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视点

公立美术馆需要当代艺术

发表时间:2017-04-21  来源:大河美术 雷祺发 字体: [大] [中] [小]   [关闭]

近日,批评家、策展人冀少峰成为湖北美术馆新一代掌门人的消息不胫而走。作为公立美术馆的湖北美术馆同时也迎来建馆十周年。比起国内其他美术馆来说,湖北美术馆的建馆时间并不长。但是,它却在国内公立美术馆中日渐彰显自身的学术地位,以至于被列为首批国家重点美术馆之一。从傅中望(前任馆长)到冀少峰,对于当代艺术介入美术馆的态度是既支持也参与,立足本土推动当代艺术发展的同时,充分重视与国内、国际之间的交流,诸如举办一年一度的三官殿一号艺术展、湖北国际漆艺三年展、工业版画三年展、美术文献三年展以及魏光庆、丁乙、方力钧、迈克尔·格雷格·马丁、肖恩·斯库利、新井纯一等大牌艺术家个展,为国内公立美术馆作出积极的示范效应。

再影像:光的实验场——2015三官殿一号艺术展

谈及当代艺术与公立美术馆之间的关系可谓是一个说不尽的话题。当代艺术在中国的话题讨论,严格来讲,也就是近二十年来的事情。中国当代艺术的到来,公立美术馆从中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众所周知,1989 年举办的“中国现代艺术展”在中国当代艺术史上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艺术事件,其诞生地就在中国美术馆。从这以后,人们似乎以为当代艺术不再有机会走进公立美术馆的大门,但事实却并未如此。随着公立美术馆对当代艺术的了解不断加深,对其包容度也日渐扩大,甚至不少公立美术馆已经陆续收藏不少当代艺术家的作品。

1989 年“中国现代艺术展”

中国当代艺术在很大程度上以现代艺术为其主峰,至于有后现代艺术也只是其中一部分。所以说,中国当代艺术到目前为止,仍具有很强的社会批判性。这对于公立美术馆不得不说是一个挑战。为此,我发现国内公立美术馆建设的步伐与其馆长有很大的干系。一个优秀的美术馆馆长,可以打造出一个优秀的美术馆出来。不难发现,当某个美术馆从中脱颖而出的时候,一看就知道馆长是谁。不论是范迪安之于中国美术馆也好,还是王璜生之于广东美术馆也好,或是傅中望之于湖北美术馆也罢,无不如此。可以说,当下国内公立美术馆的建设,不光是有硬件,更需要有软件。要知道,什么人适合当这个美术馆馆长理应成为美术馆开门的第一问题。

随着当代艺术不断走进大众视野,也为大众所了解,这对公立美术馆的收藏奠定良好的群众基础。美术馆,特别是公立美术馆是开给大众的公共艺术空间,同时也在开启观众的审美吸收,如何更好地为大众服务、为艺术家服务才是美术馆的建馆之本。当然,也存在有些不随时代发展的美术馆馆长仍旧抱着认为“当代艺术是美术馆的过客”“当代艺术不配美术馆收藏”的偏见,实在是令人可悲。

当然,对于某些当代艺术家的艺术创作,如吃死婴、吃屎、现场做爱等行为应当加以禁止。但不能以此就因噎废食一棒子把当代艺术打入冷宫。当代艺术创作,理应尊重人性,而不是一味地突破道德底线。这不仅是公立美术馆不同意,就连进美术馆的观众都不会同意,更不要以艺术的名义伤害艺术。对于这类当代艺术,公立美术馆显然是禁止展出的。美术馆作为一个知识生产的地方,对于当代艺术作品被其展出或收藏,我以为不是问题。但不可忽视的是,国内的美术馆展陈空间不太适合举办风格不一的当代艺术展,更难以在收藏上克服,以至于国内不少公立美术馆一再扩建,以此弥补这样的不足。

再者,作为公立美术馆如何鉴别当代艺术作品的价值,这是收藏当代艺术必须回答的问题。如何公正有效地收藏优秀当代艺术作品建构美术馆自身收藏体系也就显得尤为重要。每个公立美术馆的自身定位不一,也会带来不同的收藏体系与风格。当然,对于每年规定的美术馆收藏资金,如何最大合理性地使用,不得不对当代艺术作品的学术价值加以慎重认定。另外,当代艺术作品市场价的问题。如今,当代艺术作品动辄上亿,即使低点也不会低到离谱的程度。为此,不少当代艺术家如刘小东一样认为用优惠的税收政策吸引个体的收藏家及企业把作品捐赠给公立美术馆。这在国外已经成为美术馆建设的惯例,甚至可以减税的方式鼓励当代艺术收藏。目前,公立美术馆在艺术品捐赠机制上仍未完善,亟待出台相关政策对其进行引导和约束。

深圳美术馆主办的“文兮归来——中国当代艺术展”

好在现在不比从前,不少的当代艺术展绝大多数都可以在公立美术馆举办,政府对当代艺术的包容度在扩大,但不是没有底线的。对此,有人做过如此形象的比喻,当代艺术作品与公立美术馆之间的关系就像牛郎织女,只是偶尔相逢,像过客一样,匆匆相交,并没有长厮守。但我不认为当代艺术是公立美术馆的过客。因为在我看来,艺术作品最好的归宿是公立美术馆。无论是当代艺术作品也好,还是传统艺术作品也罢。我们很难否定,当代艺术需要公立美术馆这样一个事实。

                                                          (作者系艺术评论人、策展人)