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艺术进中考是喜还是忧?

发表时间:2017-04-07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艺术是否纳入中考课程成为代表和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也引发了社会的强烈关注。音乐、美术考核计入江苏中考总分,河南省也紧随其后正在制定相关政策的消息一时之间成了艺术界、教育界与学生家长们关注的焦点。

在著名画家陈家泠先生看来,音乐美术“入驻”中考,主要是一种导向上的意义。既有助于提升孩子们的创造力、想像力,更有利于普遍提升审美能力。因此把美育提升到国家的议事日程上来,可谓大势所趋。

在大形势下,人们对于美育纳入中考的反应依然是褒贬不一。有人认为此举能改变目前中学教育长期不重视美育的现状;也有人担忧美育纳入中考将增加孩子负担,甚至会让家庭为孩子的美术教育多掏一笔费用。此外,对于美育新政是否新瓶装了应试教育的旧酒,考试过程是否存在“灰色地带”等质疑也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本期,我们重点采访了河南省教育厅体卫艺处处长郭蔚蔚先生,倾听他是如何解读美育新政,并特邀了一批艺术家、学者与一线教师来共同探讨这个话题。

“有用”和“无用”——也谈美术进中考

前段时间,复旦一位美女老师的课堂视频刷屏网络。之所以火,是因其在吐槽国人惯常以“有用与否”作为行事准则的同时,抛出“朋友无用论”。所谓无用,即无功利之用。她说,我们交朋友不是因为朋友“有用”,而是为了寻求一种精神上的默契感和同在感。真正的朋友是无用的!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见仁见智,容易引起争议的观点。但就美育而言,“无用”则是必须的。

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曾举过一个著名的例子:面对一棵古松,商人会盘算它能出多少方木材,卖出去能赚多少钱。这是“有用”之眼。画家则无视其经济价值而专注于审美,欣赏它虬曲苍劲的枝干,感受它昂扬高举、不屈不挠的精神。此乃“无用”之眼。通过这个通俗易懂的例子,大师意在阐明美育的本质——教人用“无用”之眼看世界。

美术进中考!美术课终于“有用”!消息一出,圈内圈外为之震动。美术老师们顿觉扬眉吐气,腰板变硬;各类美术培训机构开始憧憬巨大的市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家长们则在慨叹素质教育改革敢于动真格的同时,暗暗为平添一项课外辅导开支而大伤脑筋……

“有用”之后,美术果然能够推动中小学素质教育朝纵深发展吗?按照朱先生的逻辑思路,美术本身就是一门“无用之术”,学它的目的不在于习得一种谋生技能,而是为了提高人感知美、表现美的能力和水平,满足人精神和情感的发展需求。刻意地将美术列为“有用之术”,无疑会有损其无功利的内在价值追求。

英国学者里德(Herbert Read)在《通过艺术的教育》(Education ThroughArt)一书中阐明,唤醒和激发人生来俱有的创造力,进而实现自我是艺术教育的根本职能。用考试的手段检验其成效,既不科学,也很可能会与此理念背道而驰,徒然增加孩子们的学业负担和身心压力。

实际上从常识来看,美术的美育功能并不会因其身份从“无用”到“有用”的华丽转身而增强。它还是原来那个它!道理很简单,我们看到过某位平庸的公司职员会因为被莫名提拔为部门经理而能力翻番吗?

再者说,将美术拉入中考,本身就是一项功利色彩浓厚的政策安排,它从深层次折射出的恰是长期应试教育体制所催生的惯性思维:有用就下功夫好好学,没用就束之高阁;有用就投入人力物力财力,没用就晾在一边,任其自生自灭。从长远来看,这恐怕只会将美术卷入应试教育的漩涡而迷失自我。

怎么办?借用当前流行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概念,要想真正推动中小学素质教育朝纵深发展,必须从千方百计改善和提高公共文化产品与服务有效供给的结构、数量和品质上着手。如果把这项工作做好了,即使美术不进中考,中小学素质教育的面貌和成效也会大为改观。

从宏观层面而言,各级政府要主动作为,积极运用政策和财税杠杆,在更大范围内引导和推动各类公私美术馆、博物馆、画廊、展览馆、艺术工作坊(室)等机构向中小学生全面免费开放,从制度上保证相关活动(项目)的学生参与度,使之真正成为学校艺术教育的第二课堂。另外,相关职能部门要着力提高城乡规划设计的科学性与艺术性,重视把控公共空间的视觉品质和审美格调,注意加强村镇、社区、街道的微环境建设,在潜移默化中促进中小学美育工作的开展。

从微观层面而言,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要加大对艺术教育的经费投入,划出美术、音乐等艺术类课程在必修课程体系中的学时和学分红线,硬性规定孩子们参与艺术学习活动的时间和效果。另外,要创造条件,提升艺术课程教育教学改革研究的学术水平,在大纲制定、教材编写、师资培训、教学方式方法与学生学业的评价方式等方面做出适应不同阶段青少年身心发展需要的调整。

就微观层面进一步谈,在推进素质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进程中,家长的角色和力量不容无视。

作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也是最好的老师,家长有责任和义务为孩子的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创设一个优美而又不失艺术气息的家庭环境。它不一定是重金打造的,但必然是有一定品位的。与此同时,家长要在孩子参与高质量文化艺术活动方面起到引领和榜样作用。打个比方说,如果家长整日沉溺于庸俗无聊的肥皂剧或网络游戏不能自拔,而从未踏入美术馆、画廊或音乐厅、演剧院半步,又如何指望孩子对这些地方感兴趣呢?最关键的是,如果家长从骨子里就认为美术无用,仅仅是因为进了中考,才不得已在这方面花费时间和精力,那么素质教育将永无天日!

“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却不知无用之用也。”就对“有用”和“无用”之辩证关系认识的深刻程度而言,《庄子·人间世》中的这段话,可谓登峰造极。如果我们能从中得到些许启发,以“无用”之眼坦然看待美术进中考一事,以平常之心推进素质教育改革,我们的孩子或许才能真正从艺术课程的学习中体会到创造的喜悦和成长的快乐。

                                         ——曹天成(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商丘师范学院副教授)

艺术教育的善意与“盲狙”

近年来,国家对文化遗产、传统工艺及艺术教育逐步重视,也推出了诸多政令和切实的扶植措施。在西式教育长驱直入的百年里,我们固然学到了许多先进的科学技术,也因之失去了更多的人文精神。在“两会”期间所讨论的将美术、音乐纳入中考的话题,充分说明了顶层设计的善意和对民族自信的“重拾”,在文化、教育、民生等多方合力的举措尤其值得点赞。

但政令的背后,往往伴随着复杂的境况,这种境况在功利价值的前奏下,任何善意的举措都会带来短期的混乱,致使这一善意像CS 游记玩家的“盲狙”一样随意且充满风险。先讲述一则故事:话说蔡元培先生任民国教育总长期间,同次长范源濂有过一次争议。范先生主张教育改革应从小学开始,原因是小学办不好,就没有好的中学生源,而中学办不好则缺乏优秀的大学生源;蔡先生的反驳也颇有意思——大学没有办好,中学师资哪里来?中学没有办好,小学师资哪里来?当“两会”提案人和决策者拟将美术、书法、音乐纳入中小学的考试序列,大概谁也没有认真考虑过,政令布施下“第一口奶”是否有先天余毒,如何持续有效地消毒及防患毒素的蔓延和传播?

江苏省泰州市近期组织的模拟测试场景

艺术的核心功能可以简单归纳为情感的传递、交流和认同。个人愿望的满足、文化遗产的传承、社会身份的自我确认被认为是本世纪西方艺术教育的基本目的。由于中西方文化传统、社会发展、人文环境的区别,尤其是中国近半个多世纪艺术教育的特殊背景,造成了民众特定的审美盲区。在这个双重特定的前提下,艺术教育如何实施优化并跟进社会需求,是一个极为复杂且严肃的课题,断然不是单向政策的制定实施所能解决的。

记得在一档访谈节目中,钢琴家郎朗坦言:“国内有20 多万培训机构中的钢琴教师,懂音乐者不超过20 人。”听后初不以为然,但仔细琢磨,对比笔者所熟悉的美术教育现状,深为共鸣。笔者曾为中小学教师、美术培训机构及美术教师招考做过培训授课,深知一个片区的现状。例如,在一个颇具规模的儿童美术机构中,十余名授课教师几乎不具备基本的绘画技巧及审美能力,但是墙上张贴的小朋友的作品却令我刮目相看。仔细了解原委才知道,培训机构购置了一套精确而细化的课程,只需严格引导被培训者按部就班,就会绘制出一幅“优秀”的作品。

若借此观彼,当美术纳入中考后,试问,美术教师如何达标?评判的依据是什么?谁来评判和落实?可以断定,今天的中小学美术教师,其主体构成是20 世纪90 年代之后国内美术教育问题化时期的“标准”产物,他们的审美判断多停留在模拟对象和标准化的技能识别层面,这同艺术的时代精神相去甚远,同审美的核心价值风马牛不相及。这一庞大教师群体对美术的优劣判断是以“像”“构图合理”“比例准确”等为准则,而对具备传递“情感”及有创造力的作品很难进行有效的识别而挥笔斩杀。中考的评审标准一旦定性,便会快速蔓延至更大范围,授课内容的模件化和社会培训“快餐式”跟风效应会快速冲垮上层决策者的“善意”,衍生出新的问题。

笔者认为,除了教育政令的出台和教学试点的推行,还需配套地对中小学师资进行培训和优化,对社会培训机构的师资进行认定、考核、把关。更为重要的是,加大美术馆、博物馆等社会教育资源的开放力度,尤其增加同时代关系最为密切的现当代艺术的展示,支持企业及个人收藏的公共展示,以此形成对大众观念的引导。如此多元并举,十年之后艺术教育才有望在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有所收效,至于中小城市及农村,恐怕是多少年积郁的问题需等量的时间来补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