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视点

当下青年批评家该何去何从?

发表时间:2016-11-07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雷祺发

当下青年批评家不断走向公众视野,被称为“第四代批评家的崛起”,似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但现实中的境况却未必是这样。目前,大多数青年批评家没有固定的工作,分布在大学、美术馆、画廊、杂志社或拍卖行等各个职业范围,可以说没有真正的职业青年批评家。
      要知道,在中国,吃批评家这碗饭是相当困难的。一是难以独立。专门从事批评工作的代价很高,更多时候处于被“绑架”状态。二是稿费太低。光靠稿费难以为继,只好另谋一份稳定的职业,兼顾从事批评工作。对于已成熟的批评家尚面临这样的困境,那么当下青年批评家面对此情此景,又该何去何从?所以,青年批评家需要政府相关部门专门设立青年批评家基金,让真正的青年批评家得以成长。
      其实,我个人对批评家的身份是保留看法的,真正的批评家,一定是超功利的,不会计较个人得失。对真理的追求,理应是一种执著无悔的状态。诚如大学者陈寅恪所说: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说实话,我的批评观尚未完整形成,更不成体系,仅有的是个人看法,甚至是一种偏见。今天的艺术批评,很难做到真正的艺术批评,说得直白一点,就是披着批评的马甲在“褒奖”。当然,艺术家作品也有好的一面,但不少的艺术批评家,却只挑好的说,甚至使劲地拔高好的一面,却对不足轻描淡写。如今,做真正的批评家可谓难矣。再者,这也和艺术家本身有关系。不少艺术家只想听好话,听不得逆耳之言。但是,解读作品是具有开放性的,面对不同的读者,就会有不同的解读方式与价值评判标准。美学家克罗齐曾说过:“一切艺术史都是当代史。”每一代人都有不同的艺术史观与批评态度,对待丰富多彩的当代艺术,也会有不同版本的当代艺术史,对于这一点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严格来讲,批评家不是艺术家的代言人,批评家也有自身的工作——批评理论史的书写与建构。以往被人诟病的是,人们经常认为批评理论、美术史就是为艺术家服务的。我个人认为,这仅仅是一种假象。从另一方面也说明,艺术家的艺术创作离不开批评理论与美术史的影响。艺术家与批评家是两个不同工作层面的人,既有关联更有区
别。在当下成为一名好的艺术批评家,需要具备多方面因素:第一,深厚的学术功底与见解;第二,保持对当下问的敏感度与参与能力;第三,良好的对外沟通与资源整合能力。
      不难发现,对于青年批评家的发展,现实社会与专业院校两者期望其扮演的角色是不同的,但又不可忽视这两者所起到的作用。一方面,需要现实社会给予青年批评家一定的成长空间;另一方面我们的专业院校也为社会不断输出更多的青年批评家。一端是输出,一端是现场。可见,青年批评家不仅需要前辈的提携与公众层面的认可,更需要自身的努力。我相信,时代在不断发展过程中,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青年批评家的。一个青年批评家学术能力得到社会认可,对他是一个莫大的鼓励,形成良性循环。青年批评家既要抓住机会,也要善于制造机会。
      对于青年批评家要从“大部队”中脱颖而出,必须具备这三点:一是自身学术实力过硬;二是广泛的社会活动能力;三是学会坚持不懈,敢于突破常规。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青年批评家如何不被各种表面的东西所束缚,同时寻找到属于自己的角色,也就显得尤为重要。青年批评家,作为新生力量,未来的道路尚远,懂得坚持下去的意义与价值。真正的批评家,毫无疑问会形成个人独特的批评观,从而自信自己的学术定位与价值。每一代批评家都在前辈的基础上敢于超越,突破常规,不断扩展批评的边界。学会智慧生存,也是很重要的一点。批评的独立性,很重要一点是建立在经济财富的独立之上。
(作者系独立艺术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