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热点

当我们在谈论当代艺术时,究竟在谈什么?

发表时间:2017-04-20  来源:大河美术 宋文京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什么是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在哪里?有没有好的当代艺术?中国的当代艺术如何? …… 当我们在讨论这些话题之时,可能很难获得一个简洁明了,令人信服的回答。同时,我们讨论的本身就已经是当代艺术了。但是,我们仍然要说,因为当代艺术无疑是存在的,就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和公共艺术空间里,甚至就在我们时时处处的遭际和身边。广义上讲,也许还可以说当代艺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有容乃大,无远弗届。因为当代艺术常常给我们呈现的东西和启示是:一、没有什么东西不是艺术品,也没有什么东西必是艺术品。二、没有人是艺术家,也没有人不是艺术家。

观众在杜尚著名的现代作品《现成的自行车轮》前

那么,当代艺术的存在和意义也许就在排除法之后那一部分。画种不重要,材料、工具是一切皆可,思想、观念、意识、形态才是核心。

四十年来,中国的当代艺术也无时无刻地诠释着中国情感、中国意识和中国方式。今天,当代艺术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存在,在中国的艺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中国国家画院和中国艺术研究院均设立当代艺术的创研机构。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国际上也常常亮相,获得成功乃至局部轰动。中国艺术家徐冰、蔡国强、谷文达、黄永砯时有国际联动,画家王广义、岳敏君、方力钧、张晓刚、曾梵志等20 余年来常常形成现象级话题。卡塞尔文献展和威尼斯双年展等中国当代艺术颇为吸引眼球。当代艺术对中国现实时代和生活的介入也越来越多,人们渐渐地知道了北京798、宋庄和上海的红坊、M50 等。所以,如果说当代艺术品只是当代艺术家的事情,这不客观。

观众在美国著名艺术家波洛克的作品前

从历史轨迹来看,当代艺术产生于古典艺术的反叛和解构。20 世纪初,在经历了工业革命第一轮洗礼的欧洲,人们似乎厌倦了传统架上艺术的种种限制和仪规,开始寻求更多样性的艺术表达。尼采说:上帝死了。杜尚摆出了瓷制小便器,并用的安格尔的《泉》来命名它。毕加索、马蒂斯、贾科梅蒂、布朗库西等画家和雕塑家的大量作品和实践纷纷参与。一战之前,巴黎是当之无愧的艺术之都和当代艺术变革中心。一战之后,特别是1945 年之后,许多艺术家和艺术品流徙美国,纽约成为新的世界艺术中心。此后,美国经历了种种思潮和运动,美国艺术家波洛克、安迪·沃霍尔、德库宁、霍克尼等也一跃成为世界级的艺术大师。近年来,拍卖市场的天价作品也多出于他们之手。声名不亚于达·芬奇、莫奈、梵·高、罗丹等。

安迪·沃霍尔说:每个人都会出名15分钟。其实,他们已出名半个多世纪了。

德国波普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的作品《血红色的镜子》

从横向坐标来看,世界也在发生着巨变,信息时代的到来让一切变得更加丰富立体。传统的架上绘画在西方多存在于美术馆。相反,抽象艺术、影像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综合材料、光谱艺术、大地艺术等却此起彼伏,大行其道。上世纪60 年代,巴黎不甘于当代艺术移师美国,蓬皮杜总统斥巨资建造现代艺术中心(近年,蓬皮杜艺术中心又在法国两处设分馆),大空间展示当代艺术。而美国从不甘示弱,除了国家美术馆和大都会涉及当代艺术外,更特别从国际层面开办现代艺术中心(MOMA),仅影像馆藏就多达40 万件。当代艺术也迅速遍布全球,澳大利亚的两座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都是除了传统艺术馆之外,设立当代、现代艺术馆。同时,当代艺术家的流动也常常成为话题王。例如,美国当代艺术杰夫·昆斯在法国凡尔赛宫的展览被知识分子抵制,德国艺术家基弗的北京展览被作者反对。亚洲的当代艺术也浮出海面,日本的草间弥生、奈良美智等获得世界声誉。

当代艺术在世界范围存在,并且越来越凸显存在感,当代艺术变得越来越难以表述。对于普通艺术观众和爱好者来说,艺术似乎不“美”了,艺术也似乎越来越看不懂了,人们开始不知道艺术的边缘到底在哪里。艺术的外延在无限放大。艺术学者贡布里都说:没有艺术品,只有艺术家。这句话和当年苏东坡说“非其人,虽工不贵”有异曲同工之妙,即思想人格等因素最重要。工具、材料、画种、形式等退居第二位。陈丹青说:人类发明了什么,什么就会成为艺术品。

观众在美国纽约现代艺术中心(MOMA)欣赏艺术作品

李鸿章当年慨叹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而我们这40 年所经历的一切,也是欧美400 年经历的浓缩。中国正在日益成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影响巨大的国家。中国40 年时空变换的本身给予了当代艺术以最宏大的背景支撑。社会的变迁、观念的位移以及传播方式的改变都让当代艺术必须针对现实进行表达,蔡国强的爆炸系列,徐冰的天书地书、英文书法,曾梵志、刘小东、喻红的油画折射了中国人深层次社会心理变化,中国当代艺术没有沉寂,有的只是如地火般地暗燃。

随着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也许我们乐见,继巴黎、纽约成为世界艺术中心之后,北京以及雄安亦会被全球当代艺术瞩望。因为中国可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题材,同时,和平发展也恰是当代艺术的温床。

艺术简介

宋文京在毕加索《亚威农的少女》画作前

宋文京  青岛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青岛画院理论研究部主任,青岛市美学学会副会长,著名书画家、评论家、艺术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