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展讯

“大美如璞”王学俊中国花鸟画作品展即将在河南大学艺术学院美术馆举行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一年之计在于春,代表中华民族传统佳节的“春节”在浓浓的年味中落下帷幕,而一场体现传统文化艺术精神大餐的个人画展:“大美如璞——王学俊中国花鸟画作品展”于2017年2月20日在河南大学艺术学院美术馆举行。此次展览由河南省美术家协会、河南大学艺术学院主办,河南牧业经济学院书画艺研究中心、河南省水墨画研究院承办,河南省高校艺术教育协会、河南中原岩彩画创作院、河南电台信息广播、学子书院、河南弥乐艺术中心协办。

此次画展展出著名画家王学俊教授近年探索创作的中国花鸟画作品一百八十多幅,画展以“墨韵百卉、意写赋彩、应物象形”三个主题版块展出。“墨韵百卉”以盈尺之作、册页、扇面、课徒画稿为多;“意写赋彩”以没骨花卉写生为主,突出在写意花鸟中赋予色彩以夸张趣味,色墨相间,融设计理念于水墨之中,以其跨界而得其意;“应物象形”版块作品以西双版纳热带雨林题材写生并创作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为主。这是一次体现当代中国花鸟画学术性展览。画展邀请了国内研究古代书画的国家级知名专家,并被业界誉为“二单”的单国强先生及单国霖先生(单国强先生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书画鉴定专家。单国霖先生系上海博物馆研究员、古书画鉴定专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河南艺术界领导、艺术家朋友以及河南大学艺术学院师生参加此次画展活动。画展同时举行“王学俊中国花鸟画作品”学术研讨会暨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王学俊花鸟画作品集》首发仪式,在此衷心诚邀您莅临参观。 

王学俊,甘肃永登县人,号墨客子,北山人,凤林居士。又号荷田翁,荷堂君子。积墨斋、七山草堂、德道堂主人。西安美术学院毕业。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八大山人艺术研究会会长,河南省中国画学会理事,河南省书画院特聘画家、河南省水墨画研究院院长;河南省艺术教育名师,教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国画家、诗人。先后在兰州、西安、郑州举办“王学俊中国画展”。

多年来,王学俊教授在中国画作品创作中特别注重并诉诸于富有中国传统文化“基因”的诗、书、画审美意境在作品中的表现,而形成独特风格。其在画理上主张的“书为文之迹,画为诗之象”,“画无诗意画亦无神,诗无画境诗亦无魂”的文化观点在他的作品中得到体现,这也是此次画展的一大亮点。 

王学俊写意花鸟画的新探索

■单国强

我结识王学俊先生,他正过不惑之年,还是一位青年画家,在观赏河南美术社出版的《王学俊画集》时,已感到他擅长的花鸟画创作正逐步走向成熟,呈现颇具个性的风貌。

《画鸟全诀》27cm×27cm 2015年

“王学俊的花鸟画美感、魅力是建立在笔墨的表达形态与不同手法上的。”“他营造的文本完全依赖于笔墨结构的世界。”然而,王学俊在建立自己笔墨语言的同时,进一步地思考了笔墨语言与情感表现的关系,在“论中国画艺术创作中的情感表现》一文中说:“笔墨作为中国画艺术创作的手段,画家在表现艺术形象时以用笔、用墨来传达情感。”“中国画创作中作为艺术语言形式与载体的笔墨,已不是停留在一般意义上的符号再现,它更多地体现出主题与自然之间的情感融合,更多地呈现出一个民族、一个时代艺术家审美情境的真实与高尚。”也就是说,笔墨不能定格成一种符号,而要作为表现情感、题材、主题和艺术形象的载体,不断地变化,找到最恰当的表达语言,这样,笔墨才有时代感,才有新创造。为此,他总结出:“一件好的绘画作品必然要有一个好的题材;好的主题必定要有典型的艺术形象去刻画;好的艺术形象必须要有精湛的艺术语言去表现。那么贯穿整个艺术创作过程的是艺术家高尚、纯真、完美、丰富的真实情感表现。”

 《神游》68cm×136cm 2007年

在西双版纳的写生画中,王学俊正以这种思路去探索笔墨的新语言,而不搬用已熟稔的笔墨形式。他在《版纳得意图》自题中即体会到:“吾以为绘画之写意者,抒写脑中之意气也,造画家之修养也。正如像雪个,笔墨与形象极紧密结合在一起,一笔落纸,既状写对象之形神,又抒发自己之情感,而尽量以最精简的笔墨,表现最丰富之意韵,笔中用墨凝练蕴蓄,在朴茂中显出雄健之丰神。”在《版纳春风图》中也谈到八大笔墨与情趣的关系,题曰:“吾以为花鸟表现应有时代之气息,生活之情趣,笔情墨味尽显其中。正如雪个之绘画,画多奇趣,古淡萧寒,高古超逸,如野鹤行空,古人称奇也。”在《版纳情深图》中,又谈到了徐渭的画法,题曰:“徐文长渭‘舍形而悦影’之主张,反映出他在表现物象时,注重情与物之高度统一之思想境界。吾于今日在版纳写生中体会,面对自然物象写生时,不被物象外在形象拘束,自由抒情挥写,或变形,或夸张,或简约,均以意取胜也。” 

《世上君子》42cm×42cm 2015年

综观他的西双版纳写生画,手法依然是写意的,并以水墨为主,用笔亦纵逸,墨色也浑然,然而,他更注意根据物象来运用笔墨,而不纯粹追求笔墨本身之韵味。他笔下的禽鸟,孔雀最为秀丽,勾线就最细谨,墨晕也最清润;水鸭比较壮实,用笔也较粗健,墨块也见粗犷。 

《石涛诗意之二》42cm×42cm 2015年

王学俊近几年在西双版纳的写生画,仅仅是他创作的一部分,但已可窥见他在更高层次上的新探索,在题材、主题、形象、笔墨诸方面均有所变革和创新,相信他继续拓展深入生活的领域,坚持以情感来统庇艺术创作诸因素、不断提升自身的素养和格调,一定会创造出富有时代感和独创性的新颖写意花鸟画风格,登上新的高峰。

(作者系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古书画鉴定专家)

苍莽雄浑的西北风调 ——谈王学俊的花鸟画

■单国霖

王学俊是一位从大山走出来的画家,他以独特的花鸟、山水形象,激发起人们新颖的审美情感,让我们感觉到西北苍莽原野上自然生命的跃动,在贫瘠的土地上,草木野卉依然绽放着色彩鲜丽的花朵,禽鸟鱼蝶在自由地游弋飞翔,显示着顽强的生命力和活泼的生机,给人以强烈的情绪感染。

 《群鸟闲时亦悠然》180cm×97cm 2016年

王学俊先后进入兰州西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深造,又周转多个学院学习,自然接受了系统的中国画传统技法训练,从他的作品中即可体察到其深厚的传统功力。然而,一个画家如果只是重复前人的风格样式,或者虽能综合各家技法,但依然盘桓在前人的意境、情趣里,那么终不过是一个会画画的行家,不能成为有独创性的个性画家。王学俊的花鸟画在艺术形象塑造上匠心独具。在对传统的选择中,出于他自身的秉性、气质、生活感受和审美理念,对八大山人和黄宾虹特别倾心,同时兼取李鳝、郑燮、吴昌硕、李苦禅等前代画家,取资的范围倾向于纵笔写意的一系。他笔下的鱼、鸟、鸡、鸭等禽鸟形象,有八大的之奇特,有李鳝之纵恣,有苦禅之雄浑,造型简练、拗拙、夸张乃至变形,有时还带有装饰性、图案性的民间艺术因素。然而,这些禽鸟又各异奇趣,纷呈自然天性,并融入画家自身的体验,而与八大一味白眼向天、嘲笑世态之表情或郑燮脱略形似、愤世嫉俗之意态截然不同,增强了客体的真实性和主体的怡情性。 

《蝶恋花》40cm×42cm 2004年

王学俊花鸟画最突出的成就是笔墨的运用。他学习传统笔墨技法并没有“泥古不化”,而着重从景观、情感出发,来寻求建立自己笔墨语言的契机。他将笔法、墨法、水法、设色法加以综合操作,形成变化丰富的表达形态或表现手法,既塑造出气韵生动的花鸟物象,又使笔墨自具形式美感。这种形式美感,既非古典式的重复,也不是形式唯上的舶来品变种,而是颇具创新意味和时代感的笔情墨趣。

《花卉写生》27cm×27cm 2015年

具体而言,王学俊的笔法虽倾向于挥洒恣肆的写意法,然变化是丰富的,或工或写,或细或粗,或刚或柔,或浓或淡,因物而施;八大圆润如篆之线条,徐渭飞动似草之用笔,扬州八怪抑扬顿挫之运锋,石涛苍茫浑厚之笔韵,在王学俊画中均可以见到。王学俊有一路设色花鸟画,反映了他在用色上的特色。其中大部分是在水墨中间以浓色,类似吴昌硕、齐白石的“红花墨叶”,墨色两相映衬,形象亦鲜明,然手法较为传统。也有一些以设色为主,则率意自由,不拘成法。王学俊的花鸟画还有一个新的追求,就是将山水与花鸟更有机的结合,山水已不仅是花鸟的背景,而能与花鸟组合成整体的自然空间,两者融合无间,以展示真实的大自然中的花鸟世界,并营造出较之传统花鸟画更为宏阔博大的境界。这种追求也使他的花鸟画更富有意境,或诗意的,或哲理的,或美学的,从而传达出具有时代气息的“大花鸟”精神。王学俊花鸟画的深邃意境,还得益于他的文学修养。他深研古典诗词,以诗词的养份来开拓绘画意境,他作品中的很多题画诗,就是画意的很好注解。如《四世同堂——春~夏~秋~冬》系列,“题夏诗”曰“碧水涟涟叶圆圆,荷香冉冉花尖尖;自古画荷谁高手,明朝雪个是传人。”一语道出他画荷是渊源于明末八大山人,属于画理类阐述。

 《笑口常开丹若子》45cm×41cm 2004年

正当年富力强的王学俊,正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锐意精进。相信他在及时总结创作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更加明确自己的努力方向和奋斗目标,陶冶更高的情操,积累更多的生活体验,掌握更丰富的笔墨语言,凸现更鲜明的个性气质,一定会创造出更具时代气息的创新风格。

(作者系上海博物馆研究员、古书画鉴定专家、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

 《花卉写生之十》27cm×27cm 2015年

 

《落地生根待逢春》180cm×97cm 2010年

《傣家美之化神图》180cm×97cm 2010年

 

《岁月留痕意久长》136cm×68cm 2011年

                                                    (本文配图均为王学俊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