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视点

随逸高手朱新建

发表时间:2017-02-21  来源:大河美术 雷祺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朱新建《美人图》

谈朱新建总不过时,至今引为憾事的是,没能见到在他活着的时候的个展。2014 年2 月10 日上午,过完传统新春佳节不久,朱新建不幸因病辞别人世。斯人已去,今逢春节,不期而然地想重读一下朱新建的艺术,就我个人而言。

读朱新建的画,笨拙的线条背后,却是艺术家独创个人艺术风格的张扬。外人,多半不懂,以为他的画是乱来、不正宗。其实,这种类如儿童画的线条,不是谁都能担当得起的。时下画坛,不少艺术家被他影响的机会多,容易走火入魔。当然,以玩玩的墨戏心态,随手借鉴模仿也无妨。原因在于,多数人学他的画,没压力。这和艺术家给观众呈现的作品的方式有关,读朱新建的画,读者轻松,也很娱乐。这也是当下很多从事艺术的创作者做不到的地方,反过来,突出了朱新建的厉害。当然,他的画除了轻松和娱乐之外,不容忽视的是,作品的面貌是跟随时代的,或直接,或间接,有意无意之间剖析着我们这个世界。奇怪的是,大多数人对朱新建的“美人图”系列作品印象深刻,以至于成为朱氏艺术的标签。朱新建在“美人图”系列作品中,把女人的闭、傻、愁,淋漓尽致地“渲染”了出来,让天下所有有妇之人的男人有了永远安享艳福的幻想。于是,拿当代艺评家张渝的话来说:“在中国画坛上,也就一度流行‘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的嬉皮女来。”以至于,这些“美人图”系列作品成为人们茶余饭后闲谈的话题。

无疑,朱新建是“新文人画”的代表画家之一。“‘新文人画’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斯舜威语),最初由北京画家边平山、河北画家北鱼(季酉辰)、福建画家王和平三位艺术家合力提出,后来陆续加入了其他画家,“新文人画”由美术史家、评论家陈绶祥取名,且为此写有《文心万象:新文人画》一书,在理论上给予极大支持。“新文人画”一经提出,就引来众多艺术圈内人的讨论。有人肯定,如美术理论家邓福星认为,它“从一定意义上反映了经过活跃、纷乱的十年之后中国美术在进入新历程中的自我反思”。也有人持否定态度,如美术史论家郎绍君就认为:“‘新文人画’是一个名实不符的概念,这是中国式、江南才子式的城市文化,一种充满无奈、无聊的怀旧心理的水墨艺术,一种以雅虐态度否定僵化、空洞、呆板的工具性艺术尝试。”有的人甚至给一些畸形病态的“新文人画”总结出10 个字:“穷山、恶水、危房、丑树、傻人。”这些评价,也不妨碍这批艺术家的存在。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对其进行阐释和评判,但不能一味地否定。“新文人画”之所以存在,从这批艺术家的作品整体面貌来看,是艺术家对传统技法的改造和对现实生活的感受以及各自选择的突围方式。比如我们今天的写实绘画,已经不是纠结于画得像不像的问题,而是艺术家作品观念的表达。 其实,朱新建的这些水墨画形态的“小脚裸体女人”(指“美人图”系列作品)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首次在武汉展览馆举办的“中国画新作邀请展”上亮相过,随即便遭到不少市民的非议和画界人士的争议,特别是引起一些老先生的指责,称这些作品简直是“纯粹的封建糟粕”,而一些先锋派人士则给予支持,有着“艺术教父”之称的栗宪庭试图从理论上探讨朱的这批“小脚裸体女人”的背后在当代中国美术中的意义。

朱新建爱画画的同时,也爱写点随笔文字,《大丰谈艺》是我老早就知道的一本书,后改版为《打回原形》,及至今日,也只是读到其中部分文字,谈不上真正读完。现仍记得读此书的目的,就是想通过这本书的只言片语进一步了解朱新建,除了艺术方面,也有生活部分。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不说朱新建崇尚独具个性,除了艺术创作,在不少生活方面也一并呈现,比如,朱给自己取的斋号,就有“除了要吃饭,其他就像神仙一样斋”以及“下臭棋,读破书,瞎写诗,乱画画,拼命抽香烟,死活不起床,快活得一塌糊涂斋”,凡此种种的小事趣事,也可见识朱的艺术眼界之高和自我要求之严,看似随意,却是艺术家心迹真实流露的体现。

总之,朱新建就是朱新建。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