,他是创论并行,艺海双楫,成绩不俗,已有多部专著出版,对佛教美术与中国绘画的关联,佛教思想对中国绘画的影响、对张大千绘画风格、绘画机枢都进行了探讨剖析,这是后学对国画大师的一种敬意。

《宫畔暮江》100cm×60cm

丁中一教授是巍松的恩师,他评价这位得意门生的作品“成就卓著”。袁汝波教授评其为“当下画佛第一人”。但巍松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他认为“古质今妍”这一美学思想是中国绘画最为完满的呈现,在自己的绘画具有“古质”的前提下,“今妍”还有更多空间有待拓展,每个画家都生活在自己的时代中。在自己的时代里,要做得最好,被更多人所接受所喜爱,还要慢慢修行。(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留馀文化艺术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