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虚假的繁荣或真实的疯狂都必须回归价值投资

发表时间:2017-01-09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齐白石咫尺天涯——山水12开册页31.5cm×35cm 1931年(2016年保利1.955亿元成交)

虚假的繁荣或真实的疯狂 都必须回归价值投资

作者:冯善书

尽管打头阵的香港秋拍,香港苏富比和香港佳士得两家豪门总成交额均同步缩水——前者的最后成绩单甚至相比今春骤减了三成,就算同比2015 年秋拍,也还有17.6%的落差,但这丝毫不妨碍中国内地市场的雄起:中国嘉德22.93 亿元,北京匡时22.5 亿元,北京保利28.3 亿元;张大千《巨然晴峰图》1.035 亿元、吴镇《山窗听雨图》1.725 亿元、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3.036 亿元、张大千《瑞士雪山》1.6445 亿元、齐白石《咫尺天涯册页》1.955 亿元……

不要忘了嘉德和保利在香港还有分支,若把香港的成绩也算上,嘉德2016 年全年总成交54.3亿元人民币,同比2015 年涨了20%,保利系的全面数据目前尚未披露,笔者匡算了一把,不计澳门区域全年的总成交额约为78 亿元人民币。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保利秋拍也诞生了两件亿元作品,一件是1.062 亿港元成交的吴冠中《荷塘》,一件是1.416 亿港元成交的崔如琢《秋风摇翠》。

目睹这些天文数字般的成交金额,一些场内的玩家或早将有关权威人士年初在人民日报上对中国当前经济形势所作的“L 型走势”抛诸脑后。拍卖成交数据与国内宏观经济数据的反其道而行,也被许多拍卖界的人士解读为“艺术品市场行情已经开始正式回暖”。

与大多数搞金融的业界朋友一样,笔者对打眼的数据总是特别敏感。因而,细心地留意了苏富比和佳士得这两位年龄均超过250 岁的拍卖界老大哥近三年在香港秋拍的成绩表。香港苏富比2014 年至2016 年秋拍成交分别为29 亿港元、26.69 亿港元、22.05 亿港元,香港佳士得同期则分别为29.57 亿港元、26.28 亿港元、24.37亿港元。那么,同期国内拍卖巨头是什么情况呢?中国嘉德分别为16.74 亿元、18.31 亿元、22.96 亿元,香港嘉德分别为3.43 亿港元、1.92 亿港元、3.38 亿港元,而北京保利分别是24.43 亿元、29.05 亿元、28.3 亿元,香港保利分别为8.19 亿港元、9.22 亿港元、10.15 亿港元。

在赤裸裸的数据面前,其实不需要任何过多解释,我们已大致明白:国际拍卖巨头近三年在中国的业绩曲线与国内宏观经济的“下行压力”,以及与反腐倡廉背景下高端艺术品市场持续回调的大行情是大抵相同的,只有国内的拍卖企业始终在逆势前行。

那么,国内的拍卖行是如何做到的呢?大数据分析揭示了答案,动能来自中国传统书画板块。今年秋拍,中国嘉德接近70%的成交额来自这一板块,而北京保利、匡时的中国书画成交亦在总盘子当中占了半壁以上的江山。从前述一大批亿元成交的书画作品可以看出,“高尖端”的作品其实在拍场上不用多,有四五件成交就可以撑起半边天了。

看着拍卖场上满天飞的钞票,有些人不免就会问,场内资本的逻辑在哪里?

在笔者看来,在名和利面前,炒作国内艺术品的资本不需要其他任何逻辑。在今秋,中国嘉德上拍的八大山人《花鸟》四屏,仅以4370 万元成交,但是,同期上拍的当代书画家崔如琢的作品《秋风摇翠》却可以拍到1.416 亿港元。当然,作品被资本推到几千万元、上亿元的当代画家并不止崔如琢一人,像搞当代艺术的曾梵志、张晓刚、周春芽等人,都有过类似的非凡经历。作品拍卖成交价格被当代画家超越的古代大家,自然也不只有八大山人,像唐伯虎、曾纡、夏昶等风头均不如当代艺术家。资本的“不讲逻辑”还体现在,同一个拍卖季,就算是同一位画家的作品,也会遭遇冰火两重天的境况。譬如张大千、齐白石、陆俨少、黄宾虹、傅抱石、李可染这类现当代名家作品,题材、尺幅、品级大体相同,价格却可以天差地别。

那么,今年秋拍国内拍卖市场上演的资本血拼,到底是真实的疯狂还是虚假的繁荣?笔者有一位经常浸淫在拍场里边的朋友说,这年头真讲不清楚,数字听起来虽然吓人,但反过来想,国内每年的天价拍品也就那么几件,相比这些年国内“楼市疯狂”和互联网金融泡沫制造的土豪数量来说,并不是很突兀的现象。不过,笔者也有朋友不同意这种说法。其中有一位家族式收藏的传承人朋友就认为,中国现当代艺术名家的作品泡沫太大了,这就是靠我们的基本常识就可以想得清楚的问题。中国有钱人多,但有钱人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何况他们的头脑比一般人更聪明,就算钱多得没地方去,也不会傻得闭上眼睛往窗外撒。

笔者倒觉得,不管是虚假的繁荣,还是真实的疯狂,行内人士追求市场尽快触底反弹的愿望肯定是真的。因而,笔者并不想一味去唱空中国艺术品市场,而是想对目前还在场外持币观望的投资者朋友提个醒,不管那些有形的手如何想要左右这个市场,但是,最终对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另一只看不见的无形的手。艺术品和股票一样,没人炒是热不起来的。但是,长时间背离市场的价值规律去炒作,迟早要遭遇市场的报复。其实,今年的市场行情真实情况如何,处在艺术品经营行业一线的人是冷暖自知的。至少笔者所知道的许多岭南一线画家,作品实际交易价格相比前两年已经跌掉了一半还多。有位前些年炒作过度的画家,作品最高峰时曾开价每平方尺10 万元,如今开价2 万元都无人问津,早期作品甚至已经跌到每平方尺1 万元。从实际交易情况来看,中高端书画板块的行情调整远未结束。

在笔者《看懂艺术市场潜规则》一书的序言中,笔者引用了一句投资界名言:“成功的投资者永远在寂寞中等待,在热闹中清醒,在疯狂中退出。”这句话原本是对股民说的,对艺术品投资者何尝不是如此。

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买贵不失为一种保守而有效的办法,但是,买贵并不总是意味着安全。相反,追得越高,有时候往往会跌得越惨,甚至可能遭遇断崖式的价格下跌。特别是在超高端领域,玩家的数量本来就少,一旦有人要撤出,必然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对整个板块的行情造成冲击。回归价值投资,不仅是规避风险的需要,而且可以实实在在地帮助投资者用最低的价格,买到最具价值前景的东西。

                                                                 (作者系艺术投资专栏作家)

傅抱石作品《云中君和大司命》1954年(2016年保利2.3亿元成交)

云开雾散乍暖还寒 ——2016 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分析

作者:陈南

近年来,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减速慢行,中国艺术品市场自2012 年春季开始进入下降通道,与GDP 的拐点几乎同步。另一方面,在社会中普遍存在的雅贿行为中,艺术品的资产属性极强,金融化程度很高。这导致在如火如荼的党风廉政建设下,高端礼品市场的大幅度缩水,艺术品市场遭到重创。2014 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经济“新常态”,艺术市场也随之结束“异态”的高速发展进入“新常态”。其中,拍卖市场首当其冲,资本泡沫被挤压,整体呈现低迷状态。但事实上,新常态下的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是一个自我寻求完善的过程,也是实现下一步发展的前提。是以近三年来拍卖市场整体处于理性回归、价值重判、结构调整的阶段,不同规模的拍卖公司也在重新认识自身在行业中的市场定位及社会功能,调整经营思路、构建市场诚信。近日,2016 秋拍即将落下帷幕,市场行情大局已定。下文即从不同层面、角度对2016 年拍卖市场进行分析。

理性回归   价值重判

经过过去几年的沉淀,国内拍卖市场仍处于理性回调阶段,书画、古董珍玩等常规板块表现十分稳健。各大拍卖公司之中,以中国嘉德、北京匡时、北京保利的表现最为亮眼。中国嘉德今年秋拍总成交额达22.93 亿元,相较2015 年秋拍同比增长25%;北京匡时则因恰逢十周年这一重要节点,秋拍表现更为亮眼,总成交额达22.5 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高达125%;保利今年的总成交额仍高居首位,在总拍品数量缩减30%的前提下,总成交额较去年只有稍许下滑,32 个专场以28.3 亿元圆满落槌。各大拍卖行在普遍缩减上拍量的形势下,其大多可达到85%以上的成交率。且在宏观经济不稳定的大势之下,多数藏家主要偏重于中等价位的藏品。高成交率与低成交价相制衡,是市场回归理性的标志之一,也是促使市场回暖的重要因素。但精品始终是市场追逐的焦点。截至目前,秋拍已出现5 件过亿拍品,加之此前春拍中的过亿拍品,2016 年共有9 件拍品过亿成交。

从天价拍品的品类构成可以看出,中国传统书画一直是中国拍卖市场的支柱板块,尤其是近现代书画部分,一直起着维稳市场的作用。但今年市场结构调整之后,古代书画上拍数量、成交率、成交总额都较之以往有了大幅提高,并且部分超越近现代书画的高端拍品价格。今年过亿的拍品中,曾巩《局事帖》、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吴镇《山窗听雨图卷》皆为宋元书画。但事实上,由于古代书画的稀缺性,以及鉴定难的局限,使流入市场的古代作品十分少见。尤其是宋元书画,具有“量少价高”的盘面特征,其成交价对于整个艺术市场具有信心指数或风向标的意味。从古代书画在市场的热度攀升中可以看出,一方面,各拍卖行在缩减上拍量的同时,提升拍品质量,主打“量少而精”的经营策略;另一方面,体现出藏家收藏意识的转变。对于大部分藏家来说,相较于近现代名家的耳熟能详,今年拍场上出现的曾巩、曾纡、任仁发、吴镇等古代书画名家则显得陌生得多。这也意味着,大众对艺术品收藏进行了价值重判,不再盲目追求艺术品的资本属性,转而从艺术价值本身出发。进一步说,这也是中国文化自信回归的一种表现。

与此相类似的是,古董珍玩板块于今年表现得可圈可点。高古玉成为今年的一匹黑马,上半年香港邦瀚斯推出“温玉物华——思源堂藏中国玉器”专场,获得1.78 亿港元的总成交额,多件拍品甚至以超评估几十倍的报价成交。近日,香港苏富比首场中国艺术品拍卖“五德冰清——沐文堂藏中国玉雕”成交率96%,总成交额3400 万港元,成交价同样普遍高出估价数倍。高古玉在清末民国时曾掀起过一波收藏热潮,如今这种活跃程度只是民国时期收藏盛况的回归。在市场去泡沫化的当下,现当代艺术品受到的冲击最大,在现当代艺术板块重新洗牌的局面下,高古玉等真正承载了中国历史文化的艺术品更经得起市场的考验。

结构调整   市场转型

在近几年的市场转型过程中,中国艺术品市场基本结构发生变迁。面对市场整体下行,拍卖行在“量少而精”的经营策略上达成共识,但不同规模的拍卖行的拍卖结构调整措施有所不同。保利、嘉德等第一梯队的拍卖行,在缩减上拍量的同时,仍在不断挖掘新的市场热点,试图引导藏家进行多元化的价值发现与多元化投资;而相对规模较小的拍卖行,则在短期内试图在某个拍卖品类做精、做专,形成一定品牌效应,如瀚海的佛教专场及华辰的影像专场等。从藏家结构的变化来看,一方面市场的购藏主体正在由以藏家个人为主向以机构与资本为主转换,企业、美术馆、博物馆等在市场中所占份额开始加大,如今年的最高成交价——3.036 亿的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即由苏宁集团拍得,并将成为即将开放的苏宁博物馆的藏品。此外,万达、龙美术馆、阿里巴巴、华谊兄弟、恒大、新疆广汇等企业今年也皆有所动。另一方面,收藏由玩家的秘玩独技向专家团队顾问咨询的方式递进,方式的转变引导人们形成投资、收藏与消费艺术品的能力及习惯。

中国艺术品主要交易版图分布在中国内地和香港,从今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大环境来看,内地市场处于稳步回调发展阶段,而香港市场的热度则有所回落。今年秋拍,于10 月率先举槌的香港苏富比,以22 亿港元收官,同比其2015 年秋拍26.69亿港元减少了17.6%,而且秋拍各个专场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有些成交价格也远低于估价区间的最低成交价,甚至出现低于估价10 倍成交的作品。香港经济以自由开放而全球知名,再加上优越的地理位置、资讯流通、高效率的配套设施,为艺术品交易提供了良好条件,向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但在香港拍卖行林立,竞争过于激烈的情况下,全球经济的不景气导致香港拍卖市场普品泛滥、买家谨慎的局面。所以在这种局面下,香港拍卖市场的转型也迫在眉睫。

在发展规划上,香港试图与国际接轨,在国际背景下兼容各类艺术品,内地拍卖行则着重与强化系统梳理、板块细分。现在看来,内地拍卖长时间的积淀,已渐趋成熟。随着两地发展方向的不同,未来的分化或许会越来越明显,格局也应有所改变。

纵观今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发展,内地拍卖市场融冰迹象明显,但回暖速度较缓,且一下恢复到拍卖市场的全盛状态并不现实,但这是市场恢复健康发展的信号。且年初,文化部重新修订了《艺术品经营管理办法》,10 月,文化部再度印发《文物拍卖管理办法》,明确了此前拍卖行业内许多模糊的拍卖界限,对于拍卖市场良好风气的形成有极大的促进作用。是以,随着中国拍卖市场的不断向前发展,再度回首,2016 或许会成为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标志着中国拍卖市场由低谷走出,再度向前进发的重要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