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专题

大钧之雅 ——桑大钧书画作品欣赏

发表时间:2016-10-27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桑大钧

     祖籍浙江绍兴。民革党员,现任开封市民革文化支部主委,开封市第九、十届政协委员,鼓楼区政协常委。曾任开封市群众艺术馆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印社理事,河南装裱艺术协会理事,开封市宣和印社副社长,开封市书画院特聘书法家,开封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河南省京剧联谊会副会长,开封市京剧协会会长。

绘画作品之一

绘画作品之二

文■白恩亮

与大钧先生论艺,他总是说:“玩儿玩嘛,玩儿呗”。这是他对艺术的态度。其实,一“玩儿”中实大有深意。何为“玩儿”?考其“玩”字,其要旨大抵有四:一为己之所好,兴趣之所至。二为非功利,最起码“玩”之初衷非关名利。三是心志平和,不急不躁。四是浸淫其中,乐此不疲。进而,专心致志,心无旁骛。(故有“玩物丧志”之说)。能“玩儿”到此,即与另一活动近了,那就是“研究”。故历来“玩家”后来竟成就一番事业者不乏其人。如:“玩”字画之宋徽宗,玩京剧之红豆馆主。京城第一玩家“ ”之王世襄等就是。

大钧先生出生于书画世家。他的父亲桑凡老先生是闻名遐迩的书坛耄宿。大钧幼承家学,自幼又常和父亲往来于书画名流之间,耳濡目染,对他日后的书画学习大有裨益。他的筑基功夫大抵是按照传统的方法训练的,根基即成。有了“本钱”,他于是就开始他的“玩儿”了。

古人说:“书者,心画也”。作为艺术它最终要表现作者的性灵。初学之时,重在技能,既成之后,应为写心。故“玩儿”书画,即“玩儿”的是性情。纵观大钧先生的艺术,给我的感觉是“雅健”的。是一种文人的审美取向。一个人的审美观的形成和他的生活环境、阅历、个性有关。大钧自幼接触书画名流,如桑老先生的儒雅,李逢先的深邃,张乐天先生的高古,武慕姚先生的睿智等,对他或多或少都有影响。文人的审美,或因书卷气,是追求一种含蓄的美。故他重韵不尚力,重神不重行,重生不重熟。总之,它不是“少林拳法”,而是“内家功夫”。

书法作品之一

书法作品之二

以大钧早期书作与近作相较,可以看出后者已火气内敛,不复作鼓努状。他的篆书用笔不求“光”,而求“涩”。他的行楷写得“生拙”,细看虽出于鲁公,但其变磊落之气为典雅。而又时出方笔,使书法饶有“金石气”。其隶书化汉简为己用,结构奇变,写得活泼自然。大凡作书,不可“太会写”。“太会写”则近“熟”,不可“不会写”,“不会写”是“真生”,自然也不行。大钧先生的书作在“会写”与“不会写”之间,是一种由“熟”返“生”的表现。大钧先生的篆刻,虽源出秦汉,旁收清人,但由其篆法“统帅”之,又参以“时代”元素,亦自成面目单然成家。察其画作,大抵分为两类。一为山水,一为花鸟。其山水多作青绿,金碧。他能在“绿色系”里,以暖色倾向之绿与冷色倾向之绿。参差互用,复以补色对比之。故其画面,既变化又统一,艳而不俗,纯正典雅。他的花鸟画以水墨居多,虽大笔濡墨,痛快淋漓,但无纵横气,实属难得。

《白崇峰印》

大钧先生的艺术虽和其成熟的技巧有关,但归根结底乃是他个性流露。他为人谦虚,淡泊,不事张扬。这一个性反映到他的作品里,即为含蓄。要含蓄就不可弓拔弩张,由含蓄而遗形求神由含蓄即避熟就生,进而典雅。这就是性格如此,作品不得不如此的道理。

无论“玩儿”什么,都能玩出个性,就是“大玩家”,“大玩家”即是专家。这,就是大钧先生“玩儿”书画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