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书法教育在当下

发表时间:2016-11-18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编 者 按

11月5日至6日,来自全国书法界、教育界的近百位专家学者齐聚郑州,出席郑州大学书法学院揭牌仪式和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与郑州大学主办的“2016全国高等书法教育(郑州)论坛”。与会专家就高等书法教育存在问题、学科体系建设、人才培养模式、招生与就业等诸多问题展开深入研讨。经过本报记者采访整理,现将部分专家观点呈现如下。

▲2016全国高等书法教育(郑州)论坛

何奇耶徒:不能将东方的书法与西方的教育模式简单相加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内蒙古书法家协会主席)

从中国书法的传统意义上来说是没有严格的书法教育体系的。中国的书法教育自古是私塾“师徒授受”式的教学模式,现在把它整合在当代正规的高等艺术学科教育体系中是一个历史进步。关于教育,东汉著名学者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说,“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育,养子使作善也”。教育是一项自上而下,由外而内的系统工程。书法教育同样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教育是人类的永恒主题。我们一直对“教育”的理解过于简单,认为书法只要加上教育就等于书法教育了。而且还可以成就一番事业。

从东西方文化的定义上讲:西方文化是理性的逻辑的。东方文化是感悟的经验的。我们不能将东方的书法与西方的教育模式简单相加,就认为完成了整个书法教育过程。溯本逐源,书法艺术是我国独有的极具汉文化特色的文化形式,并且从诞生伊始就伴随着很强的实用和欣赏的复合功能。西方的教育体系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从西方引进的。所以书法教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东西方文化相融合和沟通的过程。书法教育是一件做起来非常难的事情,首先是既不能丢失中国文化的特色、中国审美的特色和书法艺术本身的特色,同时还要水到渠成地吸收西方教育体系中的长处,为我所用,实属不易。两种文明在碰撞中交融,在交流中取长补短。当今大部分人都认为大学书法教育就是开个班,配备一批书法教师,再招收一批习书学子就完成了书法教育的使命,其实远不是这么简单。纵观整个中国书坛,我们需要更多的硕士或者博士文凭、有真才实学的人来补充和壮大我们的书法队伍。总而言之,书法教育是一回事而书法创作又是一回事,两者不可等同而观之。我们只能这样说,接受过系统书法教育的学生,一定比没有接受过书法教育的要强。我们一方面要求,我们的学生优秀,另一方面,我们是不是还必须要求我们书法教师资格优秀。所以我们必须分清书法创作和书法教育是两回事。我们需要非常理性地看待专业艺术教育,是一门专业,是一门艺术。

郑州大学成立中国综合类大学书法学院是有其独特的诸多的优势的。只是来得稍晩了一些……河南是中国文字的故乡,是中国古文明发祥地,是中国书法大省,有深厚的历史渊源。但是有了好的条件,有了好的氛围,不一定就会成为书法教育根深叶茂的沃土。那么如何进行有效的书法教育也是留给河南这个书法大省,留给广大书家,留给年青一代的一个非常严肃的课题。我们既要为有了书法学院而欢呼,又要为书法学院建立以后,有大量的工作等着我们去全力以赴,我们不可以掉以轻心。这种“全力以赴”并不是蛮干,要求育人者不仅要懂书法,还要懂教育。不仅要尊重书法规律,尊重教育规律,还要尊重艺术规律。只有如此才有可能在书法教育这一领域,河南像书法创作一样,书法教育也走进全国前列。

杨杰:书法学科建设是全体书法人的一个痛

(河南省文联主席、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

近年来,全国高等书法教育发展迅速,逐步建设起了涵盖本、硕、博以及博士后等较为完整的现代高等书法教育体系。如今郑州大学书法学院也正式揭牌成立。对于书法艺术的传承与传播方面来说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但就学科建设来说,我们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任重而道远。

提起学科建设,其实是我们全体书法人的一个痛。书法教育最早可追溯到古代,书法教育与书法的发展是同步存在的。在弘扬书法艺术的道路上,书法教育从未缺席。无论是私学式的师徒相授还是官办的专门书法教育机构的兴起,如汉代的鸿都府、唐代的弘文馆、元代的章奎阁等。但是新文化运动以来,一些激进的文化学者对书法持有一定的偏见。他们甚至连汉文字都要废除,主张“去中国化”,实行“全盘西化”。他们这种做法是对书法学科建设的彻底动摇。在此之前,中国传统的学科建设,包括经史子集四个分支,在子部的艺术类里书法和美术是并存的。后来从四部向西方学科的文、理、法、商、医、农、工等这七科转换的过程中,书法的地位丧失了。现在虽然书法的学科教育在不断地发展和完善,但是书法学科还是没有完全独立起来。要想改变这种现状,还需全体书法人齐心协力,共同努力。

当然造成当今这种现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历史原因之外,在学科建设方面我们也几乎完全是在沿用西方的学科建设标准和西方的研究方法,去教授我们中国传统的优秀文化。

习近平总书记在召开文艺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要大力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明建设。包括一系列国家政策的出台,都为我们改变这种现状提供了有利条件。我们要积极主动地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学科模式。要逐步树立起中国学科教育体系的话语权。

朱以撒:“ 文心”的培养是书法教育的核心

(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书法的核心是中国文化,书法教育中应该有文学养分的滋养。除此之外,高等书法教育应该和一般的书法教育有所区别。普通书法教育的教学目的是写好毛笔字即可。但是高等书法教育呈现的是完整的书法作品,包含文字内容的创作与书写艺术的创作两个方面,只有二者兼备才是完整意义上的书法作品。因此在教学实践中,不论是课程设置上,还是教学安排上,都应该突出传统文化的分量。

文学素养的培育在书法教育中占有重要位置。它能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培养学生的学养、才情、志趣与品格,不在举手投足间,而是在字里行间。当代大学生在习书之时,缺乏的就是“文心”的培养。文心雕龙,持有“文心”,无论是气质、学问还是文采笔墨都会显得卓尔不群。所以,我认为中国书法高等教育应该引进文学史教学。中国书法史书中记载的一些人物事件等与文学史虽有重叠的部分,但是文学史记录得更为详尽丰富。中国古典文论非常丰富,如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创作的《文心雕龙》在中国文论史上占据重要地位。熟读中国文化典籍之后,学生会不断提高对中国文化的学习和应用水平。文思、文才是与文心相伴发生的。而具备了文思与文才即文彩,那么就碰触到书法创作的核心,即文字内容的创作。高等院校培养学生势必与社会上各种培训班培育出的学生是有云泥之别的。如果从高等院校走出来的学生只知写字,没有文学修为,势必沦为字匠,这样的书法教育无疑是失败的。文才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就像天上的太阳和月亮,它是带有光芒的,就像河流,它是有波澜的,就如行走中的虎豹,它身上是有斑纹的。如古代的一些书法大家苏东坡、黄庭坚等,他们除了在书法领域成为后人敬仰的一座高峰,他们的文学造诣也是难以逾越的。

既然是高等书法教育就有义务把学生培养成高等的书法人才。在教学实践中,不能单单拘泥于书法教学,学生们也应该对触及书画艺术的边缘学科有深刻的理解和领悟。不管这种理解与领悟是理性的、思辨的还是琐碎的、感性的都是极有利于开通学生笔路的。经过在高等院校长时间的训练学习,如果学生们不但能熟练地进行书法创作还能进行自由的文学创作,就是比较成功的高等书法教育。

朱天曙:书法教育要“与古为徒”“与时俱进”

(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篆刻研究所所长,中央美术学院聘任教授)

如果把教育切割开的话,可分为三个部分,即教师、教材与教法。教育要办好,首先要有好的老师,师资也是书法教育的核心问题。清代著名学者刘熙载讲“书者,如也。如其学,如其才,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而已”,古贤也讲“书为心画”,所以一个优秀的老师会极大地带动学习创作的风气,对学生的影响可见一斑。而谈及“教材”,我认为基本的书法史、基本的书法理论与基本的技法应是书法教材建设的重点。

正所谓“教学有法,教无定法,贵在得法”。无论是我们古人讲究的师徒相授,还是现代课堂教学模式都是没有固定方法的。但是有一些共同的规律掩藏其中,我将之概括为“ 与古为徒”和“ 与时俱进”。

无论是千百年前还是千百年后,我们都要学习吸收古代经典。经典是我们的前贤思想的精华,是其用尽一生精练而成的智慧。“与古为徒”的“古”包括古代的文献和古人创作的方法。浩如烟海的文献资料是需要我们不断整理、研究、开发和学习的。科学技术的进步为我们学习古人创作方法提供了多条路径。比如在博物馆,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印刷质量非常高的字帖。而时下名目繁多的书法展览更是让我们可以一睹名人真迹的风采。需要特别指出一点,我们学习古人并不是为了变成古人,而是讲究入古出新。笔墨当随时代,我们的书法创作还必须带有一定的时代特色。一方面要寻求一些时代的共性,最重要的还是要突出自己的特色。

现在社会上有这样一种谈论,说某个人技法拿捏纯熟或者书法学问研究深入,但是其书法写作却不断遭人诟病。对于这样的问题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思考。曾经我提出这样一个观点,我认为书法具有四个层层递进的属性,即技法、审美、人文与哲学,而且这四个属性的顺序是不能颠倒的。书法教育如果离开了技法将濒临消亡的边缘,这个学科将不存在于我们的教育体系中。在学习书法过程中,我们做到文心思进、博大圆融。

                                                                                               记者 毛亚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