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史话

«浮生六记»之苏州寻迹

发表时间:2017-04-19  来源:大河美术 桂行创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读«浮生六记»后,总想去苏州寻访该书作者沈复与芸娘的踪迹,但一直没有遇到适合的机缘。

没想到机缘来得如此之快。2016年11 月下旬,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邀请我去苏州参加一个采风写生活动,11 月24 日,我乘高铁,开始了前往苏州的采风、寻迹之旅。

冬天的苏州,湿寒袭人。26 日下午,因天下雨,没有画兴,苏州国画院刘佳院长安排他的学生孟强带我去仓米巷寻访沈复故居。孟强开车拉着我,大约十分钟就到了仓米巷北边紧邻的大石头巷,孟强说大石头巷36 号吴宅才是沈复故居的正门,后门在仓米巷。他说刘院长安排他带我算是找对人了,因他认识36 号吴宅现在的主人吴瑞华先生,已经提前和吴先生约好了,因为来访的人太多,若不是熟人,吴先生是不给开门的。

孟强带着我走进大石头巷36 号吴宅,走完阴暗冗长的备弄,往右一转,北向有一铁门,孟强敲了半天门才开,开门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长者,孟强介绍说这就是吴瑞华先生。相互握手寒暄后吴先生说:“小孟,你先给桂老师介绍一下房屋情况,我有一盘棋没下完,五分钟后就下来。”说完快速上楼去了。

我和孟强站在天井院中,环顾这座有着近三百年历史的木结构建筑,目光搜寻着可能与沈三白、芸娘有关的讯息,孟强对这座房子的砖雕艺术很有研究,如数家珍般地向我们介绍正门南向的砖雕门楼,可谓老宅精华。

名为“四时读书乐”的砖雕门楼,字牌镌刻董其昌书“麐翔凤游”四字,“麐”同“麟”,即麒麟,翔为龙,凤就是凤凰,游是龟,都是吉祥之物。字牌四周均有浮雕,最下面以元代翁林«四时读书乐»为主题雕刻四组人物,非常精美!说话间吴先生从楼上下来了。

站在小天井里,吴先生给我讲了很多关于这座宅子的故事片段。

这座房子的原主人姓沈,但并不是沈复,他只是租居在这里。原沈姓房主的后人中出了一位文化人,被誉为当代李清照的沈祖棻(1909-1977),是我国当代最优秀的词人、诗炳垣是清咸丰内阁大学士、咸丰皇帝的老师;祖父沈守谦精于书法,与画家吴昌硕、词人朱孝臧是很好的朋友。但沈家后人因赌败家,为偿还巨额赌债出售大石头巷住宅,1934 年买下这座宅子的正是吴瑞华先生的祖父吴南甫。

吴南甫在上海发迹,凭着聪明才干挣了一份大家业,晚年吃斋念佛,希望能在“人间天堂”的苏州颐养天年,后经灵岩寺方丈介绍买下了这处宅子。吴南甫曾捐钱为灵岩山寺庙造亭以供香客歇脚,吴先生说他现在去灵岩寺,寺方丈依然对他礼遇相待。

当年,吴南甫所购的沈宅,共五井、两千四百多平方米,七十多间房屋。今日吴宅,已非当年气象,现只有吴先生居住的部分房屋,基本保留了乾隆时期的原貌,而沈三白所租居的,也正是这一部分房屋。

沈三白在书中写道:“迁仓米巷,余颜其卧楼曰宾香阁,盖以芸名而取如宾意也。”后来沈三白就在此写下了“闺房记乐”和“闲情记趣”。吴先生说他现在的卧室就是当年沈三白与芸娘的卧楼宾香阁。

林语堂在民国二十四年五月为«浮生六记»所作的序中说,三白与芸娘的墓应在苏州郊外的福寿山上,当我向吴先生求证时,吴先生说不对,说:“我有位沈姓邻居,早年曾在距苏州城西南十几公里的七子山上亲眼看见了沈三白的墓。”如果有心人能找到的话,便知沈三白卒于何年了。

吴先生带着我们在楼下又看了几间房子和小天井院,饶有兴致地说自林语堂先生将«浮生六记»译成外文介绍到海外以后,沈三白与芸娘的故事不仅在国内,乃至海外都传播甚广,名气很大,常有来自海内外的浮生迷到此处寻迹,可相关部门并没有对老宅进行维护,他感到很无奈。

吴先生讲的,我没记住太多,我的心思一直在楼上的宾香阁里,临出门的时候,我抬头望向那扇古老的窗,恰如三白芸娘的眼睛和我穿越时空的对视。

29 日去沧浪亭写生。沧浪亭始建于北宋,清代又经历了几次复建修葺,是苏州现存历史最久的园林。写生间

隙,我循着沈三白的足迹漫步其中,“过石桥,进门折东,曲径而入……循级至亭心。”我在亭中小憩片刻,遐想着三白与芸娘曾于中秋之夜,在此烹茶玩月的情景。

听当地人聊到沈三白与芸娘,颇多微词,说他们不思进取,过着清贫的日子还在玩花弄月……我认为苛求古人,有失公允。他们心存桃花源,有着朴素而简单的人生理想,“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仅沈三白留下的让人心醉的文字,足以让后人对他肃然起敬了。

我结束了采风、寻迹之旅,当回程的火车徐徐开启的时候,回望有着“人间天堂”美誉的苏州城,忽然感觉沈三白与芸娘仍然活在这座城市里,只是在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