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专题

剑盾品格与花鸟情怀——陈玉安国画艺术之赏析

发表时间:2016-12-06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艺术简介:陈玉安,1963年生于河南柘城,1990年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系毕业,1999年加入河南省美术家协会。

1986年河南首届“卫士之光”书画展入选作品三幅,发表在《河南公安》第八期

1995年再次入选“卫士之光”书画展获优秀奖

1995年、1998年两次参加河南省美术新人新作展,并获优秀奖。

作品受到书画名家郭怡琮、高冠华、曹天舒先生的好评。

同邑道友陈玉安,是一位痴情于花鸟的画者。几十年孜孜以求,默默创作,如今收获颇丰,成就斐然。前年还被推为县美协的主席。帽儿看似不大,却任重道远。

陈玉安的肩上背负着一项重要的历史使命。他是一位科班出身的职业警官,有着非常丰富的政法战线的工作阅历,在与各种邪恶力量的长期斗争中,铸就了他处乱不惊的坚强品质,锤炼了他临危不惧的勇敢智慧,也养成了他胆大心细的处事作风。作为一位资深的职业警官和公安战线上的领导干部,身上往往有着他人所不具的那种气场:一种让人肃括的凛然之气。当然,这只对那些见不得阳光的犯罪分子有效,对他们而言,这无疑就是一团郁勃的杀气。然而,这团杀气一旦触碰真善美的艺术道场,立即会被一团祥和之气所消解。譬如,周末的小县城里常会有文艺沙龙,谈谈国际、谈谈国内,然而更重要的还是同道之间交流一下文艺创作上的一些体会,这种体制之外的生活乐趣,陈玉安一般都不会推辞。一次有道友把饭局布置停当,该到场的早都到场了,唯独陈玉安姗姗来迟,还手机贴耳,一进门就听他哇哇的,像是正在叮嘱下属人等,千万千万要做好节日期间的烟花爆竹禁燃工作,不可大意,云云。就这样,他时常不小心会把他那种职业繁忙的情绪带到清闲的饭局上,因此不免也会招来朋友们一阵鸟枪火炮般的攻击,为阻止朋友的再度揶揄,他会随意抛出一些刚刚侦破的大案、奇案线索来,作为饭桌上的谈资和佐料,自然就把话题转移开了。陈玉安常说,穿上这身警服,就不得自由。职责在身,舍我其谁?这便是表现在他们老公安身上的一种剑盾品格。也许正因为这个缘故,刚开始的时候,很少有人会把一个花鸟画家的形象,与他那冷面的职业警官身份叠加在一起。

这毕竟是一种令人费解的人生重合。

也许当他对于生活的热爱不能从冷面的职业习惯中得到有效补偿的时候,自然会移情于另外的一种空灵的艺术世界。他的阳刚气度,他的剑胆琴心,甚至他的怜香惜玉,一定会在花卉翎毛的精心描绘中找到一种心灵的慰藉。艺术人生既充当其业余生活的一条副线,有时也会站到前台,让外人领略一下画家个体内心世界那奇特的旖旎风光。


深入陈玉安的艺术世界,你会发现,他对于绘画的情有独钟绝非偶然,甚至可以追溯到少年时代的一种发自内心的迷恋。八十年代后期,他就在中国画函授大学系统学习过中国画理论,得到郭怡宗、高冠华、曹天舒等当代国画名家的指导,作品多次在全国公安系统和河南省中国画展览中入选或获奖。近些年来,他又深入研究当代著名花鸟名家孙其峰、霍春阳等人的技法图式,反复研摹,领悟颇深。从一个侧面渐得中国传统文人花鸟画之根脉渊源和活脱之要领。今年10月份,他又参加了首届全国公安美术高级研修班,近距离聆听霍春阳、肖培金、周午生、李云涛、魏云飞、喻建十等教授、名家的亲自授课,受益匪浅,画技得到很大提升。他的花鸟画,用笔简洁准确,结构别出心栽,从不断锤炼中日见其个性风格和精神气韵。陈玉安的花鸟情怀既是是一个精致的微观物象,又是一个茫茫的大千世界。他善于以小见大,以小尺幅中尽显大境界。一花一草,一枝一叶,一树一鸟;或奇或正,或远或近,或大或小,或整体或局部,皆以表现花鸟之本质精神为要旨。那些花,那些草,那些鸟,他们既是创作个体心灵的掌控之物,又是画家主体审美心理的旅行空间和住宿之地;他既是一种语言的符号象征,又是一种高致的人生情怀。因此,画家笔下的花非生活的花,鸟亦非生活中的鸟;而是花为有我之花,鸟为有我之鸟。所以说,当代画家不一定非做娴熟的植物园丁和高超的训鸟师,但一定要播洒文化的大网,在浓郁的文化氛围中,让花草虫鱼,飞禽走兽,涵养于胸襟,熔铸于丹青,运筹于尺素,凝聚于毫芒,然后表现其生命力的勃发。我思故我在,笔笔见真情。

明代花鸟画大师徐渭就说:“百丛媚萼,一杆枯枝。墨则雨润,采则露鲜。飞鸣棲息,动静如生。怡性弄情,工而入逸。斯为妙品。”陈玉安显然已经从中国当代新文人花鸟画的创作思潮中领略到了一丝笔墨情怀。玉安的路还很长,他是一个有着艺术悟性的聪慧之人。但愿他能在转益多师中,在师法传统与师法自然的双重选择中,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努力向中国花鸟画的至高精神境界迈进。(常亚钧)

丙申白露于悟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