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收藏

海派巨擘一代宗师 ——吴昌硕书画精品欣赏

发表时间:2017-02-21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 李向华 白云 编辑整理

我国近代画坛承前启后,立宗开派的一代宗师吴昌硕先生(1844 年—1927 年)原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号缶庐、苦铁、老缶、大聋、石尊者、破荷亭长。浙江安吉县人,出生在世代书香门第。幼承家教,八岁作骈语,十岁磨刀奏石。十七岁时因避战乱与家人失散,孤身流浪他乡五年之久,历尽艰苦。后随父亲迁徙到安城定居,遂奋发读书,二十二岁中秀才,但绝意功名,潜心于金石书法。在安城盖了几间草房,取名“芜园”躬耕苦读,跟父亲相依为命,经过十年“芜园”耕读生涯,金石、书法得到初步磨炼。1872 年吴昌硕告别了“芜园”,到了杭州、苏州、上海等地游学,寻师访友,探求艺术的真谛。在这一时期吴昌硕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在交往中视野大为开阔,知识的积累与日俱增,这种独特的生活,磨炼了他坚韧刚毅的性格,正是这种艺术家难能可贵的素质,促使他的艺术事业走向光辉灿烂之极境。

                          款识:老缶模石鼓弟二纸,厚涩不能圆转自如也。

                          印鉴:安吉吴俊卿之章

                         尺寸:77.5cm×40cm

吴昌硕先生走着一条金石、书法、诗歌、绘画“四绝”之路。在他的绘画作品中蕴含着篆刻、书法、诗文的深厚基础。昌硕先生常自谓“三十始学诗,五十始学画”。又说“人说我善作画,其实我的书法比画好,而我的篆刻更胜于书法”。作为画坛巨匠如此评价自己的画作,既是先生谦逊之词,也反映出他走的艺术道路是艰难曲折的,是经历过长时期的酝酿准备,有着深厚的生活基础和多方面的艺术根底,他那苍茫浑朴、气势磅礴的大写意画风融诗文、书法、绘画、印章“四绝”为一体的吴昌硕画派震撼当时画坛。

治印是吴昌硕毕其终生之所学。而后达到“自我作古空群雄”的无派风格。开创了篆刻艺术中以气取势,因势传神的新流派,身成体系,为近代印坛盟主,被公推为西泠印社首任社长。

《拒霜魄力》纸本设色

尺寸:152cm×82cm

吴昌硕在社会影响最大的当然是他的绘画,但其功夫最深的却是书法。他的书法,以石鼓文的成就最高,郑太夷评他的石鼓文说:“邓石如,大篆胜于小篆,何子贞,只作小篆,未见其大篆。杨沂孙、吴大澂,皆为大篆。邓何各有成就,杨吴不逮也。缶道人以篆刻名天下,于石鼓最精熟,其笔情理意自成宗派,可谓独树一帜者矣。”昌硕先生写石鼓文近七十年,自谓:“一日有一日之境界。”用笔中锋倒钳。五十岁前所临石鼓,一点一画皆谨古貌,而后则遗貌取神,卒直坦荡,直至达到化境。

既然我们说到笔墨之外,那就该说一下吴昌硕先生的诗作,它伴随着他的书法、篆刻和绘画,先生自称为诗人,他的诗作有《缶庐诗》《缶庐集》《缶庐别存》等,先生还有许多题画诗、治印论述、石砚铭文等,都是文情并茂,夹叙夹议,闸明画学,借物抒情,对我们后人很有教益。吴昌硕的诗是从王维入手,工于五言律法,尤工古风长调。诗坛名家陈石遗评其诗曰:“书画家诗句少深造者,缶庐出,前无古人矣!”

               识文:树角夕阳归猎马,花阴微雨写来禽。

              款识:燮臣仁兄雅属,为集猎碣字。时戊午春,七十 五叟吴昌硕。

              钤印:俊卿之印仓硕缶无咎

              尺寸:135cm×31.5cm×2

“三十始学诗,五十始学画”。昌硕先生自称五十才开始学画,也证明他学画起步较晚,正是用他前几十年篆刻、书法、诗文的深厚基础铺出了他的绘画艺术,他把他的书法和画法自然而完美地结合。早在唐代张彦远就提出了“书画异名而同体”之说,历代许多杰出艺术家都主张“书中有画,画中有书”。大书法家赵孟頫题画诗:“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方知书画本来同。”吴昌硕题《李晴江画册》诗曰:“直从书法演画法,绝艺未敢谈其余。”书画本来就使用相同的工具创作,执笔运腕的方法相同,笔意相通,创造和追求形式美的技法也是相同的。

吴昌硕以八十四岁高寿终其一生,孜孜不倦于中国书画的继承和发展中,给我们后人留下了无与伦比的艺术瑰宝,他那雄健烂漫、气夺天池的“吴派”大写意花卉画派,融诗、书、画、印“四绝”为一体的画面构成,深深影响着我国近百年来的画坛。他的艺术实践和伟大成就,鼓舞着我国美术界为进一步提高中国绘画的民族素质和时代节奏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