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情凝厚土 笔塑真魂——曹新林油画作品《黑云》创作谈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杨媛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日前,由中国国家画院、江苏省文化厅主办的“第五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览”正在江苏省美术馆如火如荼地展出。在被称为“代表中国美术创作的最高水平”的此次展览中,著名油画家曹新林的油画《黑云》和著名人物画家马国强的国画《老河》,作为河南省的特邀作品入展。

2013 《黑云》130cm×102cm亚麻布油彩 

2 月25 日上午,迎着初春的暖阳,记者来到曹新林老师的工作室。谈吐幽默风趣的曹老师,没有矫揉造作,有的却是艺术家特有的耿直和淳朴。他笔耕不辍,画室里摆放着的未完成的画作,无不彰显着已迈入古稀之年的他对于绘画的热爱有增无减。落座后,关于自己的这幅入展作品,关于油画界当下的热门话题,曹新林老师很从容地打开了话匣——

《大河美术》:您这幅油画作品《黑云》是什么时候创作的?之前展出过吗?

曹新林:这幅画是我2013 年画的,2014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情凝厚土——曹新林油画展”上首次展出,2015 年个展从北京搬回来在河南省美术馆是第二次亮相,第三次展出就是这次的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了。

《大河美术》:为什么选择这幅作品作为入展作品?作品想要表达什么样的意境?

曹新林:自认为这幅画不错,很多朋友看到也都觉得不错,但我很少出去介绍它。单看画面,老人衣服和地基本上是同一个颜色,使得人和背景交织在一起,而天边上那一线光,更是将人、天、地三者揉到了一起。同时,黑云和很刺眼的地平线形成强烈的对比,老人用手遮住眼,搞不清是云挡住了他的视线还是光挡住了他的视线。这不仅仅是一幅肖像,它抒发的是一种情绪,是精神层面的东西。整个画面想表达的也不仅仅是一个老人的状态,而是每个人遇到这种黑云压城的情况下会是什么样的情绪,这就是情感的肖像、思想的肖像。

《大河美术》:自《粉笔生涯》以来的近30年的创作中,以中国农民为主题的肖像创作和群像创作,是您艺术世界中闪光的亮点之一。此画也是这个主题之下的,您的这一主题的画作是成系列的还是单幅的?是精心策划的吗?

曹新林:我画过一系列的老人,有《世纪老人》《吸烟的老人》《豫东老人》《俯视的老人》,《粉笔生涯》也画了一位老人,《黑云》也是。我画的农民,每一个人物形象都是独特的,几乎没有一个是雷同的。这幅画跟别人的不同之处在于,别的肖像画背景往往是模糊含蓄的,没有任何具象的形式出现,背景一般都是空白,但在这幅画里将人物置于室外,它又不是一个普通的风景,是一种情绪的渲染。

《大河美术》:您用油画这种“西式”语言来表达对中国农民的真挚情怀,将中国文化精神融入自己的笔端,有人说在中国艺术与西方油画相结合的路上您属于含蓄的融合者,您怎么看?

曹新林:这是范迪安先生给我的评价。这属于油画的本土化问题,以前叫民族化问题,董希文说过油画的民族化问题实际上是血液问题,而我对此理解与践行的是,不是你用中国化的笔墨就属于中国的,你的艺术创作要表达中国人的感情,融入中国文化,只有对中国的历史、劳苦大众、国情、文化有很深的了解,你的艺术创作才是中国艺术。没有人觉得我的油画是洋的,我的油画一派中国气象,那是因为我笔下的农民都是朴实的,我用朴实的中国人的情感去抒发中国人的情怀。在西方文化里,油画是根植在每一个西方人心里的,他们从小耳濡目染的都是油画色彩和油画的思维方式,但中国人对笔墨的理解,对毛笔、宣纸、书法、水墨的理解,是西方人所缺乏的。如果你是一个很有中国文化底蕴的人,拿着西洋的油画工具去创作,怎么画都是中国的。

《大河美术》:近两年来您的创作主题与方向有没有什么改变?

曹新林:延续肯定会延续,但方向要变一变吧,不能老是一个样。一个艺术家的成长与他的人生经历息息相关。我经历了几十年复杂的人生历练,对于很多问题的看法自然跟年轻人不一样,对艺术、成名等也会有不同看法。现在很多青年人急着成名,艺术创作恰恰跟别的行当不一样,“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道理没有错,但艺术创作不完全是这样。艺术之路没有捷径可走,有了该有的天分,加上后天的努力,才会有成绩。艺术家的成长需要一生的时间,无机可投,要有顽强的意志,能甘于寂寞,吃很多苦。艺术创作不是技术活,它是一种内心的感悟,来不得半点虚假,偷不得一点懒。艺术不能重复自己,不能重复他人,对于我今后的路,就要在自己原有的基础上往前走,把画画得更有意思、更好看、更有内涵。这里又牵扯到油画的当代性、本土化和个性化问题。什么是个性化,把你一生的努力聚起来才是你的个性。个性不是装出来的,不是表演出来的,不是忸怩作态出来的,也不是邯郸学步学出来的。所谓个性,就好比是你自己的背影,别人看得到,自己看不到。这里面方法不能说没有,但真诚度决定一切。像我受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教育的人,又经历过“文革”、改革开放,我杯子里的“好水”要留着,“坏水”要倒掉,还要吸收新的“水”,这样的“新陈代谢”,必须去做。当然每一代人的任务不同,我没有必要去跟现在的80 后90后拼什么,我们这一代人如果能跟上时代的步伐,走出我这个年代人应有的步伐就挺好。有评论家说我的油画既是本土化的又是现代化的,现在看来,我这个路还在走,而且会走得比以前更好。

《大河美术》:您近期有什么新的动向吗?

曹新林:我3 月份要去希腊和埃及采风,参加中国国家画院组织的“一带一路”系列活动,包括这次全国画院美术展都是整个系列活动的一部分。针对这次采风活动,计划今年10 月份在中国美术馆办一个展览,展出作品以我们这一拨人的创作为主,还有之前去西亚、欧洲和非洲等地采风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