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要闻

再现远古追怀文明——郭北平《仰韶彩陶文化》创作谈

发表时间:2017-02-21  来源:大河美术 李时兵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2016 年11 月,经中宣部批准,由中国文联、国家财政部、文化部共同主办、中国美协承办的“中华文明历史题材历史画创作工程”,历经5 年精心创作,反映华夏波澜壮阔历史画卷的鸿篇巨制如期创作完成。最终脱颖而出的146 件作品组成气势恢弘的“中华史诗美术大展”,于2016 年11 月20 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向社会公开展示。其中,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郭北平鸿篇巨制的油画作品——《仰韶彩陶文化》入选并参展,登上国家艺术殿堂。

《仰韶彩陶文化》510cm×379cm

《仰韶彩陶文化》的成功,郭北平却很自谦:“有幸顺利通过了层层评审,但由于画幅尺寸太大,无奈用上下两段分别完成,控制画面有很大的难度,最终画面的整体气韵仍然有很多缺憾。就我自己的感觉而言,应该算及格的水平了。”然而谈及艺术,谈及创作,学养深厚的郭北平娓娓道来,让人大受裨益。

就创作缘起,郭北平说:“仰韶彩陶文化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它可以追溯到距今约7000 年前,也是黄河流域农耕文明最早的代表性文化标志。它绵延不断的遗址村落分布在甘肃、陕西、河南、山东、湖北等地区,它的命名始于1921 年最早在河南渑池县仰韶村的首次遗址发现。此后许多年里又先后在相关辐射地区分现同一类型文化遗址5000 余处,地域涉及九个省区。其中,西安东郊的半坡遗址就是我在中小学时期已耳熟能详的代表性文化名片。除了新石器时期所独有的石斧、石铲、枪头、骨针、骨叉、织物及至遗存下来的粟、黍等耕织、渔猎、生息的种种印痕,最为人称道的自然是器型丰富、纹样多彩的彩陶遗存,分布广、存量大,古朴且神秘,为众多藏家所喜爱。由于地域和分期的不同,各地发掘的彩陶器型纹式也有明显差异,器型有罐、钵、壶、瓮、瓶、鼎,纹饰有蛙、网、鹿、鱼及几何图案等。其中半坡型的小口尖底瓶和人面鱼尾纹给我的印象尤为深刻。它是远古先民的超凡智慧、想象力和原始宗教情怀的集中反映。抚摸古老的史前文明,也为研究者提供了引人入胜的广袤空间。”“我们很多藏家、艺术家都收藏了很多色彩绚丽造型奇特的彩陶、彩陶罐、彩陶碗、彩陶盆等。应该说彩陶文化,大家比较耳熟能详了。”

是的,作为土生土长的西安人,郭北平带着感情色彩和自豪感投入到《仰韶彩陶文化》的创作,并且在创作中利用好自身中西兼善的艺术所长,深挖地域本土资源,这就从很大程度上为作品的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但众所周知,仰韶文化太过久远,史料尤其匮乏,对于描绘“仰韶彩陶”这一特定历史阶段的艺术创作的难度可想而知。郭北平知难而上,毅然接受并着手将《仰韶彩陶文化》这一历史主题绘画作为“中华文明历史题材历史画创作工程”的创作。郭北平直言:“接受这一题材的创作任务,史料尚不是大问题,对于这大多数人耳熟能详的基本史实铺陈,尽可以驾轻就熟,唯一的难点是‘图解’之患。”的确,历史主题绘画的“图解”是相当有难度的。从草图到最终作品完成,其间经历的过程是繁缛的,事无巨细,需要严谨、认真、学术的创作态度。为了能够体现历史主题绘画内容的准确性,研究相关史料,查考彼时社会文化背景,自然、人文环境等,是非常重要的。这就要求在初创阶段,尽可能发掘和占有丰富的文献典籍资料和遴选相关形象素材。

有别于现实人物题材,历史题材主题创作描绘的人物,如何尽可能还原和接近历史风貌是第一要务。郭北平介绍说:“为了创作这幅画,本人又重新走了一遍渑池(仰韶)、兰州、临洮、姜村、半坡等遗址考察。所见到的史料大致相仿,除了石器、骨器、陶器等陈列之外,都有一些纯粹图解式的雕塑和绘画作品,作为导览示意,一般比较粗糙。它尽可以满足大多数观众粗略了解历史的需求,而我要做的是有感染力的艺术创造,造境和意象表达就成为十分重要的课题。从我本意上讲,创作这样一幅历史画除了对历史的追怀,也是一种祭奠和致敬,应该有人类文明史的高度。而难点在于在发挥想象力的同时,又离不开具体可信的情境描述。典型情节的萃取,画面结构的营造,也常是在两难中进行的。为此我曾作过多种‘变体’的构图尝试。最后还是在较写实的时空、情境的综合表述中完成的。”对于《仰韶彩陶文化》的创作,郭北平做了大量先期考据和研究工作。

此外,从仰韶文化所处的新石器时代的社会结构、自然风貌,到人物服装、配饰,彩陶器型、茅舍的状貌等都做了细致入微的研究。郭北平说:“画面服饰、发髻以及彩陶的器型纹样是经过严密考据的,包括当时的骨制品、项串以及华夏族的中原发型等。据考证,当时已趋成熟的麻织品服装也确实像五十年代流行的‘布拉吉’服装,这些都有较为详实的历史考据。这幅画是以陕西半坡遗址的特色为基调,人面鱼尾纹饰以及众多的鱼纹图案必不可少。同时也综合了马家窑、齐家文化的部分器型特点。虽然历史绘画还不等同于历史考证,但也不可犯误读误导的低级错误。在此十分感谢两位考古界前辈的悉心指导。”

《仰韶彩陶文化》创作中,郭北平参考了古埃及壁画的三段图,但《仰韶彩陶文化》画面构成上基本是四个板块:第一个是“制陶”,在画面下方,描绘了先民从轧泥、盘条、彩绘,一直到烧制的基本过程;第二个是“渔猎”,在画面右下方描绘打鱼情景,而画面右上方则是狩猎的人群归来的场面;第三个是“编织”,画面左上方,描绘先民正在进行手工编织;第四个是“炊事”,画面上方中部,描绘生息方面的,做饭,维持当时最低水平的生活的这样一个场景。总之,仰韶文化时期的先民,他们是如何繁衍生息、如何日常劳作,从历史主题绘画作品《仰韶彩陶文化》整体艺术表现看,都得到了体现。

就此,郭北平说:“我选取的主要情节是制作彩陶、捣泥、盘条、塑形、烧制和彩绘等情节排列在同一画面,后景的渔猎、耕织情节也必须形成合乎情境的有机组合,这也是中国绘画惯用的传统手法之一,既是真实可信的生活再现,也是打破时空、浪漫造境的绘画叙事。包括色调的选择也力求做到追怀远古的凝重意境。色彩单纯,定位为温暖的棕黄色调,较好地增强了画面的感染力和历史感。”

郭北平的作品不仅仅以题材、寓意取胜,更是以其注重的绘画性处理见长。如其所言:“绘画它是应该有自身的一些要求和规律的,我自己非常重视‘绘画性’的锤炼、推敲,可以叫追求,甚至可以叫惨淡经营。艺术作品的创造,一定会追求到画面自身的结构,包括它的构图,它的笔触,笔质、构图、韵味、气息,通俗地讲,叫画面的节奏感,我是非常重视的。在油画语言的表达上,我仍然保持了自己的风格,收放取舍粗细,苛求于绘画原理的和谐和适度。不死抠,也无懈怠,始终把握住绘画韵味的生动性。一张画的成败是系列元素综合的结果,正如一个好的乐队指挥,精准而恰当地保证一组组配器的和谐发声,既要保证乐曲的激情迸射,也要保证秩序的控制美感。这也是我历来对一幅绘画作品的追求之处,不容懈怠。”在《仰韶彩陶文化》作品中,色彩、笔触和光影的魅力再次得以显现,笔触,笔质、构图、韵味、气息、画面的节奏感,形成了圉于画面整体性之中,而又具有独立欣赏价值的形式美元素。

评论家吕品田如此评述:“郭北平的作品,那极富表现力的笔触,不但卡在对象的结构点上,也卡在了观众审美述求的关节点上。”邵大箴道:“读郭北平的画,是一种享受,他那张极富表现力的作品,有一种摄取人心的力量”……

这,或许就是郭北平历史主题油画作品——《仰韶彩陶文化》动人心魄的缘由。

(作者系西安美术学院史论系艺术批评教研室教师,艺术学博士、批评家、策展人)

郭北平: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西安美术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