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论坛

煌煌大观 妙趣横生 ——黄永玉生肖画品评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朱万章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一个画家,以每年所属的生肖为题画一组画,连续画十二年,形成一组完整的生肖画,这在中国绘画史上,确乎是开了先例的。有意思的是,每一组画是十二张,十二个十二张,就是一百四十四张,正好可以凑足一个规模不小的展览。于是,这个画家便以这十二组画,起名为“十二个十二个月”,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隆重展出。展览正值丁酉春节期间,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挤满了展厅,男女老少都对此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纷纷到自己所属的生肖画前留影,以志鸿爪,极一时之盛。这个画家,便是黄永玉。

黄永玉  马

以前在很多地方看过黄永玉的展览,印象最深还是他的荷花,其次是花鸟、山水、人物、书法等。他的画大多赋色鲜艳,色彩对比感强烈,融合了西洋画的元素,且题词多诙谐幽默,往往为平实的画面锦上添花,妙趣横生。但集中起来见到完整的黄氏十二生肖画,在我却是第一次。所以,能同时领略黄永玉十二年来精心绘制的所有生肖画,真的算是视觉上的饕餮盛宴了。

黄永玉我拿耗子药当早餐

正如其人,黄永玉在其生肖画中表现出特有的幽默。每一种生肖,他都会结合历代传说、俗谚俚语或自己亲身经历,有的还会结合时事政治,与时俱进,显现出机敏的讽刺与发人深思的揶揄。有的是带泪的微笑,有的是辛辣的调侃,还有的是平铺直叙的呈现,更多的还是不温不火的春秋笔法,给人以深邃的遐思。笔者在饱游这些蕴含黄氏生命激情与思想情感的艺术佳作时,颇有感触,遂以每种生肖各择一画,述其观感,略窥其一斑。

黄永玉嫁狗随狗

“鼠”是十二生肖之首,在“鼠”画中,一只肥猫推着一辆小车,车斗里装着一只小鼠,另有一只小鼠从旁边耳语道:“也不想一想,牠为甚么对你这么好?”一语中的,可谓警世良言;画“牛”则意味深长地题写“小孩你不知道世上曾经有过两种牛棚”,所绘一只老牛困于囹圄,墙上写着“坦白从宽”四字,相信但凡熟悉那段动乱历史的人对此都不会感到陌生;在“虎”中,他讲到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莆田县一小学,春天老师带学生春游至郊外,学生在山洞抱一小虎出来,并说洞里还有,吓得老师吹哨赶忙回家,幸好母老虎没有回来。这个故事读起来有点惊心动魄,可画面却是一个活泼可爱的长辫子女孩抱着一只憨态可掬的小老虎;画兔子时,兔子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吃窝边草吃什么?”兔子口含青草,颐指气使;“龙”是十二生肖中唯一虚构的动物,所以画中表现出的故事也令人忍俊不禁:“一个人拜支离益为师学杀龙的本事,学了三年,弄光家产,总算把本事学到了手,没想到的是,世界上根本没有龙”;

黄永玉蛇到哪里去了

在“蛇”画中,他特地引用了《圣经》中亚当和夏娃的典故,并加以改造:“夏娃问亚当:蛇到哪里去了?亚当说,让广东佬偷去泡了酒。夏娃问,那底下这出戏怎么办?亚当说按既定方针办。”所绘两个裸体的肥硕男女立于苹果树下,双手叉腰,很有瞋目切齿之态。画中不见蛇,蛇影却在画中;“马”画中,仅画一人骑着自行车,其题句则为画面加了注脚:“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样的“马”现实中本来没有,若有之,则只有“洋马”(自行车)了;“羊”画,则是画小羊跪哺母羊,并在其侧题写一段母子对白:“妈妈,小羊干吗跪着吃奶?”孩子问。“感谢妈妈。”妈妈回答。作者以此传递感念母恩之意;在“猴”画中,绘黄、蓝、绿、灰四只猴在一只巨型桃子中,而四猴各抱一桃,作者的题词为画面提升了内涵:“不分黄猴、蓝猴、绿猴、灰猴,能摘得桃子就是好猴”,使人联想到著名的“黑猫白猫”论;“鸡”画中,一只硕大的母鸡仰天大叫,旁边则有一颗同样硕大的鸡蛋,其画面本身并无特别的意味,但读了黄氏的题词“生个蛋犯得上这么大喊大叫嘛”,甚觉辛辣;“狗”画中,一只精瘦的饿狗含着包子夺路而逃,作者题曰:“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赋予俚语以艺术造型;

黄永玉牛猪

“猪”画则是绘一头似牛似猪的怪物,讲的是一段真实的故事:“大跃进时,报载北京西郊某科研单位培养出一动物品种,系猪牛杂交而成,取名牛猪。身大如牛,外貌似猪,满山乱跑,不用喂饲,终日以青草为主食,性情活泼善良,适于大量繁殖。可惜这消息之后没有下文,遗憾!遗憾!”故事是真实的,而“牛猪”则是虚构的,画面发人深省,很有黑色幽默的味道。

黄永玉老虎放羊,饿了吃什么

黄永玉挂羊头卖狗肉

黄永玉不是怀孕,是孙悟空在里头

黄永玉人贵有自知之明,你下什么蛋呢

      当然,黄永玉的生肖画远远不止于此。这些只是随机猎取的一角,据此可观其大略。很显然,黄永玉的生肖画已完全突破传统生肖画以吉祥寓意为主旨的构思。在画中,可以不见生肖动物,而仍然立意凸显;或见生肖动物,却被赋予新的内涵。所以,既可以将其视作教化助人伦的传统国画,也可以看做世事洞明的漫画,甚至可以看做是一篇微言大义的散文、针砭时弊的檄文。见一画而窥其意,在捧腹与笑骂中,大抵可深味其无尽的意趣。

                                                     (作者系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