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资讯

有一种浪漫,叫做用毛笔写信40年。

发表时间:2017-03-30  来源:大河美术 大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当人人将头埋进手机,

通过“0、1”组合出的文字传递信息的时候,

能收到一封手书的信笺,

或许比受邀参加家宴更觉难得。

去年,一部《北京遇上西雅图2》,

让被激发情怀的人群在书店寻找《查令十字街84号》,

意图在喧嚣的时代找回初始的浪漫。

英国的Letters Live、央视的《朗读者》,

更将信笺中饱藏的情感,

做了极为充分的现代传达。

然而,在点滴的纸墨都使人倍感欢欣的时候,

有两位老人,已经用毛笔通信了近40年。

甘惜分,1916年出生,我国著名新闻理论家、教育家、新中国新闻学教育与研究的奠基人,被称为“中国新闻学界泰斗”。

王继兴,1940年出生,我国著名新闻人,《大河报》首任总编辑。

甘惜分和王继兴两位先生,书笺往来近40年,通信700余封。

2016年1月,甘惜分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2017年3月,耗时一年有余,海燕出版社将其中273封编纂成上下两册的《南北飞鸿忘年情——甘惜分王继兴跨世纪书简》正式出版发行。

在该书的发布会上,76岁的王继兴回忆过往,一度哽咽。

两人亦师亦友、亦友亦亲的通信往来,谈生活,谈工作,谈人生,谈理想,谈事业,谈学术,言辞坦诚,情感持久,也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新中国新闻事业的发展。

为给王继兴寄信,甘惜分94岁时,还步行去邮局往返两公里,中间歇了6次。

王继兴先生同甘惜分书信往来频繁,连家中的小保姆看到信时都说是“情书一封”。

王继兴称,这“虽不是青年男女的情书,却是忘年深交的情书”,“如果间隔时间稍微长一点得不到先生的来信,便会有一种莫名的牵挂,一种挂念和惆怅,一旦打开信箱发现了他的来信便会有一种怦然心跳的惊喜”。

中国书法艺术,在信笺中,更有独特的美感。

甘惜分在早期的一封信中,特嘱王继兴坚持用毛笔写信,并在信中常探讨书法经验,虽均自谦不足,却为众书法名家所叹服。

中国书法家协会楷书委员会委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云平说,文人书法的传承最高境界就是书写,这种自然属性是跟每个人的修养有直接联系,书写是最高的艺术境界,而这种境界就是在书写过程当中的真情流露,王老师和甘老师他们在出书的技法之外,达到了这种高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南北飞鸿忘年情》将会逐步体现出它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

展读历史,历代名家的文集里,书信是非常重要的内容之一,书信,早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当我们苦苦追索浪漫而不得时,就在传统文化中择取一支毛笔,试着给你在意的人,写一封“情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