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挥丹青墨语“讲”中国故事 ——专访安徽省美协主席杨国新

发表时间:2016-12-16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忙碌”是杨国新先生带给记者的第一印象。12 月4 日杨国新受《大河美术》之邀,出席“全国省市区美协主席作品邀请展”开幕式来到郑州。次日上午,记者准时来到约定的采访地点。还未叩门,就听到杨国新先生通过电话讨论工作的声音。进入屋内,不待记者开口,杨国新先生就满带歉意地说:“真不好意思,您还得稍等片刻,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急需处理。我今天一早上就接了至少十几通电话,没有办法,这也算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杨国新,浑身散发着文人的书卷气,自信且从容。他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着一种犀利、一种执着。在谈到艺术话题时,他妙语连珠、滔滔不绝。他的热情与幽默使我们的访谈在轻松自由的氛围中展开了……

立足油画   中西融合

《大河美术》:杨主席,您好。从资料中得知,您是学习油画出身,而且又是以油画成名的,那么是什么样的契机使您走上了国画这条艺术之路?

杨国新:近年来,大家在社会上看到的多是我的中国画。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时间问题。一般来说,油画的创作周期是比较长的。在美协还没换届之前,我担任的是安徽省美协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日常工作非常繁忙。很少有大块的时间去安心搞创作。相对于油画,中国画创作可能更便捷些。但实际上,油画还是我的主业。

另一方面,虽然我们也经常强调“术业有专攻”,但是我认为作为一个中国的本土画家,无论是主攻中国画、油画、版画还是雕塑等都应对我国的传统文化和祖辈的绘画艺术有所了解和研究。在刚刚结束的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强调中国不乏好的故事,就是看我们是否具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作为一个画家,我们就是要不断提高自己以水言墨语讲述中国故事的本领。现在是一个多元并存的时代,如何使我们的绘画更具民族特色,更能体现我们的传统文化精神,是一个画家的历史职责和时代担当。

▲《夏梦》68cm×68cm

《大河美术》:除去以上两个原因,市场也是画家永远都绕不开的一个话题。目前在国内,国画的市场认知度和接受度似乎要比油画高,不知道您改习国画是否有市场的因素在里面?

杨国新:首先不能叫“改习”国画。因为一直以来,油画和国画我都在坚持创作。只是这段时间可能比较侧重国画而已。其次对于市场,我们不能否认,但也不是我刻意追求的。但是现在确实有一部分画家想要通过画画,获得一定的收益。因为大家都是要生存的,尤其是画家的生存成本比较高,而这些都必须通过市场来解决。在面对市场的考验时,画家应该以平和的心态从容处之,多用作品说话,市场自然也会投桃报李。

话虽如此,但我始终认为,从事中国画创作的画家基本上都是出于对传统艺术的热爱和敬畏。因为中国画它自身是极具艺术魅力的,从中我们总能发现一些新的元素,使人惊喜不已。它犹如一个艺术“黑洞”一般,一旦尝试,就会让人欲罢不能。

坚定立场   孜孜以求

《大河美术》:您经常强调“画张好看的画”是您的艺术立场。但是就一幅作品来说,“好看”的标准有很多,那么在您看来,什么样的作品是好看的?您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杨国新:对于绘画的审美标准向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本身是一个“挑剔”的完美主义者,所以我判断一幅作品是否好看的标准就是看能否让自己满意。

具体来说,首先是技法上的客观要求,中国画讲究“笔精墨妙”,所以无论是画面的结构、语言还是色彩都要运用准确。其次是立意,画面要有深层次的能够打动观众的东西蕴含其中,要能与观众产生精神上的对话与共鸣。再次我觉得一幅“好看”的作品还必须能够完整地体现我的艺术思想和艺术追求。通过笔墨在宣纸上的挥洒,完美地传达出我的个人情感。只有这三个层面都能达到我个人标准的作品,我才会把它们推向社会,跟大家见面。但我觉得自己最好看的作品永远都是下一幅。因为可能每次我刚刚完成一幅作品时,自己还是比较满意和高兴的。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总能发现一些瑕疵与不足,而自己也是在遗憾和修正中不断前进的。

▲《禅心尽入空无极》136cm×68cm

《大河美术》:一般国画多是以水墨和水墨淡彩来表现它的厚重、清新和韵味。而您似乎对彩墨国画情有独钟。这样的设色选择是否与您学习油画的出身有关?

杨国新:那一定是有关系的。我是学油画出身的,在画中国水墨画时,我会有意识地把水墨和色彩融合在一起。在做这方面的尝试时,我会或多或少地将西方的色彩、情感、观念融入自己的作品中,在创作的过程中所用的颜色跟传统的中国水墨会有一定的差异。但是我觉得在艺术的创作过程中,最重要的就是努力表达出你对世界、对历史的感受和把握,在实践中始终牢牢把握以意象去组合世界图景、在画布上创造一个充满自由想象的世界、让意象符号充满在平面空间之中。

一心奉献    甘为人梯

《大河美术》:您本身是一个画家,现在又成了掌舵一省美术的协会领导,您是如何在美协工作和自身艺术创作中找到平衡点的?

杨国新:作为美协的一名工作人员,首先在其位就要谋其政,为全省的美术家提供服务。在服务大众的过程中就不能强调自我,要考虑到整个美术队伍的发展和建设。所谓的平衡点我认为把全省的美术工作做到位了,就达到了一种内心的自我平衡。日常工作已经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一天下来,整个人也是非常的疲惫和焦虑的。人所有的情绪都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发泄出口,而我的“出口”就是工作之余能够尽情地在宣纸上挥洒泼墨。

扶植培养新人也是美协的一项重大使命,青年美术家是美术队伍中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一个画家在他成长的过程当中,是需要人扶持的。每当看到年轻人渴求的目光之时,就算再忙,我也会抽出一定的时间就我个人的一些经验和认识,与他们进行交流。只要他们能够对绘画艺术有所感悟,我就会觉得很欣慰。

▲杨国新先生为《大河美术》题词

《大河美术》:作为安徽省的美协主席,根据您的观察,从大视野来看,安徽美术创作整体上呈现怎样的面貌?

杨国新:安徽是一个文化大省,底蕴深厚。自古以来就有新安画派,以及在老徽派艺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新徽派,在中国美术史上的位置都愈显重要。可是安徽虽然是一个文化大省,但还不是文化强省。尤其是近几十年来,安徽美术的发展犹如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讲的那样:有高原,缺高峰。

其实早在上世纪50 年代,安徽的美术创作就出现了一次“高峰”,代表人物就是国内著名的油画家、安徽艺术界标杆式的老前辈鲍加先生。当时他的许多作品都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把安徽的美术事业推向了一个高潮。但是如今让我们倍感惭愧的是,几十年过去了,为什么我们没有越过那座高峰。不是说我们能力不够,因为无论是国画还是油画,安徽现在都有一批非常优秀的画家,但是为什么没有创作出在国内外产生巨大反响的作品,是需要全省画家深刻反思和检讨的一个问题。

                                                                                          记者 毛亚珂

▲杨国新

艺术简历

杨国新   1956 年8 月生于阜阳,祖籍山西长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安徽省文联副主席、安徽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安徽省美协油画艺委会主任、九三学社安徽省书画院院长、安徽师范大学兼职教授研究生导师、阜阳师范学院兼职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