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万卷古今消永日——走进著名画家李健强先生画室

发表时间:2017-04-13  来源:大河美术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3 月15 日下午,酝酿了一周的春雨还是没有到来,天气依旧清冷。记者一行三人如约来到郑州市中原古玩城,因为临近中心商业区,这里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汽车的鸣笛声、行人的嬉笑声、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而当拉开古玩城大门走进去的一刹那,就当是另外一幅图景,一楼、二楼虽然商铺林立,商品琳琅满目,但是却一片冷清,大部分店铺门可罗雀。这一刻,记者深刻感受到了书画市场的“寒冷”。

穿过电梯,我们径直上了三楼,露天的平台,视野极尽开阔,与楼下沉闷萧条的气氛截然不同,使人的心情豁然开朗。抬头望去,一排排灰墙青瓦的房屋整齐排列,在绿竹掩映中还带有一丝“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空气中弥漫着清幽素雅的味道。而我们要寻找的著名画家李健强先生的画室就坐落其中。信步走上前去,还未待记者叩门,眼前的朱门已打开,率先走出来的并不是李健强先生本人,而是几个拿着几幅书法和绘画作品的年轻人。

“刚好你们过来,他们几个正要走呢。”看到记者,刚刚送别那几个年轻人之后,一身休闲装束的健强先生就马上迎了上来,张罗着让记者进屋。“刚才那几个是您的学生吗?”还未落座,记者就迫不及待地问。“是学生,也是朋友。这几个年轻人非常热爱书画,会经常拿着他们的作品来我的画室,让我看看,互相之间交流一下最近的创作心得。这里是我平时画画的地方,但是偶尔也会来二三好友雅聚。登高山方知天高,临深溪方知地厚。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许多不足。”在与李先生交谈的过程中,记者看到的是一位谦逊敦厚的文人画家。

“一个画家最重要的是挖掘自己心灵所在”,李健强坚信,心灵有多远,画就走多远。“云心禅堂”是李先生画室的名称。“画室的名称是我自己起的,也是我自己题写的。我向往云的来去自由,飘然尘外。故取了这样一个斋号。”再看屋内陈设,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数米长的画案。白色的羊毛毡已微微发黄,毡上大大小小的墨点,新旧交错。在几案的左首,李先生闲暇时临的字帖还依靠在书堆旁。记者边翻看字帖边问“您现在还经常临帖、临画吗?”“当然了。我每天都临帖,书法是我的日课。没有宽松时间就读帖,以此提高感悟。其实每一时间段临帖、临画,得到的感悟是不一样的,因为个人的体验与笔墨技法都是随着时间在不断变化。”“那您现在每天的创作时间是多久?”站在案前,抚摸着几案上的细纹,目光落在已经磨得斑白的地板上,未等李先生作答,记者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虚心竹有低头叶,傲骨梅无仰面花。梅兰竹菊自古就是文人挚爱。环顾画室,无论是悬挂在墙壁上的纸本画中还是晕染在瓷瓶身上的瓷画当中,一株株翠竹迎风摇曳,清雅脱俗。“现在除了社会活动和日常的创作之外,您还有时间阅读吗?”看着屋内一摞摞书籍,记者不禁问道。“当代书画家如果想做出一点自己的书画事业来,必须有文学修养。启功先生就曾讲,‘文史不通下笔空空’。我现在读书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一日不读便觉不自在。”随行的大河美术馆馆长赵子建听后,说起了一次与李先生一起出差的经历:“去年与先生一起去景德镇画瓷画,在行车路上,先生拿着几本书认真阅读,看到喜欢的句子,还会用红笔做记录呢。”此时,我们仿佛看到了在橘黄的暖光中,先生慵懒地依在椅靠上,手持一本长卷,在茶雾缭绕中一帧帧静静品读的场景……

被誉为“河南真文人画家第一人”的健强先生,除了绘画,在书法、篆刻等方面也都达到了相当的高度。

在画室里,先生向记者展示了其新近完成的几个系列的小品画和一些篆刻作品。青山绿水、孤舟老翁,寥寥几笔却情趣盎然,一遍遍翻看,一次次沉迷,随行的记者纷纷拿出手机拍照,肯定都私心想着待采访结束之后,还能再度拿出欣赏。

从招呼记者落座,健强先生便一边沏茶,一边与记者聊天,直到天色已晚时分。临近告别之际,回忆起一下午与先生聊的点点滴滴,从自己到他人、从作画到做人,每一处都直指真谛,每一处都娓娓道来,每一处都津津有味,如同他沏的老茶耐人寻味,厚重无穷。而在回去的路上,不知为何,陆游的“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一直在记者脑海里回响……

                                                       记者 毛亚珂/文   赵子建 彭彬/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