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认准“主流” 延续“文脉”——访著名书法家钟明善

发表时间:2017-03-16  来源: 大河美术 记者 盛大林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春风拂新绿,暖阳沐古城。3 月初,记者乘高铁到西安,又乘车几十公里,来到位于咸阳沣禾苑的陕西明善博物馆及他的工作室。这是一个偏僻的村子,钟先生出生成长的地方。工作室非常简朴,沙发几案都像是农家的陈设,一如他那一身朴素的西装。长发花白,面色红润,步履轻盈,声音洪亮,让人不敢相信他已经年近八旬。

钟明善先生为《大河美术》题词

《大河美术》:今年央视春晚,五位著名书法家各自写了一个“福”字,引发了舆论的争议。很多人认为“糟得很”,当然也有人认为“好得很”。我知道,这五位书法家肯定都是您的老朋友。您觉得,他们写得怎么样?

钟明善:我觉得现在有一个不好的风气,那就是不管是谁到了这个舞台上,就会有人质疑。当然,多一个人质疑,也是好事情,但一定要客观!不能一有人上去,就非得说人家不好。好像说人家不好,咱就有本事了。这种心态不好。客观地讲,这几位朋友的字,还是可取的,他们都是在书法上下过苦功的。有些人不欣赏,可能是欣赏者的水平提高了,也可能是欣赏着的角度不同所产生的差异。评论别人,应该一分为二,不要求全责备。

《大河美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书法蓬勃发展,日益繁荣。同时,书法的审美取向似乎也发生了变化。比如有一个现象,那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感觉,书法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很多名家大家的作品,圈外人都莫名其妙。即使是圈内人,意见也常常相左。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钟明善:我觉得你对书法的总体判断非常好。这几十年来,书法是发展进步的。关于书法的欣赏,大家应当共同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书法的主流是什么?这不是指现在的主流,而是从书法艺术有史以来的主流。这是很要紧的。从魏晋的五种书体齐备,到唐代书法发展到高峰,应该说这个时候中国书法审美的主流已经形成了,楷模也产生了。每种书体,都有了典范作品,这是有共识的。人们经过几千年的学习、认准“主流”延续“文脉”——访著名书法家钟明善欣赏、研究,逐步形成了中国书法的审美理念。这种审美观,是“根”!有些书法家提出“耻与古人同”,我说你错了。我跟他们开玩笑说,你干脆去死算了。为什么?因为你现在的形象跟“蓝田人”、“半坡人”没多大区别——你跟古人本来就是“同”的嘛!“同”有什么可耻的?中国人心目中的美,都是有基本元素的。这些基本元素是千百年来逐步形成的,即使是发展了、演变了,也万变不离其宗。有些人达不到那种美,又急于创新,想形成个人风格,故意搞一些怪名堂,甚至发展到了“我美不过你,就与你比丑”的程度,还想让人习惯丑,这可能吗?不可能!有些有名望的人,基本功没练好,胡乱地写字,影响到别人,这是很糟糕的!创新不是写得面目全非,而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写出个性!

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河美术》:关于书法的雅和俗,古代的书论中也有抵牾,比如王羲之被公认为“书圣”,但也有人不认同。韩愈就说“羲之俗书趁姿媚”。徐渭则说“高书不入俗人眼,入俗人眼者非高书”。按照徐渭的说法,史上很多大家都要归入俗书之列。您是怎么看的?

钟明善:很多朋友,不去好好研究古代书法理论产生的背景。比如说韩愈,他为什么认为王羲之的字是“俗书”?为什么特别推崇怀素?韩愈是“文起八代之衰”的大文学家,对四平八稳的东西看不惯,所以产生了某种偏激,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诗人、文学家,常常是偏激的。“黄河之水天上来”、“白发三千丈”……诗人都喜欢夸张,夸张就容易偏颇。至于徐文长,他是一流的戏剧家、一流的画家,但是他的书法没有沿着小时候学过的王羲之等经典的路子走,他把绘画语言和书法语言同步,所以产生了个性非常强烈的书法作品。说实在的,对他的书法,我不敢恭维!比如他的一些竖画,蹬、蹬、蹬、蹬、蹬…… 乱用颤笔,就不美了,就是“病”!什么病?心脏病!我现在拿着话筒讲话,手就会抖,为什么?末梢神经炎!现在有些年轻人学这个。你要是健康的,学这个干吗?我写的《书法鉴赏》一书中,就把徐渭的《青天歌》作为反面教材。他把捺写得像破扫帚,这有何美可言?书法讲求“沉着痛快”,乱抖的时候肯定不“痛快”嘛!这方面很多人存在误解、误区,这也与当今一些名家的误导有关。

《大河美术》:大家都知道,书法开始拼的是技术,最后拼的是综合修养。我注意到,您不仅是位书法家,而且在绘画、篆刻、诗词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甚至对中医针灸也有所涉猎。您的知识面为什么这么宽?这对您的书法艺术是否很有帮助?

钟明善:这与我的成长环境有关。我从小在村里,接受传统教育,当然要背诵四书五经等经典。当时,我的蒙师郭仲屏先生,是上海美专毕业的。我们同村,他比我父亲大,我叫他“二伯”。我跟着他学画,经常去他家看他画画。而书法是跟着我的小学老师学的,他写柳公权,我也写柳体。后来老师写颜真卿,我又跟着写颜体。上大学的过程中,经历多次政治运动,其间画了很多的漫画,也搞了很多的美术设计。大学毕业后,工作中又结识了一位老书画篆刻家韩秋岩,就跟着他学。他还把我引见给另外几位前辈书法篆刻家。年轻的时候,因为生病,接受过中医针灸的治疗,然后跟着针灸老师学习,学到了一点儿皮毛吧。而这些涉猎,对书法的帮助是很大的。为什么?因为这方方面面都与中华传统文化思想有关,而书法就是传统文化思想的集中体现。

书《出关省亲诗》纪念于右任诞辰138周年

《大河美术》:提起西安交大,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所工科名校。但这所大学里竟然有书法系,您还是书法的博导。而且西安交大还建设了博物馆,这在国内高校中可能也颇具特色。而这些都与您有关。据报道,您捐赠了3000 多件文物,价值4500 多万元。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钟明善:这里又存在一个误解。交大的前身是南洋公学,盛宣怀创办的。创办之初就有人文社科方面的专业,抗战前期就有中文系。沈曾植、张元济两位校长都是书法大家,叶恭绰校长也是书画家,李叔同校友在诗词、书画、文学等多个领域造诣颇深。也就是说,交大原本就是个综合性大学,人文底蕴是很厚的,只是后来的发展偏理工了。所以,在西安交大创办书法系,不是我的创新,我只是在延续交大的文脉。我来西安交大后,学校领导很重视人文社会科学的建设,让我负责筹建书法专业,让我筹建博物馆。我多方收集、购买文物,并捐献给了博物馆。人生一世,图个什么?两腿一蹬,啥都没了!能为延续交大文脉、弘扬传统文化做一点儿贡献,我觉得值得。

艺术简历

钟明善 陕西咸阳人,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西安交通大学博物馆馆长。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国家画院书法篆刻院艺委会委员、陕西省文联顾问、陕西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西安书学院院长、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学会名誉会长、陕西省诗词学会顾问、西安终南印社顾问、西安交通大学博物馆名誉馆长。

1987 年获教育部“全国教师书法、美术、摄影展览”书法一等奖;2001 年被国务院授予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享受国家特殊津贴;2002 年《书法基础与欣赏》获教育部“全国普通高等学校优秀教材”二等奖;2006 年2 月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专题报道;2009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2013 年“中华传统文化思想与书法艺术”课程入选教育部第四批“精品视频公开课”。书法作品被故宫博物院、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中国军事博物馆等单位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