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高士入画品 云起年少时——访著名画家高云

发表时间:2017-03-02  来源:大河美术 盛大林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新正将尽,乍暖还寒。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记者如约来到了位于南京龙蟠里的江苏省文化厅。这是一个民国留下来的院落,通体漆红,古色古香。主管文化的职能部门在这样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文物建筑里办公,再合适不过。再看高云先生,面如满月,神清气爽,举止中透着儒雅,声音充满磁性。记者知道,他的日程安排得很满,所以采访很快就切入了正题——

《大河美术》:您领衔创作的中国画《永乐修典》刚刚入选了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这幅作品的中央部分以工笔重彩描绘,周围则几乎是纯粹的白描。这样的构思非常别致,让人耳目一新,也得到了专家组的高度评论。请您介绍一下,这样的艺术语言及表现手法是如何构思出来的?

高云:这个选题的难度确实很高,但其他选题都分完了,这个最难的选题留给了我。中国美协的领导认为,我肯定有办法。这是信任啊!我不能辜负!我专门研究了《永乐大典》产生的过程,确定了三个要点:一、它是皇家工程;二、它是纯手工工程;三、它是个浩大的工程。所以,这幅画的人物必须很多,而且明成祖朱棣还必须出现,但皇帝不可能出现在车间。很难办!我们决定来个“似与不似之间”,似乎是这个场景,似乎又不是这个场景。实际上不在一个空间,画面上又呈现在一起,就像是“穿越”!于是,我们把众臣工向朱棣呈上新鲜出炉的部分典章的瞬间放在画面中心,用工笔重彩的手法,而周围白描的人物是生产图书的流程。这样的构思,现在说起来容易,当时确实是煞费苦心。美术最讲求创新,我们这个画法是史上未有的。除了上述三个要点之外,我们还讲求时代特色和中国画法。所谓“时代特色”,就是指画上的所有元素都要具有明代的特征,比如中间那部分就是取法明代的重彩肖像画。同时绘画语言还要是中国画的画法,而不是油画的画法。比如它不是“ 焦点透视”,而是“ 散点透视”。所以,这幅画首先在构图上是创新的,又把工笔重彩和白描相结合,还吸收了明版画的手法,也就是说这幅画的所有基因都是中国的.

《江南好》 200cm×120cm

《大河美术》:刚才您特别强调了“创新”,这确实非常重要。这让我想到,您在人物画创作中的主要题材——高士。众所周知,高士是中国人物画史上最重要题材之一。自东晋以来,涌现了很多以画高士为主的画家以及经典画作。也正是因为“崔颢题诗在上头”,选择这个题材非常具有挑战性。那么您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样一个创作的方向?与流传下来的经典高士画相比,您认为自己的高士画有没有独到之处?

高云:古代人画高士,基本上就是画自己,也就是画当代人嘛。我们现在画高士,是画古代人,这就不一样了!我画高士,首先画的是一种精神,而不仅仅是画一个人,也就是在张扬高士的精神和风骨。“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就是最典型的文人情怀。比如那一张画顾宪成的画,构图上,后边是一块太湖石,前面端坐着穿着红衣的顾宪成,再前面是一汪水,发黑的深蓝的水。这都有着深刻的寓意:比如太湖石,为什么文人喜欢?因为它代表着文人的品格,它灵、透、秀、硬。你看,我们文人,很灵动、很聪明、很秀气,而且很硬——“又臭又硬”嘛!所以,那块太湖石,像纪念碑一样,象征着他的品格。再一个,他穿着红衣服,象征着一腔热血和一片忠心,对国家,对民族。而画上那一汪水,因为他是投水自尽的。再一点,就是更加注重构成和装饰性。

另外,我更加注重我的艺术个性及语言的创新。我的高士,跟山水相结合,一定要画出意境来的。张大千之后,高士与山水相结合的画家不多。我的高士和背景,也是工笔重彩和水墨有结合,有对比,这也是我的特点。所以,从精神诉求,到构图及构成,再到艺术语言,我画的高士都有我自己的特色。

《大河美术》:画高士和仕女的画家都很多,但美术界有“仕女画家”之说,却没有“高士画家”之说,这是为什么呢?

高云:这也不奇怪,因为女人更美嘛。我们说“美人”,指的就是女人。虽然男人也有美的,壮美也美嘛,但还是美女更受青睐。美女是男人爱看,女人也爱看;男人是男人不爱看,女人也不爱看。你看,现在杂志的封面上,大都是美女,很少有帅哥。这是因为,人们一般都是拿女人作为美的标签,这也是人性的表现。所以,欣赏美,更多的是欣赏女人的美。画家更重视画女性,观众也更重视看女的。古今中外,都是如此。其实,我画的美女比我画的高士更有名,朋友们都喜欢要我的美女画,画廊也更爱买我的美女画。

《魂系马嵬》195cm×165cm(与何家英合作,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

《大河美术》:一提起您,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连环画。在第六届全国美展中获得金奖的是连环画,您也被列为“中国连环画十家”之一。可以说,您成名于连环画,而且取得了十分骄人的成就。现在,连环画基本上已经消亡了。您觉得连环画在您的艺术道路上意味着什么?您怎么看待连环画的消亡?

高云:这跟一个艺术家的审美价值追求是有关系的。我一直认为,画是给人看的,一定要尊重读者,尊重观众。艺术为人民服务嘛,这不是空话。徐悲鸿讲:“人民需要艺术,艺术更需要人民。”你的画如果没人看,那就成了“孤芳自赏”!我最先是从年画开始的,18 岁就出版了年画《小小神枪手》,这就是为农民创作的,那时候就出名了。接着就是连环画,男女老少都爱看的。“文革”后期,连环画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精神慰藉。再后来,我又画邮票,它是文化的使者,国家名片,同样是为大众服务的。包括我现在画的国画,都很写实,也是这样。不过,让我收获最多的是连环画。第一,它为我的构图和造型技术打下了非常扎实的基本功。不管画什么样的人物,我不用写生,默写就够了!第二,连环画给我带来了一个重要的理念,那就是尊重读者。不知不觉,潜移默化地,在画的过程中,就会想到读者。比如,我这样画,读者能看明白吗?这也是一种价值取向。第三,就是给我带来了巨大的荣誉。我得到的最高奖项就是来自连环画,全国美展的最高奖,二十几岁就进入了全国美术大会的主席团,一步登天,轰动美术界啊!另外,经济上,连环画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的稿费收入,上世纪80 年代就成了有名的“万元户”,呵呵。其实,连环画也并没有消亡,现在的全国美展中仍然有连环画,在“其他画种”里面。真的非常感谢连环画!

《大河美术》:您成名确实很早。青年时期曾创作了大量高质量的画作,甚至创下了一届国展独揽四个大奖的奇迹。但此后有十来年的时间,因为行政管理及经营工作,您的绘画几乎撂荒了。回头再看,您觉得是得多还是失多?如果重新来过,您还会这样选择吗?

高云:我还会这么选择。中国书画,最终拼的是修养。就在两三天前,我看过一篇文章,题目是《没有当过官的画家成不了大画家》,说是古代的大画家都是当过官的。不是因为当官才画得好,而是因为当官后修养就上去了。“磨刀不误砍柴工”。做官损失的是时间,得到的是历练。你的阅历,你的修养,都会体现在画上。比如我画的人,别人一看,都是有品位、有思想的人。“画如其人”嘛。对成熟的画家来说,技巧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的思想和观点。

《都市行者之越野车族》130cm×200cm 入选国家画院2015年展《写意中国》,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还记得我们吗——纪念新四军建军70周年》 195x115CM 获全国美展提名奖,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艺术简历

高云     1982 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专业,一级美术师,全国政协委员。曾任江苏美术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江苏省美术馆馆长。现任江苏省文化厅巡视员,江苏省文联副主席,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会长,江苏省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兼任中国画学会副会长,中国美协理事及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院务委员及中国画院副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研究员,南京艺术学院客座教授,南京大学兼职教授。作品获全国美展金奖一枚、银奖一枚、铜奖两枚以及特别奖和提名奖;应邀为国家邮票印制局创作并发行邮票七套,获全国最佳邮票奖、优秀设计奖等项奖。获江苏省人民政府授予的首届江苏省文学艺术政府奖、首届江苏省德艺双馨艺术家荣誉称号、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获省委省政府颁发的江苏省紫金文化奖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