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用肖像记录历史——访著名油画家徐唯辛

发表时间:2017-02-21  来源:大河美术 杨媛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他,于学生时代就获得首届中国油画展大奖;

他,主张用理性的精神来描绘社会现象,以表现画家的思考和人文精神;

他,对还原历史真实近乎执拗的坚持,使之成为这个时代少有的不以追名逐利为目的的当代艺术家。

他,就是著名写实油画家徐唯辛。

新年伊始,我们专访了徐唯辛先生,听他娓娓道来他的艺术之路、艺术态度以及艺术家的人文情怀。

《大河美术》:自上世纪80 年代以来,您的多件作品在大展中获奖,并在中国油画界产生了不小的影响:1987 年首届中国油画展获大奖的《馕房》,反映藏族风情的油画《圣地拉萨》,获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的《酸雨》,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银奖的《工棚》等等。在您的艺术发展道路上,有哪些关键节点?有没有对您影响较大的人或事?

徐唯辛:油画《馕房》是我在浙江美院油画系读研究生时的毕业创作。此前,全国美展中虽然有油画部分,但是作为油画这样一个品种,单独拿出来做展在中国是第一次。我获得了优秀作品奖,影响比较大,算是成名作吧。

《馕房》1987 年 170cm×180cm

随着年龄的增长、修养的加深和阅读的扩展,我的创作在上世纪90 年代从边疆风情的内容转向了社会题材。第一张转型的作品就是《酸雨》,这幅画整整画了两年,1999 年获得了第九届全国美展铜奖,是我艺术生涯的第一个转折。

《酸雨》局部 1999 年 220cm×340cm

我那时在广州美术学院教书,当时广东珠三角是一个世界加工厂,污染严重,我住的地方是一个有好多烟囱的环境,每天熏得够呛,再加上广州的雨季很长,空气很潮湿浑浊,雨很脏。所以我就构思了酸雨这么一个作品。画面雾气蒙蒙,许多人打着伞,有一种无助无力的感觉。这张画在形式上我也做了一些探索,画面黑白对比很弱,没有主人公,也没有情节。

2003 年前后,我又创作了一张叫《工棚》的作品,主题是对底层打工者的关心和悲悯,可是这个作品在艺术形式上没有什么突破,而且跟《酸雨》相比,我觉得还往后退了一点。但这张作品还是在第十届全国美展上获了银奖。虽然获了奖,但是,我心里很不安,因为在艺术形式上的探索,实际上陷入了停顿。

之后的矿工肖像系列是我创作生涯中最重大的转折之一,对我来讲具有里程碑意义。我用超大尺寸的肖像方式来表达对底层人们的关注。虽然这种大肖像并不罕见,但作为我个人来讲是很重要的一个突破,因为否定了我过去技术很娴熟的大场面的构图方法。这种大肖像简洁有力,当时在国内的画坛中尤其是主流的学院派的展览中显得非常突出。

也正是这组肖像让我对这种艺术表现形式有了进一步的拓展,并由此引发了我另外一个构思——关于历史题材的创作。我这一生中最最重要的一个作品就是“历史中国众生相:1966—1976”。这个题材我很早就关注了,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创作方法和形式。而大尺寸矿工肖像的方法,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和历史题材的构思,碰撞出了火花。由此构思了“1966—1976”这个作品创作的脉络。

《大河美术》在中国油画界,您的作品“以肖像展示历史”而独树一帜。您画过媒矿工、农民工、农村妇女、军人头像,尤其是“历史中国众生相:1966—1976”系列,以大尺寸的布面油画描绘黑白肖像群,带给观者视觉冲击力及心灵震撼力。为什么选择这种绘画方式?

徐唯辛:考虑到我们对历史问题的态度,问题的提出本身就是对现实的挑战。这一肖像系列实际上是介于绘画与观念之间的艺术行为,创作始于对人物的选择、组合与再认识。这些迥然不同的人物被排列于一张清单,就已经是寓意深长的艺术创作了。以同一色调和尺幅冷静地画出他们的形象,这本身就是一种基于历史态度的艺术创造。画出他们的形象,只是拨动了繁复历史旋律中的第一根琴弦,真正的音乐将在作品出现之后展开。

《2005 中国煤矿纪实——矿工刘向财之一》

2005 年 200cm×250cm

《大河美术》:对“肖像”的重新发现是您艺术创作历程中的重要转折点,以后还会继续用这一形式表达您对社会与历史的观照吗?

徐唯辛:用肖像来创作,在我的绘画生涯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未来,我将可能坚持这一方式走到底。当然,每一次或每一组的题材,我会用不同的方法来画肖像。比如说我曾经用过黑白的方法,用过彩色的,用过一半彩色一半黑白的方法,还有在肖像上面抄写文字。这些都是我进行的不断尝试,但总体来讲都是按照肖像这个路线跟脉络往下走,没有离开。

《大河美术》:您是新疆人,又在西藏生活过,游历西藏北部,当过知青,人生经历非常丰富,这对您的艺术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徐唯辛:我经历确实比较丰富。在新疆出生在西安上大学,在杭州浙江美术学院读研,后来又在广州美术学院任教12 年,再后来在北京待了十几年,现在又开始跑国外,人生有一半时间在游历。也许因为我的性格里好像就喜欢流浪吧。在新疆的汉族人,精神深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流浪的族群,我就觉得我一直要在路上行走,所以我的脚步一直没停下来。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走得多,始终保持一种敏锐的感觉,去开阔眼界,开拓自己的思想,我觉得这对艺术创作是非常有帮助的。 另外,我的艺术创作生涯比起一般学院派的写实风格画家来讲,变化是比较剧烈的。一个是题材变化剧烈,从新疆到西藏再到矿工,然后再到历史人物,这个变化很大,另一个是形式上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喜欢阅读。我在学画画之前,曾经的理想是当一个作家。

《大河美术》:您曾在博客中提到,“现代艺术是思考和观念的艺术,艺术家的底蕴决定作品的成败”,这个“底蕴”究竟指的是什么?

徐唯辛:中国艺术家大部分是从学院出来的,一般来讲比较注重技术,对阅读、内心修养等方面相对来说都不够重视,很多成了匠人,这样的情况也比较普遍。当代艺术创作需要深刻的思考,很好的修养,要读大量的书籍,还应该走出封闭自我的内心感受世界。这也是当代艺术和创作的一个重要元素。

《大河美术》:从您的微博上发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您于25 年前创作的表现藏族风情的小幅油画,被一个国外藏家以约500 美金的价格买走,时隔多年,您又用一幅肖像换回了这幅旧作。为什么呢?

徐唯辛:对啊,当时五百美金是很多的钱,相当于我当时一年的工资,我那个阶段比较穷,画都卖光了。但是过了二十多年以后,我偶然发现那幅画还在那个藏家手里。因为很怀念那段时光,我就想把这个作品弄回来,作为我艺术生涯的一个见证。于是就跟他商量说能不能给他换成肖像,把这张画换回来,结果他欣然同意了,我也很高兴。

艺术简历

徐唯辛 教授,油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教育部高等学校美术学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2005 年~2013 年任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院长,1981 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1988 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学位。作品曾参加首届中国油画展,第六、七、八、九、十届全国美展,多次获奖。代表作有《矿工肖像系列》油画、作品《历史中国众生相1966—1976》、《民国知识分子肖像系列》等。近年应邀在UC 伯克利、UCLA、芝加哥大学、密西根大学、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等大学作题为《中国当代艺术观察——思考与实践》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