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收藏

文徵明«真赏斋图»与文人风雅生活

发表时间:2017-04-12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明代中期以来,文人中盛兴着一种风雅的生活方式。它表现为:兴造园林斋室,收藏书画器物,常邀二三友人,焚香品茗,吟诗弈棋,品书观画等等。

对这种生活的再现,成了绘画的一个重要主题。吴门画派有大量描绘风雅生活的绘画。画中,勾勒出了一个由“物”交织出的世界:园林之中,有奇花、异石、禽鱼,书斋之中,有典雅的家具、屏风、青铜器、瓷器、漆器、玉器、古琴……几案之上,有文房诸宝——笔、砚、镇纸、笔架、印章……墙上字画高悬,架上书函法帖卷轴罗列。正是在观物赏物间,人们得以从纷繁世事中解缚而出,消融在由物交织而成的情境中,以物之趣充盈自己的生活,在澄静闲适中悠然竟日,了此一生。

文徵明的«真赏斋图»,是这些绘画中的代表之一。«真赏斋图»(或«真赏斋图卷»)一共两幅,是文徵明晚年为无锡大收藏家华夏所作。第一幅作于嘉靖己酉年(1549),时年文徵明80 岁。手卷,纸本设色,纵36 厘米,横107.8 厘米,现藏上海博物馆,可称为“上博本”。第二幅作于嘉靖丁巳年(1557),时年文徵明88 岁,纸本设色,纵28.8 厘米,横76.4 厘米,现藏中国国家博物馆,可称为“国博本”。

这两幅图构图相异,内容和主题则相似,都是描绘华夏及友人在真赏斋中赏鉴书画的生活,并展现其居所环境之清雅,收藏之丰富,以表明华夏的博雅好古,精于赏鉴,志趣高朗。两幅图风格都属“细文”一路,设色精工,用笔谨细,纤毫不爽,斋中鼎壶卷轴诸物,虽不盈一寸,然皆清晰可辨;居所之外,山石嘉树罗列。文徵明以80 岁及88 岁之高龄,仍费工夫及眼力作如此精细之作品,可见重视程度及用力之深。

两幅画几乎已涵盖文人“风雅”生活的方方面面——园居、收藏、交游、鉴赏、焚香、茗饮等。而两幅画面中,斋室的中心,都是华夏与友人对坐于方桌两旁,摊开一幅手卷,似在品评画中意趣。它点出了绘画的主题:人对“物”的真赏。画面里置于人关注焦点中的手卷,只是“物”中的一种,可能是画家较关注的一种。与此同时,茶室中煮茶的声响或许在引逗着听觉,而铜炉中的熏香,则安抚着嗅觉。画中人或许正醉心于书画中,而不曾注意到茶水之响,鼎香之浮……但这些物与事共同构成了赏画这一活动的氛围。而画中人随时可以放下画卷,将目光与心灵游移到画面中其他的物上——室中的图书素屏家具等物,室外奇绝丑怪的太湖石,苍翠峭拔的松柏,繁茂挺秀的修竹,乃至一痕青苔,一抹远山,一片孤云……两幅绘画,并不曾设置一个封闭的居所,一个私人空间。书斋被置于敞开的风景中。斋中的收藏陈设与斋外的木石山水交织出绘画的整体意境。人融身于此意境之中,展开赏物的活动,随处兴发意趣。

文徵明有大量书斋题材的绘画传世,从年代上看,除几幅编年未定的绘画外,两幅«真赏斋图»晚于其他绘画。«真赏斋图»(上博本)从图像上看,是文徵明此类绘画之成熟与完备的体现。文徵明其他斋室图中的斋室,或有茶寮而无藏书室,或有藏书室而无茶寮,而此图兼备。水与小桥也再度出现。而太湖石的母题也得到了更多的描绘,透露出一种疏野之趣。

而«真赏斋图»(国博本),则在图像形式上有了更多的调整。比起上博本,它改为了两间式构图。右侧室得到了更精细的勾画,卧榻置于书架之旁,这种形式在此前诸画中未曾出现,虚窗中则映出修竹森森,而这勾画出华夏燕卧之场景。至于堂中的陈设,小桌上出现了上博本中没有的青铜器。此外,除松竹柏树外,斋外还画了此前没有的梧桐和橘树,而开红花之树,有人说是紫薇。不过与此前的图式差别更大的是,这幅图略去了山水之风景,将书斋移到了画面之左,而在画面右侧几乎一半的尺幅中集中刻画了太湖石之假山。这种对湖石假山题材的处理,在文徵明乃至吴门其他画家的画中都是非常罕见的。假山与居室间,形成了一种对应和冲突,令画面充满了张力。

«真赏斋图»(国博本)的这些变化,或许有某种更深的原因和意义。如青铜器的刻画,似乎应和了文徵明在«玩古图说»中对古董的态度。而梧桐树为文人高洁之象征。如«庄子·秋水»中有“夫鵷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而倪瓒曾有“洗桐”之举。橘树也有寓意。屈原«橘颂»说:“嗟尔幼志,有以异兮。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深固难徙,廓其无求兮。苏世独立,横而不流兮。闭心自慎,终不失过兮。”橘树以其不迁不易,永葆初衷,可与文人之情志相比拟。

至于石头和假山,同样是诗画中时常表现的题材。白居易有«太湖石记»:“霭霭然有可狎而玩之者。昏旦之交,名状不可。撮要而言,则三山五岳、百洞千壑,覼缕簇缩,尽在其中。百仞一拳,千里一瞬,坐而得之。此其所以为公适意之用也。”(白居易:«白氏长庆集»)文徵明此画之湖石,与白居易的«太湖石记»颇为冥和,奇奇怪怪,姿态万千,仿佛造化之机窍,元气之郁结。数座石峰,而千山万山之真趣俱在。

«真赏斋图»试图表现文人风雅生活的精神内涵。此图所绘的大收藏家华夏,家财万贯,又接受良好的教育,本来有很好的机会求取功名。华夏少年时拜入王阳明门下,王阳明得罪刘瑾时,华夏为老师奔走周旋,触怒当朝,见证了朝局的昏暗,于是20岁便放弃举子业,退处家中,营造园林,玩赏书画器物。他所收藏的艺术品,许多都是旷世奇珍。

而文徵明九次乡试不中,53 岁被举荐入京,却卷入大礼议事件的风波中,不愿再混迹朝堂,于是返回苏州,以书画自娱。华夏与文徵明的退处,不是避世隐居,而是不愿在政治中损伤自己的情性,迷失本心。在退处中,两人为生命寻找了新的意义。

两幅«真赏斋图»,展现了文人对生命的理解。生命脆弱,又无处不是搅扰和束缚,缠绕生命,损害情性。俗人驰骛世间,不见生命的真实。文人在喧闹的世界中求静。静意味着一种超越,斩断名缰利锁,破除心之藩篱,忘却时光之流转,生命之蹙迫,悠然与物相会,自在涵泳,意味无限,“日长如小年”,须臾间,即是生命之永恒。

在«真赏斋图»中,百年的轩室,古代的鼎彝和卷轴,千年的古松,万古的顽石,营造出一个永恒的静境,而斋中人的生活,似与古松顽石等物相偕而游,共同呈现出超越于物象之表的生命之真实。

                                                             ■ 刘耕(武汉大学哲学学院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