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史话

画说紫薇

发表时间:2016-11-10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紫烟》69cm×34cm

■曲春林

紫薇花着实令人陶醉!我欣赏紫薇花的自然美,但我更注重历史赋予紫薇的文化品格和人格魅力。

作为美术工作者,尤其是居住在安阳这样一个把紫薇花作为市花的美丽城市,我格外关注紫薇花。总有一种认识她、表现她、赞美她的内在冲动。于是,我所有对紫薇花的认识,便从“我们安阳市为什么把紫薇花定为市花”这个看似不起眼的问题入手,对紫薇开始了三年多的收集和整理。

紫薇花很美!无论是在晨风细雨、骄阳月下,还是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不同的环境,她都会给人不同的美的感受。春回大地,百花争艳之时,紫薇才刚刚故枝吐绿,并逐渐地叶满青翠。春夏之交,润若玛瑙般的蓓蕾高高举起,绿里透红,含苞待放。盛夏季节,春花谢落,花事疏淡,众芳时歇。赤日炎炎下,万绿成荫、串串成穗的紫薇花,五彩缤纷,灿烂如火,吐出一片繁英,自下而上,争相竞艳。远望“似晴霞艳艳,若绛雪霏霏,缤纷绚烂,极具浪漫诗情”,真可谓繁葩密缀,堆锦簇绣;近观繁絮纤秀,柔婉轻盈,微风过处,花枝颤动,如舞燕惊鸿,风致可人,娇姿妙态难以尽述。

初秋的紫薇,繁盛依旧。晨雾中,她仿佛未经受一点世俗的沾染,还是那样静静地、淡淡的,如一抹清凉圣美的晚霞,萦绕于翠叶之间,紫薇花是有感情的树,它高贵典雅而温婉内敛,婉内敛,花久不凋谢,想来似是寄予美好于人间之故吧!渐入深秋的紫薇,在几番秋雨后,绿叶经霜转红,枝头托起无数的果实,显示出诗意般成熟的。待到最后的一瓣紫薇花片飘下,那次第绽放的紫薇繁絮,长久地映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冬季是观赏紫薇枝干的最佳季节。在风雪的映衬下,修长的枝条,像清纯的少女一样婀娜多姿;一经园艺师的修剪,便又多出几分干练,宛如梅花一般,遒曲挺立,形成很美的冬景。

紫薇处处开,相识有几人。虽然现实生活当中,以紫薇命名的单位机构、书斋堂号以及个人雅号数不胜数,亲友间也常常借用约定俗成的花语,相互馈赠紫薇以示吉祥好运,传达彼此间的祝福,但是,真正认识她、懂得她的又有多少人呢?品读古人吟诵紫薇的诗文,了解紫薇的历史文化积淀,你自然会对紫薇有更深层的理解。你会发现,她夺艳而不与百花争春,她孤赏而不怕酷暑炎炎,不论你是在春风得意之时,还是孤寂落寞之际,紫薇花都会映入你的眼帘,渗入你的心底,承载你的情思,与你忠实相伴。

《水墨紫薇四条屏之二》180cmx48cm

春去秋来,倏已三载,我不断地观察、写生、拍照,收集了大量的图稿和资料,努力于紫薇在历史文化中的信息梳理,细心品读,似有所获。但用绘画的形式把她艺术化,终归还是要在“眼中紫薇”和“手中紫薇”之间颇费一番脑筋的。大概是因为紫薇的花形太过繁琐、不易处理的缘故,历史上可供参考的作品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除明代鲁治的工笔重彩《百花图》、周之冕的水墨《百花图》两幅长卷和清代袁耀、恽南田的小品偶有涉猎外,尚未发现有专事紫薇或以擅画紫薇的画家。倒是后来海派的任伯年有几件以紫薇为题材的化作,虽表现出了紫薇花自然的风姿神韵,但其笔墨背后所蕴涵的文化气息却有所不足。周之冕的水墨紫薇,有一些文人的笔墨意味。袁耀的绢本小品,硬笔爽劲,披毫散锋,挥洒自如,笔法精妙而笔力却有些外喧。南田的没骨紫薇,虽为设色,依然静雅,只是略显柔弱。至于清初雪颠道人的折扇《梧禽紫薇图》,其法就实不足取了。从紫薇花的自然形态来看,似不宜工笔缜密为之,更难以大笔直取。所谓大写意,必须应物类比,若失其大概,恐为欺世。所以,我认为画紫薇以工兼写或小写意之法最为恰当。表现紫薇花的自然之美相对比较容易,反映她的文化内涵就不那么简单了。尤其是在繁而不琐、艳而不俗,动中求静、静而活脱之间最难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