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收藏

周广福的沉香缘

发表时间:2016-11-10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苏幕遮•燎沉香》

宋 周邦彦

燎沉香,消溽暑。鸟雀呼晴,
侵晓窥檐语。叶上初阳干宿
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家住吴门,
久作长安旅。五月渔郎相忆
否?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周广福和他收藏的白奇楠

■记者   李向华

周广福容貌敦厚,待人诚恳,举止严谨,举止间是军人的严整有力,性格里是山东人的豪爽大方。年近五十的他,已经同沉香结缘30年。他说,能与沉香结缘,是他一生的幸事。
      1985年开始,周广福在云南当兵,他发现不仅当地人,包括国界以外的越南、老挝、缅甸、泰国等国家的过境人员,都对一种木料趋之若鹜。后来经过了解他才知道,这种木料叫做沉香。
      “一块糟粕一样的木头,竟然比黄金还要贵重多少倍,在当时觉得简直不可想象。但我跟当地人学识香、闻香,学用沉香煮茶,看身边有人拿沉香治病,真真切切认识到为什么沉香如此神奇,我服役的地方,正是沉香较集中的产地和交流通道,冥冥中我觉得自己跟沉香很有缘分,也由此开始有意地收集沉香。”周广福说。
      那个时候,做士兵的津贴有限,周广福就节衣缩食,从有限的津贴里挤出钱来,从当地百姓手里里一点点收购沉香。在接触沉香的过程中,周广福对沉香也越来越了解,什么是“生香”,什么是“熟香”,什么是“倒架沉香”“水沉香”“土沉香”“蚁沉香”,什么是“紫奇楠”“绿奇楠”“白奇楠”“红奇楠”,渐渐地成了“半个专家”。

▲周广福收藏的绿奇楠和红奇楠

待到假日,周广福也会带上工具,跟当地人学着找沉香,挖沉香。1999 年11 月份有一次,他带着几位朋友去挖沉香,几个人忙活一上午一无所获,便招呼大家都休息休息,周广福在林间的空地上一块平整的巨石上躺下,不知不觉便睡着了。半梦半醒中,他感觉有人在拿鸡毛掸子撩他的脚,睁开眼一看,竟然是一只豹子在他脚下,他的几个朋友早已不知去向。他心中惊惧万分,心想反正如此,死也死了,干脆盘腿起来,念起读过的佛经来,结果这只豹子并没有攻击他的意思,转身走掉了。等到豹子走远,他的几个躲在树上的朋友才敢下来,其中一个抱着周广福失声哭了起来。周广福安慰他说:“可能是咱天天玩香,身上没有腥味,豹子不会吃咱吧。”研究沉香,那时已经成为周广福生活的重要部分。有一次,周广福夜里做梦,梦到一处有着森林和村庄的地方有上好的沉香,连地名也记得清清楚楚,等到梦醒,却怎么也查不到这个地名。结果过了很久,他无意中翻看《山海经》的时候,发现原来这个地名竟是书里的地名。按照书中的记录,他很快找到了这个临近国界的村子。在村子边,他就闻到了沉香的味道,原来是当地村民在拿沉香烤肉。他去村里拿钱买肉吃,质朴的村民连钱也不收,得知周广福要收这种木头,他们热情地把他带到后山。周广福被后山或隐藏或暴露的数量惊人的沉香惊呆了。周广福执意交下定金,几天后带着帮手来挖,几天时间下来,收获颇丰。周广福说:“当时挖了有30 公斤左右,我就不让再挖了。我们是外来客,能有这些已经很感激了。”周广福不愿多取,给村里钱村主任也不收,周广福最终交给村里30 万元,让村里盖所小学。
      周广福手里的沉香又多又好的消息,也逐渐为圈里人所知,2006 年4 月16 日正值西双版纳泼水节,一位台湾人找到他,说替中东人买沉香,要顶级的。周广福就真的拿出自己收藏的最好的沉香给他,台湾人二话没说,开出8 位数的“天价”购买,自认挣了大钱的周广福赶紧成交,后来才知道,台湾人当场转手是以六七倍的价格卖给了中东人。这件事情让周广福深刻认识到,自己读书不够,对沉香的认识都是从当地人的经验和自己的摸索而来,这么久也只是“半个专家”。为了更多地学习,周广福拿着自己的几块不错的奇楠沉香去北京,请教经常在中央电视台进行沉香知识讲座的广东籍专家陈汉龙老师,结果陈老师见了这些沉香大感讶异,说这样的奇楠实在难得一见,为周广福细致讲解后,还专门让自己的儿子开车把周广福护送到车站。

▲本报记者和周广福

周广福拿着自己挣下的第一笔“大钱”,在云南盖了套房子,堆放自己的沉香,自己则靠着多年来在云南积累下的资源,在郑州卖起了普洱茶,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其间曾尝试卖沉香,但周广福发现北方人的认知和热情不如南方,加之近年来市场上人工种植沉香的混杂,信仰佛教的他索性作罢。“茶是大众消费,沉香并不是大众消费,靠的是了解、喜爱和缘分。”面对曾经救父亲和妻子于重病的沉香,渐知天命的周广福,更加的惜福、惜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