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岭南山水的革新者 ——专访中国美协副主席许钦松

发表时间:2017-01-03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12 月4 日下午,“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在河南省美术馆隆重开幕。许钦松是中国当代山水画的代表性人物,此次是他的大型个展首次走进中原腹地。

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眼镜的许钦松温文儒雅,说起话来和蔼可亲,透着一种南方人的细腻敏察。而他笔下的山水画却气势磅礴、壮美辽阔、雄健苍茫,满含北方的豪迈与旷达。开幕式结束后,在美术馆的咖啡厅,许钦松先生于百忙之中接受了我们的专访。

《岭云带雨》215cm×628cm 中国画2007年

北上办展 寻根中原

《大河美术》:许主席,此次在河南省美术馆举办的“吞吐大荒——许钦松山水画展”是继北京、广州以及上海中华艺术宫之后的第四站,请问您选择在河南办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许钦松:与此前其他巡展城市相比,河南站是我的寻根之旅。河南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有着非常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身为潮汕人,我们从小就听祖辈常说祖先来自中原,我们许氏族谱往上一直可以追溯到河南,并且明确记载有许攸、许慎这些历史名人。潮汕文化的根在中原,我本人也常常到河南写生获取灵感。这边的山山水水非常适合我,我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多来。此次展出我近10 年来的作品也是来向河南汇报、学习。粤豫美术血缘深厚,展览期间还会举办河南广东两省美协主席团交流会,旨在寻求两地对话、碰撞和融合。

《大河美术》:您是版画专业出身,早在青年时代,就以黑白木刻版画《个个都是铁肩膀》崛起于画坛并不断推出佳作和获取奖项,成为闻名遐迩的版画家。从版画到如今的中国画,是出于对水墨怎样的一种情结?

许钦松:其实两个专业我一直都没有停,两个画种并列地在行走。中国画之于我有一种初恋情怀,我在国外举办的第一个个展是我的国画展。上世纪90 年代,我的国画作品还在苏富比、佳士得的拍卖会上创下良好的纪录。所以只能说是我的版画作品影响力一度掩盖了我的国画创作才能。而越走到一定的年纪,就越强烈地想去画中国画,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初恋情怀。另外,从艺术发展的角度来看,加强不同画种之间的界别融合也是一种趋势。因此,在我的山水画创作中就融合了版画元素,使作品中的山石结构具有刀刻一般的力度感和体积感。

追随时代 立足创新

《大河美术》:您生于岭南,深受岭南艺术浸润,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您觉得您画中的岭南特色在哪里?又是如何看待“岭南山水的革新者”这个称谓呢?

许钦松:岭南是我成长的地方,在我的家乡岭东,我最早是受海派的影响,后来到广州美院学习,之后在广东画院关山月先生身边好多年。所以我受周边浓郁的文化氛围和岭南画派在广东的影响、滋润与培养多年。然而到了我们这一代,面临着一个问题,假如我们只是安分守己地把老一辈的东西继承下来,非常保守地守住岭南画派固有的艺术风格样式,或是固有成果,躺在前人的功劳本上,这是不行的。我们现在处在一个变革的时代,一切的变革创新都是我们面临的任务,在刚结束的文代会上习总书记提出一个词叫创新创造,创作要跟当代精神相结合,要与当代的审美相结合,要能够凝聚中国力量,体现中国精神中国气派。因此,在固有的岭南画派基础上我们要寻求创新。作为山水画家,我的创新体现在作品的厚重中又有岭南的灵动,在此基础上探索自己大山水的风貌格局。

《大河美术》:您的作品既有南方的灵动,又有北方的厚重,那么您是如何在厚重与灵动之间找到平衡的?

许钦松:现在的理论家们说我的画是南北交融,既有南方的灵动滋润,又有北方的雄浑壮美。实际上,北方的厚重与南方的灵动是一对矛盾,如何把这一对矛盾统一起来,这在艺术语言的探索上面难度很大。因为不管技法多么用尽,一厚重就很容易刻板,而灵动又很容易跟单薄挂上钩。所以作品既要浑厚又要空灵,是这么多年我在学术上重点探索的一个艺术难题,不过就目前取得的成果来看,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变幻浮动的云雾能让坚实沉稳的大岳崇山变得生气灵动,所以我在表现山的体量上就往厚重上靠,借助烟云的缥缈,将南方的灵动气息穿插在厚重的山体里面,形成一种对比,达到一种广阔视野的全景式的山水呈现。

《高原甘雨》184cm×147cm 2009 年

孜孜不倦 甘于奉献

《大河美术》:作为当代岭南画坛富有代表性和探索性的人物,您如何看待艺术界和学界对岭南画派的质疑?

许钦松:在对岭南画派不了解的情况下,可能会产生一种误读,比如只认为岭南的美术就是甜俗的代名词。我们之前办过关山月诞辰百年展和黎雄才的“百年雄才”展,还有赖少其先生在中国美术馆的展出,看到他们早期的作品和写生,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些大师的作品都是非常厚重的,而且有革新精神。 当然不排除一些画家画着画着就变成了另外一种甜俗的东西,但整个岭南画派的主脉跟它主要的呈现还是相当好的,特别是民国初期辛亥革命时期,中国画走到穷途末路了无生机的状态下,岭南画派的作用很大,它让中国画找到了一个发展途径,促使了其从没落走向兴盛的华丽转身,特别是融合古今、折中中西、关注现实、注重写生这四大理论体系,很早就在新文化运动时期提出来,继而逐步影响了整个一百年的中国美术的历史进程,甚至影响到别的画种。现在很多人才开始关注写生,但这种思想其实起源于岭南画派。所以现在随着我们理论研究的深入和理论的梳理,这种误读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改变。

《大河美术》:我们知道您刚刚卸任广东省美协主席,在离任感言中,您直言“在担任广东省美协主席的这11年来,丝毫不敢懈怠,怕辜负大家”,那么这个11 年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许钦松:我不敢对我的工作提出很高的评价,因为评价是由每个会员去评价,由社会去评价的,但正如我在离任感言中所说,现在回头看,我已经完成诺言,甚至超出了预期达到了目标。这11 年确实是我人生最精彩的阶段,最精彩并是不因为我当上广东省美协主席,而是能为大家做些事情。可以说,这11 年成就了我的人生,映照了我的个人价值,是我的眼界得以充分拓展的时期,是我走的地方最多、看的地方最多、交往的人最多的时期,同时也是我的画作有突破性发展的时期。当然,更是我最累、压力最大的时期。真可谓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当你面对困难,通过不懈努力得到了解决,那个辛酸历程会随着时间流逝留下美好记忆,而这对于我的人生来说即是弥足珍贵的。

作者简介

许钦松   1952 年生,广东澄海人。国家一级美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中国画学会顾问、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广州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广州大学美术学院名誉院长,广东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