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直击艺考

发表时间:2017-03-03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今年伊始中央美术学院宣布“取消英语单科限制”一石激起千层浪,2 月初中国美术学院专业考试“诗词入题难倒考生”更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随着2017 美术高考的全面铺开,“艺考”中的关键词和新动向牵动着考场内外无数人的心。九大美院的招考政策有哪些新变化,专业美术学院如何解析?面对种种出其不意的考题,美术培训机构如何应对?而在艺考连年“高烧”的背后,又有哪些理性的思考与犀利的批评?

栏目主持:彭彬

西安美院:如何把脉2017 艺考新政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2017 年艺术高考火热进行中,“ 艺考”再度成为媒体热词。那么今年艺考中有哪些关键词和新动向值得关注?西安美术学院领导、教师和美术培训机构的有关负责人如何解析?请看本报特约记者从西安发来的调查采访——

被采访人:王家春(西安美院党委书记)

记者:近年来,国家艺考政策不断收紧,比如全面实施省级艺术专业统考,取消了部分学校的校考招生资格;而且艺考的文化课门槛也进一步提高。西安美院是怎样的?

王家春:上述改革举措无不表明国家对艺术教育的重视和艺考政策的进一步完善。高等艺术教育的总目标应该是注重综合素质的培养、增强创新实践能力,锻造健全的人格。西安美院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任务,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素质。如全力打造“未来艺术家”大学生艺术品拍卖会品牌,倡导丰富多彩的校园文化活动,形成了国画系书法展、版画系“诗性印痕”版画诗歌联展、设计系“曙新杯”设计大赛等一批“一系一品”校园文化活动品牌;近年来在围绕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方面,打造了“灵感快跑”创意季、尖峰训练营等活动,建立学生创新创业项目筛选、比赛、培训、孵化一体的工作机制,我院已成功获批“陕西省实践育人创新创业基地。下一步将围绕基地建设打造少儿美术培训、互联网+文化、文创旅游产品研发、公益艺术项目运营、特色城镇建设规划等五个特色孵化平台,拟设立学生创新创业奖学金,紧紧抓住文化产业发展机遇,积极对接各类艺术创新项目。从源头上说,艺考是高等艺术教育不可或缺的环节和阶段性的基础性工作,艺考选拔和输送的生源素质是尤为重要的,由此,在本科招生政策上的上述举措与改革从实质上说都是为更好地实施艺术教育的总目标服务的。

记者:继中国美术学院和四川美术学院两大美院取消本科招生英语单科限制后,中央美术学院在2017 年本科招生简章中也宣布取消英语单科限制。这一举措几乎赢得了压倒性的叫好声,但也有人士担忧:一朝取消,会不会因噎废食?针对这几所美院的此项举措,西安美院是如何看待的?

王家春:我们关注着兄弟院校在招生制度上的动向,理解和尊重他们因地制宜所采取的改革举措。高等美术院校要注重学生综合素质的培养,主要包括思想、认知、身心这三个方面。在思想上,要有坚定的政治立场和良好的道德修养;在认知上,要努力培养观察、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从而达到理论与实践的互为促进;身心包括身体和心理两个层面,强健的体魄、积极向上的心理是培养综合素质、提高创新实践能力,和锻造健全人格的必要条件。总之,高等艺术教育要紧紧围绕培养独立健全发展的人格这一总目标。而直接为大学的生源选拔服务的本科招生制度的改革也应该服从和服务于这一总目标。从过往来看,针对高等美术院校的招生,英语作为门槛,会使得一些专业不错的考生与理想的艺术殿堂失之交臂,是十分可惜的,应该“不拘一格降人才”,而不是设置过多的貌似有理的条条框

框而在实际上事与愿违,阻碍艺术人才的选拔。

被采访人:郭志刚(西安美院美术教育系教授)

记者:2017 年中国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的命题创作,要求考生根据一首唐代古诗进行创作。这一“惊人之举”较之过往,超乎寻常,始料未及,引发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更让不少考生叫苦不迭。对这一出题方式,业内人士褒贬不一:有认为确有必要回溯传统;有认为不可操之过急;有认为艺考应该走“朴实无华”的套路,诗意的考题,能否真的可以考出考生的基本功和文化素质?

郭志刚:历史上无论作为考题,还是艺术家的创作,不乏诗意的考题和诗意画的创作。南宋画院的考题:“深山藏古寺”,有考生巧妙地只画深山幽谷中,小溪旁,一挑水的小和尚,“深山”、“藏古寺”的考题题眼,被很好地表现了出来,高分是必须的。还有上世纪50 年代,齐白石应老舍之邀,以清初诗人查初白的诗“十里蛙声出山泉”为题,现场作画,老舍欣然提笔,画面画一山泉,特写一群水中嬉戏的小蝌蚪,很巧妙地点题,成为画界趣谈。至于美术高考命题中以古诗来进行命题创作,是个新生事物,一时有观点不一,是可以理解的,但艺术贵在出新,创作贵在有思想,命题创作要求在悟出诗意的基础上作画,是美术高考的一种探索,也是一种创新和进步。当然具体到难易程度的把握,有待商榷,有待完善。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举有助于培养学生应变能力和创新能力,减少应试培训的影响,有利于发现人才。不仅对考试本身,尤为重要的在于,让考生懂得画家不只是会画画那么简单,艺术家是需要思想需要全面的学养的。有志于成为艺术家,就要从早抓起,提高和拓展自身的综合素质,发挥自身的主观能

动性,培养创新意识和能力。

被采访人:张河清(西安艺大美术文化学校校长)

记者:从2017 年的艺考基本情况来看,美术专业的招生考试依旧火爆,报名人数众多。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艺考,是“迎难而上”还是想要继续走“捷径”?

张河清:现在很多家长都注重孩子的全面发展,越来越多的孩子从小就开始接触美术,从而出现更多对美术有兴趣、有特长的学生,这类学生文化课也不一定差。通过走艺考这条路,确实能部分实现学生上一本、甚至名校的愿望,因此选择艺考之路的学生中不排除有此等情况;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国家层面对文化艺术大发展、大繁荣的积极推动,日常生活中与艺术的关联越来越紧密,人们对艺术越来越有正确的了解和认识,社会对艺术人才的需求日益加强,艺术家的地位也不断提高,所有这一切无不激发了年轻学子对艺术的兴趣,这应该是艺考火爆的根本动力。

记者:西安美院2017 年艺考招生的一个重要不同,就是往年素描80 分,色彩100 分,速写20分,而今年调整为素描、色彩、速写各100 分。《速写》考风景临摹,《素描》考静物写生,《色彩》考人物头像写生。作为专业艺考培训机构负责人,您对此怎么看?

张河清:西安艺大美术文化学校比邻西安美院,时刻关注西美的艺考改革。我们注意到了这个变化,对此是赞同的。素描静物写生能客观地考查学生的造型、透视、构图等素描基本功;要画好色彩头像的前提是必须具备素描头像的功底和对色彩原理、色彩关系的掌握;而速写考世界名画风景临摹,则旨在考查学生的临摹、概括和创新能力。其意义还在于鼓励学生亲近大自然,注重室外写生课,多加关注、热爱生活,全方位提高自己的综合艺术修养。其实艺大美术文化学校在美院考风景之前,每年都会定期组织大型的风景写生课,这样不仅能够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增长见闻,更能拓展其艺术表现空间。我认为,作为高等艺术教育的前哨,培训学校在培养学生绘画基本功、认识基本绘画规律的同时,应全方位地提高考生的文化素质和综合艺术修养,推展艺术表现基本功,培养创新意识,提高应变能力,等等,这些都是有待考前教育工作者进一步深究的课题。

记者:对于今年国美色彩考题的“不按常理出牌”您是如何看待的,会对今后的考前培训产生什么影响,又会做何调整?

张河清:“诗情画意”,寓诗于画,画里含诗,本就是中国传统绘画,尤其是文人画所追求的审美境界,艺考出现根据诗意创作的考题,我们持完全赞同的观点。这类考题有一定的引导意义,能够促进广大美术考生在埋头集训的同时,更要理解传统文化,注重自己的文学修养。美术培训的实践证明,文化课基础好的学生对画画的理解、接受能力也相对较强一些。“不按常理出牌”也给为应付考试而学画画甚至临时抱佛脚式猜题、背题的培训模式敲了警钟。

被采访人:西安美院考生

2 月25 日、26 日,西安美院本科招生的专业校考在曲江会展中心紧张而有序地进行。25 日下午设计类专业考试和26 日上午史论专业笔试结束后,记者先后采访了两名考生。

记者:刚刚结束的西美的专业考题,《速写》、《色彩》、《素描》科目与预期有什么异同?难度如何?

考生A:速写考风景临摹感觉有难度,而素描考静物写生,色彩考头像写生都是平时培训的范围,感觉比较轻车熟路。

记者:今年史论专业写作能力测试首次由网上提交改为现场写作,对此你有何看法?

考生B:虽然一开始有些紧张和茫然,但我感觉这样更加公正公平,现场写作较以往的网上提交更能检测实际能力和真实水平,结果更令人信服。

记者:面对即将到来的成功或者失败,有何感受?

考生B:我们付出了很多,除了文化课的学习,在专业课的训练上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西安美院考生云集,竞争激烈,金榜题名固然皆大欢喜,但也能坦然面对落榜,自己努力了,就别无怨言。是的,花香自苦寒来。为了实现心中的艺术梦想,艺考生们数年如一日,埋头苦练。艺考后,还要面对文化课高考的选拔,每个艺考生都付出了很多。而每个艺考生的背后,牵动着家长、培训机构、母校和未来理想的大学,家长、学校、社会都在努力着,为了选拔和培育艺术人才,多方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作者系西安美术学院史论系教师,艺术学博士,批评家,策展人)

“学而劣则艺”当休矣    ——乔志强(岭南师范学院美术与设计学院教授)

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和高等院校的一再扩招,艺术类考生渐成异军突起之势,考生队伍逐年增加。“艺考热”持续升温的现象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议论。众所周知,在高考中,对艺术生文化课成绩要求相对较低,通过艺考进入大学也就成为诸多文化课成绩不佳的考生及其家长的首选。艺考成为升学捷径,“文化课不好,转行考艺术”成为考生、家长甚至学校领导、老师的共识。事实上,高校的连年扩招,艺考文化成绩的低门槛,使得部分文化成绩较差的学生,通过并不太长的“艺术培训”而成功进入到高等院校。学生圆了大学梦,中学提高了升学率,高校扩大了招生规模,看似一举多得。然而,这种“学而劣则艺”的现象若不能得到及时的纠正和引导,必将对当下的艺术教育和文化繁荣事业产生相当恶劣的影响。

进入21 世纪,高等艺术教育无疑进入飞速发展的快车道。艺术学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学科大类,美术、设计、音乐、舞蹈、书法、绘画、戏剧、影视等不同的艺术门类纷纷进入高等教育系统。任何一个艺术门类都是一门独立的学科和系统的学问,都涉及其独特的艺术语言、技法体系以及与本学科相关的史学、哲学、心理学、社会学、教育学等诸多的分支学科。它们从不同的领域和层面为该门艺术所以为“学”提供强大的学理支持。比如,绘画美学从哲学和美学的高度,对绘画的性质、功能、内容和形式、创作和审美等根本性问题进行抽象的学理概括;美术史则对不同时空关系中的美术作品、美术现象及与之相关的历史文化背景进行学术性研究,概括各个时代的审美意识和风格演变,从而把握其历史发展的基本规律;艺术心理学研究艺术创作的主体——艺术家的创作心理及受众的接受心理;艺术鉴赏和批评将艺术作品作为审美对象进行欣赏、玩味,并对之做出阐释和批判;艺术教育学则将艺术教育作为研究对象,揭示其本质和规律。每个分支学科构成独立的知识体系和内容,不同的内容结构又相互配合相互作用形成一个完整的学科大结构。诸多的分支学科之间既相对独立,又彼此依附、相互关联。要了解和掌握这些分支学科,无疑需要较为广博的文化知识和理论素养。

中华民族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古代的艺术家和劳动人民创造了难以计数美轮美奂而又独具民族特色的艺术作品,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艺术遗产。今天的艺术工作者们需在继承民族优秀文化遗产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和发展。每一时代的艺术作品都是特定历史时代的产物,是先民们文化和思想的结晶。显然,要想对古代的艺术品和审美文化有较为深入系统的理解,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和知识储备是必须的前提。不了解殷商社会的历史和宗神文化,也就难以理解甲骨文发现的历史意义及甲骨文书法的艺术价值;不了解商周社会变迁和礼乐文化,则难以对造型高古纹饰精美的青铜艺术有所动心;不了解汉代社会历史及其习俗,就难以对内涵宏富雕刻精美的汉代碑刻与画像石有系统的认识。古今中外的艺术发展史证明,但凡伟大的艺术创作都是在继承前人基础上的创新。文化水平的高下或许对某些艺术创作实践难以产生立竿见影式的直接影响,但从历史的、长远的眼光来看,一个人的综合素质和文化素养的高下,则严重制约其艺术创作的深度与高度。著名美术史学者陈传席先生研究后得出结论:唐末以后,没有一个大画家是不通美术史的。那么,为什么有人终身手不释笔地学画,却罕能成功,而在美术史上花很多精力的人却能捷足先登?他认为道理很简单:“终生作画的人,犹如低头看路、天天看,也不过是一小块水泥或几个脚印。通晓美术史的人,犹如登上高山之巅,俯视天下,千峰万壑,九曲回肠,尽列眼下。见识有大小之分,胸怀有阔狭之别,眼光有高下之异,得于目会于心不同,应于手现于纸,当然有异了。”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在谈到书法专业研究生培养问题时,特别强调:“除技法外必须有一门学问做基础,或是文学,或是哲理,或是史章传记,或是金石考古。”他指出,20 世纪二三十年代,在上海书法圈轰动一时的人,技法上未始不好,后来声名寂然,实是“缺少学问基础之故”。(《写给刘江先生的信》)

然而,比照当下的现实,“艺考热”的持续升温,催生了大量“学而劣则艺”的考生,他们对所学专业并没有真正的兴趣,仅有的一点专业基础是靠“考前培训班”突击而来。“学而劣则艺”给当下的高等艺术教育带来了极大的隐忧,学生厌学,给从事教学的老师带来了诸多的无奈和困扰,让从教者丧失为师者应有的尊严和成就感,甚至造成教师的职业倦怠。笔者长期在高校从事美术和书法专业的理论课程教学,对艺术生文化基础的薄弱切肤之痛。由于他们在高考中文化分数比同档次大学的其他专业低一大截,个别学生文史基础差得超乎想象。作为大学本科生,有人甚至弄不清西周东周孰先孰后,书法专业学生搞不清文徵明、邓石如为哪朝人物,美术生不知四王吴恽,这些虽是极个别的案例,但反映出的问题却令人忧心。这样的文化基础,严重制约了学生们的艺术想象力和审美感悟能力,很难想象其能顺利跨入专业学习的门槛。生源文化水平的薄弱,严重影响到高校艺术专业人才培养的质量,以致部分学生毕业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毕业即失业,或是被迫改行。这不仅严重地浪费了教育资源,也为学生和家长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于学生今后的成长与发展也并无多少实际益处。

艺术是高雅和深邃的,需要多门学问作支撑。艺术生产是人的创造力的体现,而创造性对人的综合素养和天赋的选择是很严格的。没有基本条件和发自内心精神追求的兴趣,因学习不佳而选择走艺术之路,这是对艺术本体和发展规律的漠视,对考生而言也绝非明智的选择。面对“艺考热”,考生、家长、学校和社会都应当有理性地省思。我们欣喜地看到,2017 年,中国美术学院国画专业的命题创作,引入一首唐诗,要求考生在悟出诗意的基础上作画。此举可谓是向国画传统的回归,对考生的文化素质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和挑战,自然也令不少考生叫苦不迭。国内一流艺术院校的这一创新之举,无疑是对艺术生基本素养和人才选拔机制的有益探索,对当下的“艺考热”也是一种理性的引导,我为之点赞。

“学而劣则艺”当休矣!

美术高考热的背后    ——薛亚军(艺术史博士)

每年艺考时,美术高考热的问题又会再一次被人提起。真可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大家也不过是将几句陈词滥调搬出来重新翻炒一遍而已,没有什么新花样,悲观地说,也不可能有什么新花样。大家痛心疾首的无外乎是美术高考热的现象极不正常,应该适时地降温,理性地对待美术高考;美术考生综合素质差,美术考生如何投机取巧,为能考取大学而强迫自己学美术而不管自己对美术有没有兴趣,只注重技法,严重缺乏大学生应有的文化素养;美术考前培训机构将学生教成了只会画照片的应试机器云云。

然而在每年近10 亿美术高考红利的利益驱使下,又有哪家培训机构能理性得下来呢?经过多则两三年,少则三个月的强化培训,就能以低于其他考生一半的文化分数进入大学,又怎能阻止广大考生不对此趋之若鹜呢?

我认为关心美术教育的众多有识之士之所以每年都关注美术高考热的话题,其实是在担忧美术高考热所引发的各种问题。美术高考热并没有带来美术生就业、公众美术教育水平的改变。据中国美协调查,近几年纯艺(国画、油画、版画等)的就业率非常低。“根据MyCOS(麦可思)对国内数百个专业就业情况调查发现,传统热门专业不一定就是就业的热门专业,美术专业是中国就业率最低的十个专业之一,毕业半年后的平均就业率为79.5%,其中一些如国画、油画、版画、雕塑类的专业,就业率甚至达不到10%。”(田园方2007)。美术高考热也没有带动公众的美术教育水平提高。君不见,去年贵为G20 峰会重要会议室的墙上不也挂着一幅地摊水平的“牡丹”画吗?相反,在应试教育的重压下,中小学应有的美术课被视为鸡肋式的副科,其教学时间被不断挤压甚至取消。

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关系,没有艺术院校美术教学与考试模式的引导,美术考前培训与考生应试不会出现前文出现的各种怪现象。因此,与其批评美术高考热,不如冷静理性地反思一下美术高考热背后的高校美术教育。

著名画家陈丹青就多次对美术教育中的素描教学提出过犀利的批评。他甚至说,一看见中国美术高考中黑乎乎、脏兮兮的素描就想死,宁愿自己永远不会画画。而更严重的是,这些美术考生进入大学后,还会在这种观念与技法指导下学习艺术。早在2007 年,广州美术学院教师苏坚就以行为艺术的形式对现行美术教育与考试制度进行了犀利的批评。苏坚在广州某美术考点门前扮成孔子形象,提着一面锦旗,上面写着美术高考的各种弊端。他将美术高考的弊端总结为“五气”:官气、阔气、暮气、傲气、娇气。苏坚认为现行的美术高考形式千篇一律,糊弄学生,使得学生即使考上大学也是虚有其表,在艺术的道路上走不远,而美术高考的这“五气”却被全国艺术院校竞相效仿,终于形成这种非理性高热不退的美术高考病态现象。可以说,苏坚的行为艺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美术高考热的主要弊端。

数十年以来,中国美术院校的题目几乎没有变化,无非是素描、色彩、速写外加创作几个固定科目,而素描色彩题目也无外乎头像、半身像与色彩静物写生。近年因为考生人数太多,很多艺术学院为了节省经费,获取更多的报名费,将石膏像或真人模特换成照片,考生人手一份,这样既出了题目,能叫更多的考生参加考试,又给学院节省了一大笔的费用。在美术高考热带来的巨大生源与利益诱惑下,全国80%多的高等院校都开设了艺术与设计专业。这些院校的专业甫一开办,便迅速扩大规模不断增加招生人数。甚至连一些专业性极强的院校如外语、医学、邮电、石油等大学也概莫能外。一个美术生一年的学费是其他普通专业学生的两三倍之多。这些高校面对此种诱惑又何乐而不为呢?而美术考生能依靠美术专项,以低于其他学生近一半的文化分数,就能进入一所一本甚至是重点大学,就难怪会出现美术高考热了。我们艺术学院现行的基础教学体系,还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照搬自苏联的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方法。在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针指导下,将素描独尊为“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今天各大艺术院校、专业的教师都是在这种体系下教育出来的,你又会期待他能对现行教育方式有多大的改革?对美术高考试卷与阅卷做出什么样的改变呢?假使不小心招进一个艺术思想观念前卫的高水平的考生,这些靠“三大面五调子”出身的教授也未必教得了吧?!

因此,只有艺术学院内部尝试教学改革,从艺术的本质出发,从专业教学需要出发,同时借鉴世界其他国家的先进艺术教育经验,改革既有教学模式,注重学生艺术思想与观念的培养,不再背负“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的沉重学术包袱前行,也许还有可能从根本上扭转现行的艺术教育模式,从而反过来影响既有的美术高考。非如此,而简单地批评美术考前培训班的教育方式、广大考生非理性的参考热情,终究是隔靴搔痒。

可喜的是,一些如中国美术学院等重点美术院校今年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在考试内容与形式上着手进行改革。如中国画专业试卷根据刘禹锡的诗句进行绘画创作,这就不仅需要绘画技巧,还要有一定的文化素养来理解唐诗的意境,并在此基础上综合所学技法将其视觉化表现出来。在这种考试面前,美术考前班在培训时,也不敢再简单地教学生画素描石膏像、头像,甚至押题教学了。也许假以时日,在这样的考试形式导引下,美术考生的训练内容与水平也会相应改变。


艺考培训:只能用“金子铺路”?    ——记者 毛亚珂

艺考美术素描培训

2017 年2 月7 日,初春的江南依旧清冷,而中国美术学院2017 年招生考试却火热开启,率先拉开了农历新年全国艺术类专业考试的序幕。随着2017 年美术高考的全面展开,为考生们保驾护航的各大培训机构也都摩拳擦掌,使出浑身解数来应对艺考“ 大敌”。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那么在培训机构眼中,近年来的艺考有哪些走向?面对各种出其不意的考题,培训机构又是如何应对? 面对社会上关于“ 艺考培训、金子铺路”的说法,他们又如何辩解? 为全面了解艺考现状,记者先后采访了两位著名艺术机构负责人徐福庆与安晓聪,听听他们是如何与艺考“ 过招”的。

门槛提高九大美院依旧火爆目前提起艺考,非“ 火爆”一词莫属。如前几天一直在持续刷屏的中国美院全国共有6.5 万人报考,创下近十年之最,录取比例为40∶1,更是直观地把艺考的“惨烈”状况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出来,竞争也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通过查阅资料,记者了解到,近年来,艺考政策不断收紧,比如全面实施省级艺术专业统考,取消了部分学校的校考招生资格,而且艺考的文化课门槛也进一步提高。本以为这些都会进一步成为艺考生的“ 拦路虎”,但是从2017年的艺考基本情况来看,美术专业的招生考试却依旧火爆异常。针对这一现象,徐福庆向记者解释说,这种现象其实并不新鲜,一些具有优质教学资源的热门学院如中国美院、清华美院、鲁迅美院等九大美院一直深受考生青睐,火爆状况几乎年年如此。并且在可预见的未来,这股热劲还会持续非常长的一段时间。但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与此同时,我们也不难发现一些普通的全日制本科的美术招生考试相对“ 清冷”了许多。可见名校的光环对于考生来说还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据我观察,艺考的一个宏观趋势是学生的报考总量其实是在不断减少的。如今艺考虽然火爆,但却不是高峰期,相反从2008年到2010 年是艺考的一个峰值,是报考人数最多的时候。从2011年开始,参加艺考的学生总量在减少,而各大高校的招生人数却稳中有增,所以近几年的升学率较以前是比较高的。这对于准备参加艺考的考生其实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徐福庆说。

考题僵化学生绘画风格千篇一律

“ 今年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国美的套路”“ 国美虐我千百遍,我待国美如初恋”“想靠模式化的训练考美院是不行的,国美做到了见招拆招”…… 诸如此类的“ 泣血”评论连日来几乎在微信朋友圈、各种媒体报道中均可见到。中国美院靠“套路”上了各大网站的头条,但也折射出了如今美术教育的一个极大弊端—— 模式化。

“ 现在的学生在慢慢地走向一种模式化,无论是训练的模式还是学生画画的模式。尤其是近几年不少省份美术统考和学校单招的考题主要是画照片,我本人觉得有利有弊。艺考的考题犹如“ 指挥棒”一样,指挥者培训机构带着学生一直画照片,导致学生的绘画风格千篇一律。今年国美的‘ 惊人之举’,让措手不及的考生叫苦不迭。其实,即使一部分考生顺利进入自己的理想大学深造,但是毕业之后,他们还是会面对一个更加严肃的话题,那就是职业规划。而现在的艺术培养与选拔模式对他们日后职业修养的影响也是不容小觑的。”徐福庆与安晓聪对此状况都深感遗憾。通过观察我们也不难看出如今美院在考题设置方面也有自己的一个趋势,由过去的纯考绘画技术层面慢慢向考察学生的综合素养方面过渡。除去技术,学生的绘画理念、对社会与生活的关注与理解以及能否找到自己与这个时代在艺术层面的联系等也是艺考考察的重点。因为这些方面的素养关系到学生进入大学之后整体素质的再次激发程度。这或许是美术教育纠偏的一个开始,同时也给艺术培训机构敲了一记响钟。

“金子铺路”、“提升素养”哪个才是硬道理

“ 今年国美的中国画考试用了整首唐诗来命题,还是比较少见的。在过去的中国画考试里,通常会以一句古诗来命题,因为一句古诗内容集中,好把握。整首诗词就很开阔了,从景到人都有,要表现全诗就比较难。这也是难哭一大帮考生的原因。”针对今年的国美“ 意外考题”,安晓聪进一步向记者解释说,“今年的考题如此设置,我不觉得意外,相反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这样的考试考点内容很多,强调各方面的综合修养,也说明了我们的艺术教育正在回归。‘诗书画印’是中国画特有的,而‘诗’排在首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今面对诗词考题,考生大呼太难,或者直接弃考者也有,不是考题设置出了偏差,而是考生自身的问题。面对意外考题,考生的自身综合素质强才是打赢这场‘ 艺考大战’的硬道理。”

艺考之路不平坦,却承载了家长、老师和考生的无限憧憬和希望。“我发现人们对艺术培训还是存在一定误解。尤其近年来‘快餐式’的艺术培训可以说遗毒深厚,让许多家长和学生不惜一掷千金地向培训机构‘ 砸钱’,以为用金子铺成的艺考之路会变得平坦无碍。但恰恰相反,艺术培训其实也是艺术教育的范畴,是需要细水长流的。目前社会上一些培训机构抓住部分家长和学生这种急于求成的心理,往往会收取高昂的培训费用,在一定程度上也极大地扰乱了市场秩序。对于这种行为,我是深恶痛绝的。同时也希望未来有关部门可以加大巡查力度、整合教育资源,甚至形成联盟、资源共享。我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艺考培训终将形成自己的行业规则和品牌化发展道路。”安晓聪说。

变化 | 2017九大美院艺考解析——张婷婷

2 月7 日,中国美术学院2017 年招生考试正式开始,关于“ 中国画专业考试中古诗词的考题难哭考生”的新闻也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一年一度的美术高考大军也开始踏上艺术征程。随着2017 年美术高考的全面展开,今年的艺考九大美院又有哪些新变化呢?

中央美术学院的考试时间为3月4 日至5 日,在考题设置上,造型专业速写调整为命题速写,取消命题创作科目;实验艺术专业考试科目原两个单元的“思维活力”和“美术鉴赏”调整为“ 美术鉴赏与思维活力”一个考试单元;美术设计类专业考试时,要求由用图钉固定四角调整为用胶条粘裱试卷四周,以保证试卷平整。相比往年,央美今年的造型艺术专业增加了5 个招生名额,在录取方面,央美也作出了调整。往年,中央美术学院要求美术生高考成绩文化课达到分数线,今年则改成需要达到文化课相对成绩。

中国美术学院今年新增书法理论和教育专业,招收15 人,艺术理论类新增收15 名,设计艺术类新增收7名,而在书法篆刻、图像与媒体艺术、建筑艺术、城市设计、景观与环艺类则有不同程度的减招。在专业设置上,艺术史论新增艺术史与史学研究方向,造型艺术类新增综合绘画方向,公共艺术新增场所空间艺术方向,艺术与科技新增色彩设计方向。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本科招考于2 月25 日开考。据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招生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清华美院的招考方式较2016 年没有特别改动,只是较去年增设了一处考点,在全国共计设置考点8 处,其中去掉了2016 年设置的南京、广州两处考点,改为青岛、深圳、杭州3 处。在录取方面艺术史论专业取消文化课最低要求,直接按照文化课相对成绩排序,统一划定全国录取分数线,每省不超过2 名。

四川美术学院2017 年取消了英语单科线,并对招生计划进行调整,造型类今年招收644 人,减招57 人;设计类604 名,减招45 名。在考试时色彩科目可以使用丙烯颜料。2017 年广州美术学院在全国计划招生1200 人,相较于2016 年的1335 人亦有所减少。该校工业设计、建筑学、风景园林专业在江苏、浙江、湖南、湖北四省招收普通类理科生,艺术教育专业在湖南、江西两省招收普通类文科生。

2017 年西安美术学院的专业考试命题将按照最新修订的《西安美术学院本科美术类专业课考试大纲》执行,往年西安美术学院素描占80 分、色彩占100 分、速写占20 分,而2017年考试大纲调整为素描、色彩、速写各100 分,是一个比较大的调整。从今年开始,西安美院限制考生只能报考设计类、造型类、书法类、史论类、音乐类中的一类,而今年西安美院的招生相较去年设计类增加了20 名,造型类减少了56 名。

鲁迅美术学院2017 年各专业均为文理兼招,考生由原来的限选3 个专业志愿,统一改为限选4 个专业志愿,摄影、影视摄影与制作、动画三个专业的校考合并,均为素描半身像、速写和创意色彩,各100 分。今年鲁迅美院新增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视觉传达设计、工艺美术、数字媒体艺术合并,考试科目为创意素描、创意色彩和创意设计,办学和考试地点均在大连。

湖北美术学院2017 年戏剧影视美术设计专业停招一年。2016 年湖北美院的考题素描为照片头像写生,色彩静物照片或风景照片二选一,速写为人物大场景照片。而2017 年的招生简章考试科目中,绘画设计类专业考试科目明确:色彩为静物写生、速写为场景创作、素描为静物写生。

2017 年,天津美术学院计划招生1030 人,其中,绘画类360 人(减招35人),设计类530 人(扩招25 人)。史论类专业的考试科目由去年的命题绘画和素质测试改为美术鉴赏。美术鉴赏为笔试题,旨在考查学生对艺术现象的分析和鉴赏能力。综合看来,2017 年各大美院的招考均在延续往年的基础上略有调整。比如,在文化课的录取上,逐渐取消单科文化课的限制,更加注重创意、速写等科目的成绩,避免美术速成带来的弊端,保障了具有专业天赋的艺考生的利益。此外,特别值得关注的一点是,2017 年各美术院校在基本无扩招,或普遍缩减造型类专业考生录取人数的情况下,唯独对设计专业进行了扩招。在当下时代发展的大背景下,我国由生产大国向创造大国转变,更加强调文化自信,就美术领域而言,相信这也可算是一个缩影。这些变化能否给中国艺术教育带来一丝欣喜,我们还需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