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访谈

手艺也有思想 ——访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

发表时间:  来源:大河美术 盛大林、毛亚珂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3 月31 日晚,在河南美术馆副馆长于会见的引见下,记者在“原点设计奖”评选活动的现场见到了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中国设计智造大奖组委会副主席杭间先生。因为时间匆忙,记者赶到时已经将近晚上7点。面对匆匆赶来的记者,忙碌了一天的杭间先生起身首先报之以微笑,并安慰道:“没事,不用着急,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呢。”温和恭良、谦逊儒雅是杭间先生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在接下来的采访中,面对记者的提问,大到艺术现象,小到热点事件,杭间先生都耐心作答,鞭辟入里。

«大河美术»:中国画分工笔和写意,这两种手法的境界高低一直有争论。康有为曾力倡工笔,他认为当时中国画的衰败是因为写意的滥觞。而当今以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为代表的写意派则主张“大写意”。纵观中国画史,工笔画在宋代达到巅峰之后再没有大的发展,而现当代的大师基本上都是写意画家。但现在的美展中却又是工笔画居多。您认为,工笔和写意的境界,哪一种更高?

杭间:首先,从中国绘画史的角度来说,写意画与工笔画的分野主要是从明代的董其昌开始的。他提出了“南北宗”论,所谓南宗主要是“文人画”,是以写意的形式呈现,而北宗主要是“画家画”,是以工笔的形式呈现。董其昌视“南宗”为“正”,“北宗”为“野”,极为推崇南宗的绘画风格而贬低北宗艺术,也就是从那时起,中国绘画的主流阶层感觉南宗的绘画要高于北宗。但是随时历史的推进,工笔画虽然逐渐式微,却一直存在。比如山西永乐宫的壁画和北京的法海寺壁画都是中国工笔画的巅峰之作。

而到了近代,维新巨子康梁等人又从其他角度阐释了写意与工笔之间的关系。清四王是以王时敏为首的清初的四位著名画家。他们在艺术思想上的共同特点是仿古,造型上的千篇一律,绘画风格严重“程式化”。这在康有为看来,当时的中国绘画是处于腐朽期的,缺少科学精神。戊戌变法以来,尤其是在康有为考察了欧洲各国以后,他国先进的科学与技术对他触动颇深。而欧洲现实主义绘画的兴起与进步又同科学与技术的发展有莫大的关系。所以康有为从提倡科学精神的角度,支持北宗的绘画。

从今人角度来说,无论是写意还是工笔,它都是中国画的一种表现手法,都是有其长处所在的,关键是要根据作者想要呈现的意境和表达思想来选择相应的表现形式。所以无论是工笔还是写意,其实不应该有高下之分。

«大河美术»:从上世纪80 年代开始,您就一直关注现代艺术,甚至直接参与到了当代艺术的争鸣之中。我记得,上世纪80 年代,现代艺术非常热,高校里都经常举办当代艺术展。但现在,现代艺术似乎没有那么热了。您觉得这是为什么呢?现代艺术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杭间:上世纪80 年代,现代艺术在中国艺术界风靡。究其原因,还是“文革”期间的长时间闭塞,大家对西方现代艺术的情况几乎是一无所知。但是改革开放之后,西方的艺术形态涌进国门,一时间大家对“空白”的填补还是感到兴奋的。现代艺术在西方历经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它对绘画的表现力、对多种艺术形式的探索均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是不能否认的。但是经过40 余年的改革开放,西方的艺术样式从现代主义以及后现代主义开始传播进来,中国人见识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另外八五思潮以来,西方现代主义或后现代主义的艺术风格、表现样式和美学思想也在逐渐为中国艺术家所消化吸收。

目前现代艺术在中国基本存在两种状态:一是单纯吸收艺术精华,创作属于中国本土艺术家自己的作品,这批艺术家是不分在野与在朝的。二是西方的现代艺术本身是带有批判性的。这种特性仍然凸显在在野的这批艺术家当中,比如活跃在宋庄、798 艺术中心等地的艺术家,他们所做的当代艺术的艺术形态目前是跟西方比较接近的。

«大河美术»:您对手工艺及物质文化遗产也很有研究。随着工业化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东西都可以批量生产了。手工艺品的市场越来越小,比如我们河南朱仙镇的木版年画,还有“小泥人”等优秀传统工艺的传承都出现了困难。但也有人认为,越是工业化,手工艺越有价值,“手工”甚至成了精品和质量的代名词,比如“手工装裱”、“手工面条”。您认为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前景如何?

杭间:我希望在谈到手工艺时不要笼统地去讲,因为手工艺是分很多种形态的。随着时代的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曾经在传统的农耕社会很流行的手工器物,今天肯定不会再有,因为不断有更新更好的材料来取代它,这是一个大趋势。即使还存在一些,大多也是为了摆在家里做装饰和怀旧用的。这部分器物的功能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一般都是观赏性的,不是实用性的。但现在为什么还有一些人对手工艺品趋之若鹜,比如景泰蓝、漆器、玉雕等。我想还是因为今天的人们在生活改善以后,把这些器物当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凝聚物。拿一件玉器来说,材料本身很贵重,而且传承了传统的工艺技术,它代表了中国传统延续的一种符号。拥有它以后,象征着你就有中国传统的精华,这也是今天的传统工艺进入收藏热的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的传统工艺具有优秀的文化内涵和美学思想,而且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是需要一些设计的。但是如何做出一个适应中国人生活习惯的设计,并不断地推陈出新,它的中国元素从何而来,就是从古代的巧思妙想中来。

15 年前,我编著了一本书叫«手艺的思想»,最近又出了一个修订本。我当时是第一个提出手艺就是一种技术的观点。我觉得手艺是不会过时的,是可以传承的,是可以为我们今天以及未来的创造起到作用的。

«大河美术»:原中国轻工业部等主管部门及中国轻工业协会等组织曾组织过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共有443 人获此殊荣。但2012 年这一评选被国务院叫停。2016 年,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又开始了“中国工美行业艺术大师”的评选,一届就有280 人入选,此举受到了舆论的批评,被称为“批发”。作为工美行业的专家,您是否参与了此次评选?您如何看待这次评选?

杭间: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是受日本的影响。日本在发展工艺的过程中有两个措施,即对优秀的工艺门类认定为“重要无形文化财”,对技艺精湛的传承人认定为“人间国宝”。几十年来,日本的“重要无形文化财”认定始终坚守宁缺毋滥的原则,选择标准非常严格。因为有完善的法律支持,加之执行者认真的工作态度,基本保证了“人间国宝”的高水准。对日本传统文化的复兴和推进起到积极的作用。我之所以支持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选,因为该评选对中国传统工艺的继续发展是有促进作用的,但是我反对过多过滥。

«大河美术»:关于艺术批评的批评也很多。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真正的艺术批评越来越少。人们看到的艺术评论,大都是相互吹捧的,或者是隔靴搔痒的。您怎么看待艺术批评的现状?作为艺术批评家,您觉得自己做的怎么样?

杭间:我不能算批评家,我是做艺术史研究的。当然,并不是我不想当艺术批评家,而是我当不了。因为艺术批评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个时代的文艺,如果没有批评家甄优鉴劣,是不可能向前发展的。但为什么目前我国的艺术批评本身遭受很多批评,还是与我们中国人的文化传统有关。追求“一团和气”似乎已成为国人的特殊情结。即使“批评”,也都是很委婉的。

我之所以当不了批评家,我想我还是没有这样的力量,来打破中国人情社会约定俗成的规矩。但是我有自我约束,要求自己在写文章的时候尽可能说真话不说假话。但总的来说,我觉得这个并不是美术批评家本身的问题,而是整个中国文艺批评的症结。

艺术简介

杭间    1961 年生于浙江省义乌。文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国美美术馆馆长。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曾任«装饰»杂志主编、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

教授评议会成员等职。现任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专业指导委员会委员,全国文物与博物馆研究生教育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