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用梅花弘扬时代精神 ——访著名画家王成喜

发表时间:2016-11-17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凉风习习,树叶添黄。虽然离立冬还有6 天,虽然阳光非常灿烂,北京的街头已经一片萧索,行人也大都穿上了冬衣。11 月1 日下午,记者如约来到了东城区东花市的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刚参加完母校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成立六十周年庆典,王成喜先生急匆匆地赶回了他生活和创作的“香雪斋”。因为听力不太好,他戴着助听器,但步履依然矫健,思维仍然敏捷,声音还很洪亮。一进屋,脚不沾地,就忙着给记者烧水泡茶。王老的热情、坦诚、谦恭,让采访变得轻松而又愉快!

《大河美术》:花鸟画只是国画的一个门类,而花鸟虫鱼也有千万种。而您基本上只画梅花。为什么对梅花情有独钟呢?

王成喜:小时候家里很穷,生活很苦,一直处于半饥饿的状态,基本上没有吃饱穿暖过,但我们从未怨天尤人,当时觉得这就是小老百姓的日子。这样的生活如果用一种植物来比照,那就是梅花!为什么?它越冷越开花,不浇水也没关系,再冷也没关系。现在,我们的国家、民族,最需要的是什么?需要一种精神,奋斗的精神。越挫越奋,艰苦奋斗。这种精神来源,如果拿一种植物去比喻,那也只有梅花当之无愧。中华民族历来就有一种精神,就是艰苦奋斗,坚忍不拔,这种精神寄托在梅花的身上是很恰当的。其实,这也是一种文化的传统。

《大河美术》:梅花是一个古老的题材,历史上画梅的画家很多。而历代画家笔下的梅花,都是萧瑟清冷的,而您画的梅花却是生机盎然、蓬勃向上的。您这样的艺术风格是怎样形成的?

王成喜:画梅花的历史有1000 多年了。古代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画梅花呢?有文化的人,士大夫,上层社会,生活都是无忧的。他们这些人追求什么?追求的是安逸、清高。他们笔下的梅花,枝干和花朵都很少,格调清冷,他们觉得这样是美的。我们现在的社会,蓬勃发展,充满生机,中华民族就像是千年老龙跃然而起。现在的精神面貌是什么?需要表现的是什么?那就是生机勃勃,充满生命力,发展,发展,再发展,克服各种困难。如果用梅花去表现它,即使是一朵花、一枝花,也应该把它看成是千军万马、充满变化和活力的。我觉得,这样一种风格,才能体现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反映我们这个时代前进的脚步声。

《大河美术》:您基本上只画梅花,题材非常单一。而您已经画了50 多年了,而且非常勤奋,作品应该上万幅了吧?是不是经常重复呀?您有没有过厌倦的感觉?

王成喜:很多画的构图差不多,但不会有两幅完全一样的画。每画一幅,都是一次深入。同样的梅花,今天画这一朵,明天还画这一朵,绝不会一样。为什么?心态不一样,环境不一样,理解不一样,熟练的程度不一样,拿毛笔的感觉都不同。今天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60 周年院庆的展览中,我看到自己40 年前画的一幅画,跟现在画得完全不一样了——看似相同却不同!变化之中最了不起的地方,是看不出来变化的变化,是那些微妙的、内在的、质的飞跃。形式的飞跃,容易看出来。本质的飞跃,内行才能看出来。所以,时隔十年或二十年,我再画同一幅画,构图一样,但效果绝不一样。

《大河美术》:您的国画也借鉴了西方油画的一些技法。比如明暗、虚实、色彩等等。这是怎么探索出来的?能不能谈谈中西结合方面的体会?

王成喜:这就是受益于中国工艺美术学院。要想表现梅花的力量,主要看它的长势,单纯使用中国传统绘画的方法,比如勾线,表达的手段比较贫乏。用笔再好,变化也少。我就在中国传统用笔、用墨、用线等技法的基础上,借鉴西画的一些技法,比如颜色的冷和暖、明和暗、虚和实,结合起来表现。比如千年的老干,很粗很粗,但即使是暗的地方,也不完全是黑的,因为有反光。其实,暗部的颜色也是相当丰富的,而这种丰富是中国画传统技法所不能表现的。同样一棵树、一朵花,用了光与影的技法,才会有立体感。

▲王成喜先生为《大河美术》题字

《大河美术》:众所周知,您画的梅花备受世人青睐。上至庙堂,下至草堂,都喜欢您的梅花。但也有人认为,您的梅花有点俗气、没有味道。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评价?

王成喜:我自己非常明白这一点,我觉得这关键在于你要走什么路。俗是什么?首先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我曾经问过黄胄,我的画是不是俗?他说,不是。什么叫俗?大家都喜欢是俗吗?李准说,“浓艳大雅十分春”,“浓艳”乃大雅也。浅显易懂,大家都会欢迎;之乎者也,能有几个人懂?我追求三条:第一条,群众观点。文章也好,画也好,要让群众喜欢,让老百姓喜欢。第二条,专家认可。任他是谁,都说不出“不”来。比如我的画中呈现出来的明暗、虚实、远近等技法,符合西画的基本规律,我不指望专家评价多高,认可就行。第三条,领导高兴。如果领导不喜欢你的画,就上不了新闻联播,进不了人民大会堂,也就没有大市场。政治对艺术的影响,是不可否认的。

《大河美术》:十年前,您曾请人刻了一枚闲章,内容是“活到六十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您悟到了什么?

王成喜:书画的线条是心灵的轨迹,这是掩盖不住的。中国的书法很难,因为它太抽象了。不像画,它是形象的,可以把感情寄托到形象之中。书法其实就是一种符号,一种表达感情的符号。即使只有一道儿,也能蕴涵丰富的感情。我觉得,没有30 年,是学不好书法的,没有20 年,看都看不明白。几十年来,我请教名师,不停地琢磨,我意识到行笔一定要慢,只有慢才能够“入木三分”。今年我76 了,回过头来再看,其实很多问题刚刚明白,还有很多问题正在明白中。越写越想写,越画越想画。所以,理解无穷,追求无穷,新意无穷……

                                                                                   记者  盛大林


艺术简历

王成喜  1940 年出生于河南省洧川县(今尉氏县洧川镇),1966 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国家一级美术师。曾先后应邀赴日本、新加坡、美国、德国及中国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举办画展或从事艺术交流活动。其作品在人民大会堂、中南海、天安门城楼及日本国会众议院贵宾厅陈列(日本国会中悬挂的唯一一幅外国人绘画作品),并被中国美术馆等国内外美术馆馆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