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雷祺发:美协与画院有过真正自由吗?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雷祺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自2007 年,吴冠中接受采访时发出“取消画院,取消美协”“别养一群不下蛋的鸡”的言论后,艺术体制的改革与艺术自由等问题始终没有离开过大家讨论的视线。而且近年来,取消美协、画院的论调甚嚣尘上,从未间断。近日,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览在江苏省美术馆拉开帷幕,沉寂十年之后,画院重启大展,颇具深意。毫无疑问,再次“高调”回归大众视野的画院也将再次面对质疑。但是质疑从何而来,如要改革又应该从何做起?种种“炮轰”舆论,到底是公立机构容易“招黑”还是自身问题太大?美协与画院真的会与我们说再见吗?质疑的背后人们是否存在一定的“误读”?面对社会上丛生的江湖画院,公立画院又该如何应对?凡此种种,都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美协与画院有过真正自由吗?

创作自由之于艺术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这对于身在美协与画院系统的国内艺术家来说,谈创作自由已经成为一种奢望。不是艺术家不想,而是体制不允许。当然,有的艺术家很享受体制带来的各种福利。对于作品的内在追求反而不是他的重心,画得好不如关系好成为体制内艺术家的基本共识。

自古以来,艺术对于上层建筑来说,它仅仅是政治意识形态的另一种反映。艺术所扮演的角色多是记录统治者的丰功伟绩。譬如阎立本的《步辇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等不少古代人物画作品,都会强烈彰显出这样的视觉画面。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夫画者,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可以“鉴戒贤愚,怡悦性情”。绘画对于走仕途的文人来说,要不就是政治的宣教工具,要不就是文人业余之娱,从未把绘画看得多么重要,比起仕途来它简直微乎其微。文人的建功立业,绘画是给不了的。这样的境况,并没有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改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古代美术史的建构其实是一部官方美术系统书写的美术史。说到底,今天的美协与画院也并没有摆脱这样的境况。政治风向标的变化,也就意味着绘画创作的变化。比如,上世纪80 年代曾有过短暂的艺术创作自由氛围,随着后来政治意识形态的改变而不复存在。今天的中国美术馆还会举办像1989 年的中国现代艺术展吗?显然不再可能。

艺术家吴冠中之所以发出“取消画院、取消美协”与“别养一群不下蛋的鸡”的言论,其实是他已经看到美协、画院问题的实质即今天的美协与画院的存在,并没有给艺术创作带来多少实质上的好处,反而是在浪费无数纳税人的钱。须知,这种情况从未在其他国家有过。即使是生活物质水平极为发达的美国,也没有为本国的艺术家开这样的先例,反而不少国外艺术家并不身在美协与画院,照样也能创作好的艺术作品出来。如大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莫奈《日出·印象》、梵高《向日葵》、毕加索《格尔尼卡》等无不如是。可见,生活在国内的美协与画院的艺术家实在太幸福,没能拿出好作品不说,还在背后轻松卖着自己画的画。

当然,新中国最初设立美协与画院,其实是为了照顾那些不在官方系统的老画家的实际生活问题。除了国家专门制定设置之外,不少地方省市也开始建立画院与美协分会。当时能在美协与画院工作的艺术家,其实艺术水准都是相当过硬的。比如江苏省国画院的傅抱石、钱松岩、魏紫熙、亚明等不少中国画家。像这类情况在全国其他地方也是这样,省市画院都有比较有实力的艺术家。但是,对于官方的美协与画院,不得不顾及政治意识形态的东西。新中国成立后,不少各省市的艺术家都有为人民大会堂创作作品的经历。当年傅抱石与关山月合作《江山如此多娇》,艺术家面对上级指令创作,什么该画什么不该画,显然在画之前是一清二楚的。诸如像石鲁的《转战陕北》、黄永玉的《猫头鹰》、李可染的《漓江天下景》等不少作品都有曾被曲解的经历。更何况身在美协与画院吃着这口饭的艺术家们,需要顾虑的因素太多。

取消美协与画院的呼声之所以高,其实还在于它们和市场挂钩所带来的诸多好处。现在不少艺术家递上来的名片各种主席、院长,多得让人眼花缭乱。外人多半不懂,以为既然都当主席、院长了,他的作品就不会差到哪里去。其实不然。越是把心思扑在五花八门的职位上,越是不太可能一门心思从事创作,整天都在赶场子,能出来好作品吗?体制外各种不同称呼的美协与画院,虽然没有被政治意识形态绑架,但被市场绑架的程度甚至比体制内更大。自然也谈不上有多少自由,不是画自己想画的,而是需要考虑市场买家的口味。这样的事实至今仍在发生。上世纪90 年代国内艺术市场热起来的时候,不少画家不管是有名的还是没名的都选择到深圳卖画,甚至举家搬迁的都有。当年要不是陆俨少不按买家说的市场已经认可的风格去画,肯定比现在走得更远。连大画家陆俨少都有过这样的不为人知的事实,那么对于那些怎么都得弄个美协主席、画院院长当当的体制外艺术家,又有多少能够不在乎市场的呢?

所以说,不论是在体制内的美协与画院的艺术家还是在民间的美协与画院的艺术家,其实都不自由。以至于个别艺术家归隐的归隐、出家的出家,选择以出世的方式决绝于这个现实世界,但是要知道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多少呢?

                                                                         (作者系独立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